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治癒遊戲:心理師她靠讀心術封神 第8章 各種聲音(2)_密子小說
◈ 第8章 各種聲音

第8章 各種聲音(2)

可能是梨花做的手環,又有點像花束。

月光很快被層雲遮蔽,李燕燕又看不清了,然後就聽到一陣窸窸簌簌腳踩落葉的聲音,腳步漸行漸遠。

旋即,李燕燕感覺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意識如沉重的水球砸進大海里,球皮爆裂,球里的水逐漸融入海水深處。

耳畔有人在呼喚她:「鍾離,鍾離,醒醒吧,你快點好起來吧,媽求求你了!」

是鍾離媽媽。

腦海中記憶碎片拼湊起來,李燕燕彷彿也設身處地看到了兩歲時的小鍾離躺在媽媽懷裡熟睡的場景。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媽媽要進來。」媽媽溫柔地哼着童謠,兩頰浮現親昵的微笑,翦水雙眸溫柔地看着懷中寶貝,那個最疼愛的最重要的小可人兒。

猛地用力睜開雙眼,李燕燕看到一間白牆四壁的簡陋屋子,自己不知為何正躺在床上,而且好像還是——病床?

沒錯!這裡是醫院!

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回到列車上?她不是應該和丈夫一起去度蜜月的嗎?

方才在後山發生的事情一定是小鍾離的記憶。李燕燕此刻依舊保持着清醒,開始一點點推理。後山那裡定是兇案現場,想必月娥已經遇難了,但真兇尚未浮出水面。

可若是噩夢初醒,她現在不應該坐在列車裡嗎?

這病房又是怎麼回事?

李燕燕正要從床上坐起身,忽然發現床邊坐着一個皮膚黝黑的婦人。

「鍾離你醒啦!你可算是醒了啊,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了七天了,可把媽給急死了啊!」

婦人約莫五十歲不到,庄稼人打扮,一雙粗糙起繭的手緊緊握住李燕燕**滿針管的左手,她能感覺到婦人這雙手是日夜操勞、辛勤勞作的傑作。

這應該是鍾離的母親吧,李燕燕認得她那雙眼睛。

就算已兩鬢斑白,皺紋爬上額頭,但那對翦水雙眸她可是印象深刻。

「媽?我怎麼會在這裡?張辰呢?」李燕燕嘗試着打聽丈夫的下落,以及自己得病了嗎。

從上次登出遊戲之前,她已經許久沒見着張辰了。

對了,列車上那個抽煙的黃衣男人!李燕燕一下子想起來,男人說話的口氣、抽煙的動作,就跟小鍾離的大伯一模一樣。

難怪當時看着他眼熟呢。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她都有點分不清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了。

鍾離母親卻明顯地愣了一下,接着就滿臉擔憂地問:「孩子,你是哪裡不舒服嗎?張醫生他……他好像在隔壁病房,你等着啊,媽去幫你叫他。」

母親步履蹣跚着走出去,李燕燕心中隱隱有些酸楚,這歲月可真是把殺豬刀,把曾經那樣溫柔可親的女人磨成了這個樣子。

一下子想起自己的母親,還有父親,李燕燕更加難受了,到現在她都還沒找到父母的下落呢。

猛地拉回思緒,她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如果剛才她沒聽錯的話,鍾離媽媽管張辰叫「張醫生」?

所以,鍾離的丈夫竟然是位醫生嗎?

記憶中可沒有這條線索啊。

就算他的職業是醫生,可他難道不也是鍾離媽媽的女婿嗎?哪有丈母娘這樣稱呼自己女婿的?

莫非鍾離和張辰是瞞着長輩隱婚的?

現在腦子裡真是越來越混亂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