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裂玄幻,我與我劍一同升級!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房間之內。

林天上身**,一頭黑髮無風自動起來

絲絲縷縷劍氣向匯合進入林天的體內。

連帶着,他的筋骨開始泛起玉白之光。

經脈中的某些阻塞,也開始漸漸幻滅。

《劍心煉體訣》。

以人為劍,砥礪磨鍊。

引劍氣入體,不斷的強化肉身。

嗤嗤!

無數黑色微粒從林天的體內溢出。

林天就像是身上在冒煙一般。

一瞬間,林天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

這黑氣便是月神丹的丹毒。

只不過,一次淬體無法全部排出。

林天估計,至少還得修鍊個幾十個時辰左右。

那樣,李木生的丹毒就不會再有任何的威脅。

很明顯的,林天能感覺到自己體質的增強。

不愧是天級的功法。

《劍心煉體訣》以劍氣煉體,對於劍修來說簡直宛若天成。

「你正在酣暢淋漓的修鍊,你的劍感受到修鍊的快樂。」

「鋒利度加一成,你獲得一年劍道領悟。」

嗡!

又是一道嗡鳴之音。

天劍之上,溢散而出的劍氣愈加凜冽。

但這犀利的切割之意,縈繞於林天周身。

「嘶!」

林天呲牙,體內的痛楚突然翻倍,讓他差點沒扛住。

現在,整個房間之內的動靜已經小了很多。

寧靜了下來。

只是,不時會有驚人的劍光閃爍。

庭院之內。

令秋梓眸光複雜的看着林天的房間。

自從進入此地,她最開始也是像林天一般的努力修鍊。

只不過,到了後來丹毒浸入五臟。

令秋梓悲哀的發現,自身修鍊的速度越來越慢。

而且,一個月後。

丹毒爆發,那種萬蟻嗜體的痛楚令人驚懼。

呆在這裡,很多人都已經絕望了。

只有修為本就很高的人,才會去努力修鍊。

因為,他們才是爭奪子丹的中堅力量。

至於開體境,和練氣境的。

幾乎是修鍊也沒什麼用的。

短短的幾個月,加上體內有丹毒。

就算再刻苦,也不會是那些玄丹,甚至洞虛境武者的對手。

令秋梓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心中對李木生的那股恨意倒是與日俱增。

她坐在石椅上。

令秋梓解開了纏在了腰間的白布。

劍痕之處形成了一道疤。

除此之外,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

令秋梓那雪白的肌膚上滿是黑色的斑點。

「師兄,秋梓今生或許無法再見到你了。」

令秋梓呢喃着,眸中多了些許水汽。

武者體質極強。

鍊氣期的傷勢復原能力,便是尋常人的百倍。

強大的武者,更是能找到生人肉白骨的天地靈藥。

令秋梓將白布整齊疊好。

此時卻是以一種淡漠的目光看着林天的屋子。

她想看看林天能堅持幾天。

丹毒的存在,會一直壓制武者的修鍊速度。

就算是獲得了子丹,也不會有什麼用。

子丹只會壓制丹毒,而不會消滅丹毒。

每一顆子丹如果一直不使用,也會在一個月內消失功效。

所以,此處即使再強大之人每個月搶奪一枚子丹就夠了。

月亮出來了。

整個小鎮中。

哀嚎聲四處迭起。

皓月當空,有人喜悅,有人卻是苦澀到了極致。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令秋梓眸光微凝,便是打開了院門。

「李師兄。」

令秋梓面色平靜的說道,門外是一個身穿青衣的男子。

「師妹,先讓我進去。」

李師兄環顧着四周,有些警惕。

令秋梓眉頭微蹙,終究還是讓開了路。

李師兄一直拉着令秋梓,走進了房間。

「李師兄,你要幹什麼?」

到了房間之內。

令秋梓有些厭煩甩開胳膊。

李師兄眼底閃過一絲不爽,但還是輕笑着從袖中取出了一枚丹藥。

「子……!」

令秋梓震驚的說道,又連忙的捂住了紅唇。

「嘿嘿。」

李師兄笑着,雙眼都眯成了一條縫。

「師妹,這次我運氣好,得到了兩枚,這一枚給你。」

他將子丹遞出。

令秋梓身手,嬌軀都在輕顫着。

有了這枚子丹,隱隱到來的那萬蟻嗜體之痛就不會出現了。

身上的丹毒也會被壓制一個月。

她眸中泛着極度的渴望,素手就要摸到摸到那枚丹藥。

卻在這一瞬間停手了。

「師兄,我若是要了這枚子丹,你需要我做什麼事?」

令秋梓眸色不斷閃爍。

「嘿嘿,師妹,你知道的啊,我對你一直都仰慕至極。」

李師兄說著,眼裡帶着一絲渴望。

令秋梓頓住了,有些遲疑,又有些意動。

「師妹,我們是歡仙宗之人,你的紅丹本就是要破的。」

「雖說你是為了那人保留紅丹,只是你們一輩子也不會再見到了啊。」

李師兄見到令秋梓遲疑着,開始循循善誘。

「你看我,實力已經是開體九重,我若是要強,你絕對不會到現在還保留紅丹的。」

令秋梓俏臉之上,閃爍着苦澀,看向身前之人問道:

「古師姐呢?她是你的雙修道侶。」

以前,李師兄也對令秋梓產生過覬覦之意。

只不過,他的雙修道侶一直攔着。

李師兄也就只能壓抑住自己的慾望。

李師兄神色一怔,旋即訕笑着說道:

「你師姐,已經死了,就在今天,死於子丹的爭奪中。」

令秋梓眼底閃過一絲哀傷,隨後轉過身去決然說道:

「李師兄,你回去吧。」

「這子丹,我不要了。」

令秋梓說著,背向李師兄,素手抵在自己的胸前,卻是已經在掐着印法。

「你當我是豬嗎?」

身後,一道冷喝聲響起。

砰!

李師兄率先出招,一掌打在令秋梓的後背之上。

噗!

巨力襲身,令秋梓只覺得渾身劇痛,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隨後,整個人直接撞破了房門跑了出去。

「哪裡跑?」

李師兄眼底滿是陰狠,整個人襲出,單手抓住了令秋梓的肩膀。

咔嚓一聲。

竟是直接將令秋梓的右肩捏碎。

「不!」

令秋梓驚懼的叫着,卻是直接被李師兄捂住了嘴。

「不要說話!」

李師兄眼中滿是暴戾,一雙眼睛狠狠的瞪着令秋梓,一邊警惕的看着四周。

單手捏住令秋梓的脖頸,要將對方拖入房間之內。

「嗚嗚!」

令秋梓眼裡滿是淚水,劇烈掙扎着。

卻是根本就無法抵抗。

她已經絕望了。

差點被林天一劍刺死,今晚又要成為他人爐鼎。

按照李師兄的為人。

一定會毫不顧忌的吸干她的陰元。

那樣比死還要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