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一炷香之後。

林天回到小院。

他身上的衣物已經洗乾淨了,水漬也已經被林天用靈氣蒸發。

可能因為林天沒有太認真的清洗。

白衣之上依舊有着淡淡的紅色。

女子已經給林天整理好了一間屋子。

林天看到,廚房已經升起了裊裊青煙,不斷有肉香味撲鼻。

不一會,女子便端着煮好的肉放到了庭院的石桌之上。

林天坐在桌前,即使現在已經餓得不行了。

依舊沒有開動。

「你先吃。」

他聲音淡漠,帶着不可違背的氣勢。

女子神色有些不自然,不過還是挑了一塊肉放入嘴中。

林天點了點頭,才挑起了一塊肉,反覆觀摩了許久。

這是魔豬肉,是最常見的凶獸肉。

林天以前也吃過。

不過,那是很久遠的記憶了。

魔豬肉畢竟是凶獸肉。

在林府的年輕一輩之中,也就只有那些族老子女和林洛之子林明可以食用。

小蓮被驅逐,也僅僅是想給林天偷一盤雞腿罷了。

觀摩了許久,林天便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一邊吃着,林天開始詢問。

「你叫什麼名字。」

「令秋梓。」

「你也是被李木生抓進來的?」

「是。」

「你來自哪裡?」

「歡仙宗。」

令秋梓神色黯淡了下來。

林天卻可以從對方眼裡看到壓抑着的恨意。

之前,林天初來小鎮之時,有很多人對李木生的稱呼都極為耐人尋味。

有叫師兄的,也有叫師尊的。

「李木生把我們抓到這裡,是要幹什麼?」

林天繼續問道。

令秋梓坐在林天的對面,眼中流露着苦澀,最終卻是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她已經換了一身衣裳。

一身紅衣,極為乾淨。

修為並不高,只有練氣九重。

是兩個月前與被李木生帶着完成宗門任務之時,騙來的。

月神丹每個月爆發一次丹毒。

只有子丹可以緩解。

上一個月,令秋梓知道自己的修為極低,沒資格去爭奪。

這一個月,依舊是如此。

現在,令秋梓的脖頸與胳膊之上都已經有明顯的黑斑。

估計再堅持不了多少天了。

「李木生是什麼境界?」

「好像是魂宮境,李木生他……。」

令秋梓咬着牙,聲音都在輕顫着。

「他是歡仙宗的十大內門弟子之一,也是一名太上長老的兒子。」

林天點了點頭,將一塊獸肉塞進嘴裏。

他的飯量比之於以前,大了很多。

應該是境界升級的原因。

隨後,令秋梓又給林天介紹了小鎮之內值得注意的強者。

兩男一女,皆是洞虛境的強者。

其中一名男子,已經在此處生存了五年。

每個月李木生都會帶來一些武者,扔進小鎮之內。

聽說幾年下來,已經陸陸續續的帶進數萬人。

可是,到現在。

小鎮的人數一直持續在不到一千的這個數字。

其中原因,自不用說。

林天眼底的眼裡已經滿是殺意。

他吞咽了幾口肉,站了起來。

他握着劍柄,眸光看向令秋梓。

令秋梓瞬間一驚,看向林天的眼裡浮現出一絲驚懼。

「我不殺你,因為你與我沒有仇恨。」

林天淡淡說道。

他走後,令秋梓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她嬌軀輕顫着,腦海中產生逃離之意。

走到門前,卻是頓住。

她走了回來。

現在這番境地,她又能逃到哪裡去?

房中。

坐在床榻之上。

林天將天劍橫放於雙腿之上,便開始修鍊起來。

以前,林天也修鍊了一門功法。

只不過,那門功法只是黃級中品。

與天級的《劍心煉體術》無法相比,自然直接被林天給捨棄了。

「劍心!」

林天聲音低沉。

即使以前林天不修劍,也是聽說過的。

這個世界,劍修霸絕一切。

劍招、劍技、劍心、劍勢、劍意、劍域。

這是修劍的六大境界。

每一個境界,都關乎一名劍修對劍道的理解。

其中,劍勢、劍意、劍域。

其實是一種境界。

劍意取自於劍勢,升級為劍域。

其餘的三個境界中。

劍技是劍招的進化。

劍招不過是刺、斬、挑、劈等動作相互串聯形成的套路。

劍技則是劍招中添加了天地法則所化。

一劍之下,法則共天。

這六種境界中。

唯獨劍心是獨立的。

自古以來,擁有劍心的劍修極少。

有了劍心,那麼在劍之一道上的理解能力便會大大提升。

武者以心練劍,以劍化心。

通明手中劍,不被外物所誘惑,萬般不祥,以一劍破之。

領悟劍心,對於其他劍修可能難如天塹。

但是對於林天來說……

嗡!

一道清脆的金鐵交鳴之音陡然間響徹起來。

整個昏暗的房間之內,突然綻放璀璨劍光。

絲絲劍氣,激蕩着,跳躍着,遊盪在林天周身。

剎那之間,青光乍現。

轟轟轟!

爆鳴聲起,驚起萬千塵埃。

「嗚!」

庭院之內,正在收拾的令秋梓看着眼前的這一幕,嬌呼一聲。

臉上浮現出濃濃的震驚。

她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

但那凌厲到了極致的氣息卻是如同萬千利劍斬在她的腦海中一般。

劍!劍!劍!

