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噩夢之源

第5章 解鈴還需系鈴人

李燕燕覺得事有蹊蹺。

鍾離殺死了她的表姐?案件絕沒有這麼簡單!

李燕燕深呼吸一口,不由打了個噴嚏,突然發現自己竟是靠在大梨樹邊睡著了。頭頂的鳥窩並沒有掉下來,地上也沒有什麼坑,或者大瓦罐。

原來又是一個夢!

李燕燕站起身來,像夢中那樣踮起腳尖發現依舊夠不着那樹上的鳥窩,明明那截枝椏看着就不高。

她本想繞着大梨樹轉轉,看有什麼新線索,結果還真讓她給找着了——

大梨樹背後有個小土丘,上面歪歪斜斜好似插着個半米高的石碑,石碑被雜草枯枝遮住了一部分。

李燕燕走過去想看看上面有沒有寫字,一般石碑上不都有碑文之類的么。結果她扒開雜草一看,上面白花花的泛着光,一個字都沒有,但卻映出一個面色慘白的短髮小孩的臉!

定睛細看,那小孩瘦得皮包骨頭,個子也很矮,臉上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李燕燕被這凄慘的影像嚇得一哆嗦。

忽地就聽見身後有人叫她:「老婆快醒醒,麵包買來啦!」

李燕燕感覺自己的雙臂被人晃了晃,她又再次驚醒,眼前張辰正拿着麵包遞到她懷裡,還奇怪的問:「我的懶豬寶貝,你怎麼又睡著了?快把麵包吃了填填肚子吧,一會兒到站了我帶你去吃海鮮大餐!」

張辰的笑容依舊那麼溫柔,李燕燕趕緊撕開包裝袋開始啃麵包,並不動聲色地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堵在嗓子眼兒的心跳聲逐漸被吞咽麵包的動作給壓住。

真想不到,這高科技的劇本殺遊戲設計得這麼細緻,居然能讓玩家隨意入夢,體驗角色的情感也都這麼真實。

她差點都覺得自己就是鍾離本人了。

就在這時,耳中機械音響起:【燕尾蝶,請破解第一個謎團:方才夢中所見的石碑上的小孩影像是誰?】

眼前再次彈出那道藍色電子光屏,四個選項逐個閃爍着:

1、鍾離的表姐:月娥

2、鍾離的青梅竹馬:豆包

3、鍾離的丈夫:張辰

4、小時候的鐘離

李燕燕几乎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四個選項。

正如意識所至,第四項的勾選框如同接收到她大腦信號一樣快速閃爍了幾下。

機械音提示道:【恭喜你答對了!獎勵你100積分點數。請繼續完成任務破解更多謎團吧!】

李燕燕略微點頭。

看了下四周的乘客,並沒有人注意到她,坐對面的張辰也只是低頭默默地刷着手機里的短視頻。

李燕燕再次陷入沉思。

之前阿曜和她講過,這劇本殺遊戲是有積分體系的,據說這款沉浸式全息遊戲還有線上積分賽,每個季度末,積分排名前三的玩家可以獲得高額獎金。

下個月1號開始這遊戲就要正式投放市場了,他們的遊戲場館也要正式營業了,李燕燕現在估計屬於遊戲的不刪檔內測期吧,積分可以一直保留。

她現在還挺開心的,說不定自己沒事經常玩還能沖一衝排行榜呢?到時候賺點外快也不錯。

就是不知道後面的劇情會怎麼發展?

李燕燕一邊吃麵包,一邊回憶方才的夢境。

這個夢,絕不是偶然,一定和她的劇本情節有關聯。

她剛才在大梨樹下,周遭沒有鏡子也沒有水,她看不到自己的樣貌,以為自己是扮演了長大以後的鐘離來故地重遊的。當她扒開石碑上的枯枝爛草看到那個慘白小孩的影像時,着實被嚇了一 跳。

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自己夠不到樹上的鳥窩,說明自己還是個小孩,那石碑上自然就是自己的影子咯。

至於小鍾離究竟是怎麼殺死表姐的,她卻死都想不起來。

月娥是鍾離的一個遠房表姐,只大她兩歲,那年暑假月娥的父母找了份高薪暑期臨時工,沒時間帶孩子,就把月娥暫寄放在鍾離的媽媽這邊,兩個小女孩就總在一起玩。

小時候的鐘離身體抵抗力不好,總生病,有點營養不良,所以長得瘦瘦矮矮的,但月娥是大高個兒,能吃能睡還特別喜歡戶外探險,總拉着鍾離妹妹去各種後山啊古宅啊廢棄魚塘啊之類的地方玩,還笑話鍾離是病秧子、膽小鬼。

這也就是為什麼李燕燕看到石碑上的小鍾離是那麼瘦弱的樣子了。

想着想着,坐對面的張辰就起身離開了,可能是去上廁所了吧!李燕燕也沒多問。

這時候她已經吃完麵包,肚子里感覺沒那麼空了,她望向窗外綠油油的莊稼地,一望無際,遠遠看去,天地相接的那條地平線又像是一條蜿蜒起伏的貪吃蛇在前進。

李燕燕的視線不知不覺又開始模糊了,眼前的畫面漸漸變成了梨村裡的那棵大梨樹,她再一次繞到樹後面,找到那個半米高的石碑,扒開上面的枯枝亂草。

畢竟她要找線索,才能揭開謎團。

這次她做好了心理建設,所以不怕再看到什麼影子了。

可這一次!

石碑上居然刻着兩行血淋淋的字——鍾離,殺人要償命。

忽然,從石碑上方伸出一雙又白又瘦如乾柴般的手,手臂青筋凸起,手指尖往下滴着血,十個指甲蓋像刀片一樣猛地戳過來,直扎進李燕燕的喉嚨!

李燕燕感覺脖頸處快要撕裂開來,血腥味從喉頭直衝到舌尖,劇烈的疼痛讓她近乎窒息。

耳邊又是那個女孩兒凄厲的嘶吼:「鍾離妹妹,是你殺死了我,殺人要償命,你快納命來……」

這正是那個要鍾離陪她去後山墳地探險的女孩子的聲音。

是月娥的聲音!

李燕燕從沒這麼清醒過,她明知這是個噩夢,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小小的瘦弱的身板——那個小時候的鐘離的瘦弱身板。

她甚至連抬手抓住月娥胳膊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她就那樣獃滯又痛苦地佇立在石碑前,身子就像灌了鉛般動彈不得,任那雙血手上的十個指甲深深**自己的喉嚨里。

像是贖罪,又像是還債,她毫無反擊之力!

不!

李燕燕心中吶喊。

不應該是這樣,鍾離不過是個天真爛漫的六七歲小孩,她怎麼可能會殺人?她肯定不是真兇!

可疼痛與窒息感如此真實。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她該不會要在游戲裏死掉吧?

如果現在死掉,任務是不是失敗了?

會自動退出遊戲嗎?

正在李燕燕腦袋裡亂七八糟的疑問挨個閃過時,石碑旁的小樹林里忽然傳來一聲貓叫。

「喵嗚!——」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