◈ 第8章 各種聲音

第9章 推理時刻

黃昏初現,夕陽西下,夜幕降臨,兩個小姑娘跑到後山深處時,天已黑透。

儘管已做好了一切心理準備,但李燕燕萬萬也沒想到,自己還是被月娥給擺了一道。

月娥竟然趁她不備從樹後蹦出來故意嚇她。

她心中暗罵了一句「幼稚」。

然而身體再一次完全不受控制,她竟然被嚇得暈倒了。

準確來說,身子的確是暈過去了,可意識還尚存。

李燕燕深深為鍾離小朋友鳴冤抱不平啊,她這麼單純的小孩怎麼會和月娥這種愛惡作劇的小孩玩到一起。

耳中聽着月娥腳步漸漸遠去,隱隱還有一番嘲弄之語:「嘁!鍾離真是個膽小鬼,這就被我嚇暈了!真不中用!奇怪,豆包那個好哭佬到底跑哪去了……」接著說話聲也慢慢遠去。

李燕燕這時才微睜雙眼,只見黢黑的後山上,枝椏隨風搖晃,再伴着幾聲烏鴉叫,林子里影影綽綽的,確實有些瘮人。

好在她一直保持清醒,冷靜地觀望着四周動態,慢慢的,倒也沒那麼可怕了。

月娥不知去了哪兒,李燕燕繼續聽着動靜,隱約間還真聽到有人聲——

「……還想要,好舒服,來嘛……」

卧槽這都是些什麼污言穢語!

李燕燕畢竟還是個初入社會的年輕女同志,聽到這又酥又麻疑似女人**的聲音,她耳根直接紅得發燙。

聲音隔得很遠,她聽不清更多的內容,但似乎又夾雜着些電流音。

不出意外的話,這應是哪個不知廉恥的村婦在偷漢子吧!

農村裡總有這樣那樣的傳聞,農村人也喜歡嚼舌根講八卦,李燕燕今天可是親耳「撞見」了。

不說遠的,就說她來後山之前,可不就和月娥一起看到大伯勾搭那個俏寡婦黃大嬸嘛!

這麼一想,剛才聽到的女人**聲音還真有點像黃大嬸。

此刻,李燕燕身子動彈不得,沒法跟過去細看,便也只能豎耳仔細聽,可那人聲不知為什麼有點霧蒙蒙的感覺,十分飄渺,又好像不是黃大嬸。

到底誰這麼無聊啊,跑到後山墳地里搞這種名堂?也不怕她家祖宗從墳地里爬出來教育她?

聽了有半分多鐘,全是村婦在**和說話,卻聽不到男人有什麼回應。

李燕燕戲謔道:「這女的倒是還挺能演,不去拍愛情動作片真是可惜了!至於這偷情的漢子嘛……不給力,太壓抑了!氣都不喘一下。」

李燕燕驚覺自己怎麼會有這番評價。

不妥不妥。

內心苦笑了一下,忽聞一陣枝葉亂顫,有個女孩猛地大聲尖叫道:「啊!你你……你在幹什麼!好啊,你居然在幹壞事,我要去告訴村長……」

小女孩話音未落,又傳來像是嘴被人捂住的悶哼聲,掙扎聲。沒過幾秒,又是棍子在落葉堆上滾動、摩擦的聲響,緊接着又是一聲沉重的悶響,好似什麼東西撞到了石塊上。

女孩安靜了。

幾隻烏鴉飛過樹頂,哇哇叫着飛遠而去。

李燕燕這回聽得真真切切,尖叫的女孩就是月娥。

她這是摔倒了嗎?還是暈了?死了??

人隔得太遠,又被大梨樹的樹榦遮住視線,李燕燕根本看不到人。

雲霧游移,月光灑下,李燕燕倏地看到一棵粗木樁子旁邊好像露出來半截人的胳膊,那胳膊黑黢黢的有褶皺,腕上好像戴着一團白色的東西,可能是梨花做的手環,又有點像花束。

月光很快被層雲遮蔽,李燕燕又看不清了,然後就聽到一陣窸窸簌簌腳踩落葉的聲音,腳步漸行漸遠。

旋即,李燕燕感覺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意識如沉重的水球砸進大海里,球皮爆裂,球里的水逐漸融入海水深處。

耳畔有人在呼喚她:「鍾離,鍾離,醒醒吧,你快點好起來吧,媽求求你了!」

是鍾離媽媽。

腦海中記憶碎片拼湊起來,李燕燕彷彿也設身處地看到了兩歲時的小鍾離躺在媽媽懷裡熟睡的場景。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媽媽要進來。」媽媽溫柔地哼着童謠,兩頰浮現親昵的微笑,翦水雙眸溫柔地看着懷中寶貝,那個最疼愛的最重要的小可人兒。

猛地用力睜開雙眼,李燕燕看到一間白牆四壁的簡陋屋子,自己不知為何正躺在床上,而且好像還是——病床?

沒錯!這裡是醫院!

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回到列車上?她不是應該和丈夫一起去度蜜月的嗎?

方才在後山發生的事情一定是小鍾離的記憶。李燕燕此刻依舊保持着清醒,開始一點點推理。後山那裡定是兇案現場,想必月娥已經遇難了,但真兇尚未浮出水面。

可若是噩夢初醒,她現在不應該坐在列車裡嗎?

這病房又是怎麼回事?

李燕燕正要從床上坐起身,忽然發現床邊坐着一個皮膚黝黑的婦人。

「鍾離你醒啦!你可算是醒了啊,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了七天了,可把媽給急死了啊!」

婦人約莫五十歲不到,庄稼人打扮,一雙粗糙起繭的手緊緊握住李燕燕**滿針管的左手,她能感覺到婦人這雙手是日夜操勞、辛勤勞作的傑作。

這應該是鍾離的母親吧,李燕燕認得她那雙眼睛。

就算已兩鬢斑白,皺紋爬上額頭,但那對翦水雙眸她可是印象深刻。

「媽?我怎麼會在這裡?張辰呢?」李燕燕嘗試着打聽丈夫的下落,以及自己得病了嗎。

從上次登出遊戲之前,她已經許久沒見着張辰了。

對了,列車上那個抽煙的黃衣男人!李燕燕一下子想起來,男人說話的口氣、抽煙的動作,就跟小鍾離的大伯一模一樣。

難怪當時看着他眼熟呢。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她都有點分不清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了。

鍾離母親卻明顯地愣了一下,接着就滿臉擔憂地問:「孩子,你是哪裡不舒服嗎?張醫生他……他好像在隔壁病房,你等着啊,媽去幫你叫他。」

母親步履蹣跚着走出去,李燕燕心中隱隱有些酸楚,這歲月可真是把殺豬刀,把曾經那樣溫柔可親的女人磨成了這個樣子。

一下子想起自己的母親,還有父親,李燕燕更加難受了,到現在她都還沒找到父母的下落呢。

猛地拉回思緒,她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如果剛才她沒聽錯的話,鍾離媽媽管張辰叫「張醫生」?

所以,鍾離的丈夫竟然是位醫生嗎?

記憶中可沒有這條線索啊。

就算他的職業是醫生,可他難道不也是鍾離媽媽的女婿嗎?哪有丈母娘這樣稱呼自己女婿的?

莫非鍾離和張辰是瞞着長輩隱婚的?

現在腦子裡真是越來越混亂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