此時的令秋梓仿若看到了一柄橫亘於天地的劍斬下一般。

恐怖到了極致。

直到這裡,她才將心中對林天的一些陰暗想法死死壓制。

這個世界。

劍修,是極為可怕的。

他們高高在上,視天下強者為螻蟻。

正因為劍修皆是特立獨行,所以數量不算很多。

令秋梓也修劍。

但算不上劍修。

她只是學了一門劍法用於防身而已。

與此同時。

林天所在的庭院周遭。

不少人突然震住了。

他們詫異至極的看着所在的方向,心中各有其思。

「竟然領悟了劍心,可惜了,被那個混蛋抓來此處。」

「不論是如何的天驕,來到此處終究都是一死而已。」

「我已經失去了心中的戰意,不然一定要與此人對戰一番才行。」

「今日見到,好像是一個俊俏的小郎,倒是有點誘人。」

他們低語着,將林天這個新人記在心裏。

與此同時。

…………

歡仙宗,紫劍山後。

幾隻仙鶴高傲的踏雲飛過,這裡的一切都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一眼望去,山巒疊起,高聳入雲。

此時正值日月交輝之時,天邊有萬丈紫氣升騰。

光輝之下,萬山爭鋒。

獨有紫劍山高聳入雲,絕頂而立靜望皓月。

出岫之雲迎着日月之輝而過,令人心生遐想。

一個俏麗無雙的身影凌空而立。

她身着白色長裙,在斑駁的碎陽照耀下,似是沐浴着聖潔的光彩。

而偏偏,她的眼,她的眉,她的鼻唇……無不給人一種媚入骨髓之感。

就算她根本未曾瞧過你一眼,你也會感覺到那種動人心魂的力量。

忽而,女子柳眉皺起,向著後方看去。

「為何只有你一個人,林天呢?」

來人正是李木生。

李木生此時氣息萎靡,雙目無神,臉上帶着些許慌亂道:

「聖女,我與林天歸來時,遇到了青雲宗之人。」

「他們帶頭之人乃是青雲宗餘力庵。」

「我斬殺了餘力庵與那些人,只不過林天倒是下落不明了。」

李木生說完,女子柳眉緊擰。

一張絕美的臉蛋生出了恐怖怒意。

唰!

一道紫色勁風瞬間掀起,向著李木生襲來。

「聖女饒命!」

李木生一驚,沒想到女子會如此生氣。

「你可知,我自修鍊以來,為了找到先天道體花了多少年的時間嗎?」

「你竟然能給我弄丟了。」

女子說著,那股勁風直接斬在李木生的身上。

唰!

李木生的右臂直接被斬斷。

劇痛傳來,李木生整個人縮在地上,痛吼出聲。

他沒想到那個林天會是先天道體。

天生道體,是偽聖體的一種。

雖然沒有聖體珍貴。

但也是天地寵兒。

如此寶體,若是被當做修鍊的爐鼎,一定會讓沐厭晚也就是歡仙宗聖女修為大進。

甚至,可能直接奪得道體之靈。

對方修鍊雙修之法如今,一直都保留了紅丹。

估計,就是為了等待道體。

李木生渾身戰慄着,心裏卻是在狂喜。

竟然是天生道體,而且還能以殺證道。

如此天驕,卻是到了他的手中。

簡直,不要太爽!

如是向著,李木生身體一僵,卻是感受到了沐厭晚的殺意。

「聖……女,你不能殺我,我的父親……。」

李木生開口,沐厭晚止住了步伐。

她眯着眼睛,流露出冷峻的殺氣。

「你走吧。」

沐厭晚突然笑了,殺意瞬間消失。

好像之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

「剛才,我下手的確太重了一些。」

沐厭晚巧笑着,綻放出燦爛無瑕的魅力,華麗而純潔。

走進李木生,伸出潔白的素手,要扶起李木生。

「沒……沒事。」

李木生眼底隱着忌憚,連忙站了起來。

「聖女,那我先走了。」

李木生說著,見到沐厭晚輕笑點頭,便逃也似的離開了此處。

他離開之後,沐厭晚眸中浮現絲絲寒意。

「我已經將林天為先天道體秘密說出去了,如此應該可以保林天一命吧。」

與此同時,一道紅色倩影從遠處飛來。

女子一襲紅衣,模樣端莊之中透露着一股說不出來的妖媚之感。

青絲披落,僅僅用一條粉色的髮帶系著。

「聖女,我見到林天被李木生從林家帶出之後就跟丟了,李木生好像用上了更高級的飛行靈器。」

紅衣女子滿臉愧疚,站在沐厭晚身旁,低着頭。

「遮珊,這並不怪你,李木生定是早已察覺到了你的存在。他的身後有掌門和他父親,我們鬥不過也正常。」

沐厭晚輕聲說道,眸光平靜不見一絲煩擾。

「聖女不怪我嗎?」

名叫蘇遮珊的紅衣女子看向身前的絕美女子,眼中滿是敬慕。

沐厭晚微微搖頭,看向四周的仙山風景,徐徐道:

「這偌大的歡仙宗,我能信任的,也就遮珊你一人罷了,我又怎會怪你。」

她朱唇輕啟,看向身旁頰畔浮現緋紅的女子說道:

「倒是你,再過不久,便是你們蘇家的家主之爭,我本體既然無法前去,我便在這幾日凝練出一具道身,陪你去吧。」

蘇遮珊微微一愣,隨後美眸中浮現出一絲水汽。

「謝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