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治癒遊戲:心理師她靠讀心術封神 第6章 非傳統讀心術_密子小說
◈ 第5章 解鈴還需系鈴人

第6章 非傳統讀心術

一聲非常尖銳的貓叫聲打破了死寂。

那雙血手像是被電擊一樣,用力一顫,緊接着就縮了回去。

李燕燕大喘一口氣,身子終於能動彈了。她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還好,脖子沒事,腦袋也還在。

等一下!剛才那麼真實的痛感,怎麼突然就消失了?

她咽了下口水,喉嚨里早已沒了血腥味,脖子上好像也沒有任何傷口。

眼前石碑上的字變成了「月娥之墓」,之前的血字也不見了。

她又走到石碑背後看了看,鬼影都沒一個!

就在這時,樹林里跑出來一隻黑色的大野貓,通體毛髮黑得發亮,一雙眼珠子也是黑亮黑亮的。

「喵嗚!——」

大黑貓又叫了一聲,突然舔了舔前爪,弓起背,就朝李燕燕身前撲來。

「啊!你你你……你個臭貓!你要幹嘛……?」李燕燕居然發現自己說話開始哆嗦了,這可不像自己一貫的作風。

「臭貓?你就是這麼報答你的救命恩人的?」那隻大黑貓竟然張口說起人話來了!

李燕燕驚得一個趔趄往後退了兩步,但很快又冷靜下來。

「你到底……是人是鬼?」

貓是不應該說人話的,除非這是只妖精。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黑猞猁,你看不出來嗎?」那東西再次舔了舔前爪,接着就直立起身子。

猞猁是什麼玩意?佛塔里的金珠子嗎?李燕燕顯然對這種生物不甚了解,見那架勢,還以為那畜生又要撲自己一次,她連忙側身往邊上一閃,誰知竟看到這傢伙變幻出了一個人形。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擦眼仔細一瞧,哎呀我去,這不就是阿曜嘛!

沒錯了,就是他!

少年高高的個子,利落的寸頭,還有那對黑曜石一樣發著光的眼珠子,可不就是阿曜。

唯一不同的是,此時的少年身着黑衣,如果現在是晚上,那他站在樹林深處肯定鬼都看不見他。

「阿曜?你是阿曜對嗎?!」那個接待她的小同志也在游戲裏扮演NPC了吧!

少年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神秘兮兮地說:「鍾離,我是你的解夢人,方才你所見的月娥其實只是一個噩夢的幻象,你近日總被噩夢纏身, 情緒低落、精神萎靡,是因為你遇到了一個心結,我可以幫你破解這個噩夢。」

李燕燕皺了皺眉。

搞什麼名堂呢,周公解夢呢?

行吧,你要走劇情,本姑奶奶就陪你繼續演下去。

「阿曜,噢,不,那個……解夢人是吧?謝謝你剛才救了我,其實我知道剛才那是個夢,但為什麼我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夢中那個月娥總要來掐死我,難道真是我殺了她嗎?這夢該如何解?」李燕燕用鍾離的口吻和少年對話。

少年像個小老頭似的忽然搖頭晃腦着說:「這解鈴嘛還須系鈴人。你與月娥有段淵源,她死不瞑目,自然要時常入你夢中,這是在向你求救呢!」

求救?拜託,是求救還是索命,拎不清嗎?李燕燕忍不住吐槽。

「至於月娥究竟是怎麼死的,就看你接下來如何解謎了。」少年一番話點醒了李燕燕,這字裡行間其實全是線索啊。

一眨眼,少年消失了。

李燕燕眼前的場景突然變回到高鐵列車的車廂內。

張辰還沒回來,但不知道為什麼車廂里的乘客比之前多了許多,耳邊十分嘈雜,有小娃的哭鬧聲,有糙臉大漢大聲講電話的聲音,還有幾個大媽嗑瓜子聊八卦的聲音……

李燕燕被吵的頭疼,想起身走一走。

從人群中艱難挪步到車廂連接處,四處張望了半天也沒見着丈夫張辰,倒是有個乘務員正在制止一個抽煙的乘客:

「先生,這是無煙列車,禁止吸煙的,請您馬上掐滅您的煙。」

「我又沒在座位上抽,我在這過道里抽不行啊?」

「不行的先生,非常抱歉,本次列車是全程禁煙的,在哪裡都不行。」乘務員客氣地說道。

李燕燕仔細端詳,是個穿黃色短袖戴着頭盔的農民工打扮的中年人。那男人十分不禮貌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痰,嘴裏罵罵咧咧的轉身走向後面的衛生間。

「老子去廁所里抽行了吧!」

乘務員伸�初之心盛霆燁��一把攔在了他前面:「不好意思先生,衛生間內也是禁止吸煙的,請您立刻掐滅您的煙!」乘務員的態度變得非常強硬。

這舉動顯然激怒了黃衣男子,他突然從褲腰帶間掏出不知名的東西對着乘務員腹部就是一刺,乘務員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痛苦的弓起腰蹲坐下去,那男人又朝李燕燕這邊衝過來。

李燕燕慌忙伸手想拽住男人,那人卻好似力大無窮,一拳頭直接捶開了她的巴掌,又朝她鼻樑上一記重擊。

瞬間血腥味溢滿整個鼻腔,李燕燕吃痛的往後一仰。

「小姐姐快醒醒,午飯時間到了,吃完了再玩吧!」是阿曜的聲音!李燕燕竟然聽到阿曜在喊自己。

遊戲系統「叮」的一聲彈出對話框:【是否保存進度,退出遊戲?】

李燕燕選擇了「是」。

這劇本不是一般的驚悚呀,先吃口飯,壓壓驚!

就見着眼前畫面呈球形網狀逐漸收縮,視野慢慢變回了藍色的天花板,直到整個娛樂室的場景完全恢復原狀,李燕燕這才坐起身。

阿曜正在門口微笑着看向她,而她也條件反射的活動了一下脖子和四肢。

「小姐姐,你還好吧?遊戲好玩嗎?」

「呃……還……行!」李燕燕不知還能用別的什麼詞彙來形容此刻的感覺,是驚喜,是意外,或者興奮?刺激?

一想到後續還有精彩劇情,她就迫不及待地說:「我們吃什麼?老闆下樓了嗎?」她還記得阿曜之前告訴她,老闆在二樓做遊戲設計,晚點就會見到。

阿曜神秘一笑:「我們先吃,不管他。」

看來這小子跟老闆的關係不錯。

李燕燕關門時手背不經意間觸碰到了阿曜的胳膊,她腦中竟忽然閃出一個畫面——

邋遢的小男孩虛弱地坐在天橋下的角落裡,嘴唇乾裂發白,臉蛋皴裂發紅,十指縫裡全是泥垢,向著身前的人不停作揖,唯有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珠子熠熠發光:「哥哥,給口水喝吧!」

小男孩面前站着個穿校服的高中生,模樣清秀,戴着一副黑框眼鏡,他從書包側邊取出水壺,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激動地伸手去接,可手指尖剛觸碰到水壺,人卻忽然側暈過去。

「喂!你醒醒呀,你沒事吧?喂!喂!」高中生用力搖男孩子的肩膀……

畫面一閃而過,李燕燕用力瞪了下眼睛,直視阿曜的雙眼。

這特么的什麼情況?

讀心術嗎???

我剛才難道是看到了小時候的阿曜?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