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梨村後山秘事

第4章 噩夢之源

但恐慌情緒也只是轉瞬即逝,李燕燕很快就鎮定下來。

自己好歹也是個唯物主義知識分子,怎能被游戲裏的虛假幻象給嚇到。

她緊閉雙眼甩了甩頭,意念告誡自己要冷靜下來。

再次睜開雙眼時,血手竟然不見了,窗上的玻璃裂紋也全都消失了。

就在窗玻璃上那個之前裂開洞的位置,李燕燕看見那有一雙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又大又亮,仿若深淵。

定了定神,她這才看清,原來是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正看向窗外,而他的影子映照在了窗玻璃上。

高鐵正在穿過一個個隧道群,窗外一黑一亮地交替着,對面男人的影像也在窗玻璃上忽明忽暗。

李燕燕又透過玻璃,像照鏡子一樣看了下自己的樣貌,原來是個三十歲左右的靚麗女子。

霎時間,她所扮演的這個角色的生平故事湧入了她的腦海——

角色叫鍾離,現在這輛高鐵是開往海南的,而她正和丈夫張辰一起準備去蜜月旅行。

想必,坐在對面這位紳士就是張辰了。

她微微抬首,又調整了一個舒服點的坐姿。

正在看窗外景色的張辰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動靜,扭過頭來看向鍾離:「你醒啦!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張辰看了眼手錶,道,「還有一個小時才到呢。」

李燕燕配合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再報以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要開始跟NPC飆戲了是吧?

沒問題!

「老公,剛剛我做了一個噩夢。」她發出撒嬌的嗲音。

坐對面的張辰眼神寵溺地看着她:「寶貝你怎麼又做噩夢了?還是那個夢嗎?」

還是?

看來這女主鍾離經常做噩夢啊?連她老公都習以為常了。

李燕燕配合著微微點了下頭。

張辰遞了瓶礦泉水給她,又關切道:「你最近到底是怎麼了,總做同一個噩夢,讓你去看醫生你又不肯去,真不知該把你怎麼辦,哎!」

張辰語氣雖帶着一絲責備,但目光依舊溫柔。

她只好安慰說:「哎呀老公你別擔心我了,做個噩夢而已,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還看醫生呢……你難道不知道我最討厭醫生了嘛!再說了,咱們這不是來度蜜月了嘛!」

「也是,我好不容易請到長假,這次要帶你去海邊好好玩幾天,你以前一直吵着想去海邊散心,這次可以讓你玩的盡興啦。」

張辰伸出食指輕輕勾了下她的鼻尖,笑得酒窩都擠出來了。

李燕燕心中一顫,這張辰的樣貌好生熟悉,是在哪裡見過呢。

尤其是這雙黑溜溜的大眼睛……

「餓了嗎寶貝?要不我們去餐車廳點兩個菜?」

李燕燕被張辰這麼一問,還真感覺肚子咕嚕嚕在打鼓,但轉念一想,不是還有一個小時就到站了嗎,沒必要點菜那麼麻煩,不如搞點簡單的隨便吃一下。

再說,她是來這劇本里做任務的,兇案可能馬上就要發生了,得謹慎點。

「我還好啦,不是很餓,要不你去買點麵包吧!」

張辰點頭起身去餐車廳了,李燕燕依舊坐在位子上,開始拼湊腦海里的記憶片段。

就像電影切換了鏡頭一樣,李燕燕看到自己眼前的車廂內景忽然變成了綠茵茵一大片稻田,而她正走在村莊里一條僻靜的小路上。

這個鳥語花香、人煙稀少的地方叫梨庄。鍾離就是在這兒出生的。

鍾離的父母都是庄稼人,條件並不富裕,都是指着老天給飯吃的那種。

小時候鍾離家和她大伯家的矮平房離得很近,她只記得六七歲時,她總是被隔壁來家裡蹭飯吃的大伯給氣哭,那時候大伯都快四十歲了還沒討到媳婦兒,聽村子裏的小朋友傳着說,大伯是個老不正經的懶漢,所以沒女人願意嫁他。

梨莊裡的小朋友不少,基本都是些爺奶帶大的調皮娃子,爹媽都外出打工了,爺奶就管不住,小孩子們自然都喜歡插科打諢,掏鳥窩偷鴨蛋。

鍾離不喜歡跟他們一起玩,還好有個很愛乾淨的白胖小子特愛黏着她玩。那胖小子叫豆包,不過別人總叫他「好哭佬」,因為他都十多歲了還總愛哭鼻子。

豆包只有在鍾離面前才像個大哥哥,在別的小朋友面前,他就是個受氣包。

豆包跟鍾離就成了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李燕燕嘴角微微一揚,彷彿設身處地感受到了鍾離小時候遇到知己的心情。

接着,她開始嘗試探索。

順着小路往前沒走多遠,她看到村口有棵粗壯的大梨樹。這樹都活了一百多年了,樹榦老粗了,三個人手拉手繞樹榦一圈才能抱的住。

據說梨庄的名字也是這麼來的。

鍾離小時候特別喜歡和豆包一起在大梨樹下玩。

偶爾聞着梨花香,心情也能倍兒好。

李燕燕於是靠在大梨樹前坐了下來,吸吸鼻子,果然有股子淡淡的清香。

仰頭就看到一個鳥巢正掛在樹杈之間,李燕燕踮起腳尖伸出手臂夠了夠,居然沒夠着。

忽然颳起一陣狂風,沙子迷了她的眼,她趕緊用手擋住帶塵土的妖風,又揉了下眼睛。

不一會兒風就停了,她看見那鳥巢竟被吹掉了下來。

李燕燕伸手去翻開傾倒的鳥巢,裏面兩個鳥蛋已經摔碎了。她只得順手找了塊石頭,準備在樹下挖個坑把鳥蛋給埋了,祝願它們來生能順利孵化成鳥兒幸福長大吧。

沒挖一會兒,她發現那坑裡好像埋着一個東西。

像是個瓦罐。

奇怪,誰把瓦罐埋這兒了?

該不會是鍾離和豆包小時候埋在這裡的「寶藏」吧?

小朋友不都喜歡搞這些名堂么!

李燕燕趕緊刨開瓦罐口旁邊的沙土,越挖越深,這瓦罐比她想像的還大,估計能放進兩隻大鵝。

可這東西到底是幹嘛用的?

她繼續挖,直到挖出整個瓦罐從地里拖了出來,有點沉,那罐口比頭還大點,裏面很深,她對着光線往裡頭看了看,並沒發現什麼寶貝,但裏面最底部有個閃閃發亮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就在她準備伸手去掏的時候,罐子裏面忽然傳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鍾離~~鍾離~~」

「你快來找我呀,鍾離妹妹!」

「我在這呢!」

「妹妹,咱們天黑以後溜去後山的墳地玩吧!不去的是膽小鬼噢!」

李燕燕半蹲在瓦罐口仔細聽,這才分辨出是個小女孩的呼喊聲。

特么的!大晚上去什麼後山墳地?這小女孩怕不是有那個大病?

李燕燕忽覺毛骨悚然,對着瓦罐口裡問:「你……你是誰啊?」

「哈哈哈哈……」一串瘮人發慌的小女孩笑聲從瓦罐里傳了出來,驚得她渾身起雞皮疙瘩。

「鍾離,你怎麼不記得我啦?我是你表姐啊……我是被你殺死的月娥啊!」

卧槽這麼驚悚的嗎?!

李燕燕冷汗直冒,直接把那「燙手」的大瓦罐往前推倒,自己也踉蹌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