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你進去吧,三十天之後,月神丹丹毒爆發之時,我會再次到來的時候,只會有四十九枚子丹。」

李木生說著,眼底蘊着淡淡笑意。

林天心中一凜,卻是握住天劍走入小鎮之中。

李木生自然在他的必殺名單之中。

不過,現在的林天卻不是他的對手。

如此,只能靜靜等待。

剛一走進光罩之內。

林天卻是見到李木生的嘴角噙着詭異的笑,飛入天去。

他向著四周看去。

站在小鎮之內,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散發著薄薄光暈的光罩。

這是一個方圓百里的符文大陣。

一旦進入,就無法出去。

李木生沒有向他解釋。

但林天能夠猜到。

小鎮里的人估計一旦踏出光罩之外,瞬間就會被滅殺。

他心中凜然,眸中綻放出強烈的殺意。

「我只是想埋葬小蓮罷了。」

「為何,一個個的都是如此冷血?」

林天輕聲說著,卻是笑出了聲,整個人的身體都在輕顫着。

「真的,好喜歡這個世界啊。」

這殺意壓抑了許久,終於在此刻爆發而出。

嗡!

天劍輕吟,一道嗜血的光從劍身之上划過。

轟轟轟!

強烈的靈氣從林天的身上溢散而出,如劍氣一般肆虐着周遭已經破爛的商鋪。

一瞬間,木屑橫飛。

林天右手邊,一家朱記包子鋪的木門直接炸裂開來。

一個穿着破爛紅襖,臉上髒兮兮,紅瞳的女孩正蜷縮在屋內,正看着林天。

紅瞳女孩的目光血紅,甚是詭譎。

「大哥哥,你餓嗎?囡囡有包子,你要吃嗎?」

小女孩怯生生的說著,從身後取出一枚已經乾裂發黃的包子。

嬌小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着,顯得極為可憐。

林天將殺意收斂,卻是走進了包子鋪。

開體境之後。

他的感知極強,之前明明沒有感知到有人。

此地,卻是突然出現一名小女孩。

一瞬間,一股難聞的氣味令人窒息。

「大哥哥,給你包子,這是囡囡存了一個月的。」

小女孩站起了身。

將包子遞到林天身前,小手髒兮兮的。

「好。」

林天輕笑一聲,單手伸出。

右手卻是一扭,天劍直直斬出。

唰!

血液噴洒,小女孩抓着包子的手臂被林天齊齊斬斷。

「呷!」

一道尖利刺耳的嘶鳴瞬間響徹。

劇痛襲身,小女孩在這一瞬間咆哮嘶吼。

「該死,該死,該死!」

她不斷嘶吼着,聲音卻不再稚嫩而是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陰寒。

紅色的靈力在她的身上陡然間爆發而出,化作萬千利箭向著林天襲來。

咔咔咔!

血色利箭瞬間射穿整個包子鋪。

牆壁都呈現出道道裂縫。

林天單手持劍,片片劍花斬出,青光護在身前。

只是側臉被刺出一道血痕。

「呲!」

林天吃痛,低吼一聲。

這傷痕極淺,卻比斷人十指還要疼痛。

打不過!

這個女孩身上所爆發出來的實力,至少是開體七重以上。

自己剛才出其不意的襲擊,卻是被對方閃躲開來。

若是,繼續戰鬥下去。

林天遲早會死。

林天心中瞬間得出了結論,不再遲疑。

雙腿微曲,爆發出強烈的彈力。

砰!

林天整個人彈射出去。

如同巨石一般,撞進對面的一家店鋪之內。

撞壞了那家店鋪之內的樓梯之後。

林天直接斬開牆壁逃離。

「你有本事不要跑!」

歇斯底里的嘶吼聲從後方傳來。

林天也顧不得太多了,不斷的逃亡。

終於,跑了將近一個小時。

那女孩不再追了。

令林天奇怪的是。

之前對方雖然一直在追逐着自己,卻是沒有一絲殺意。

好像,就是在玩一般。

不追,或許也只是因為玩膩了。

林天眸色冷冽,小鎮之內極為危險。

之前,那個乞丐都直接爆發出了不亞於開體五重的實力。

那些追逐之人,更是有玄丹境的修為。

他剛開始到來之時便發現了。

小鎮之中,大多數人的臉上都有着黑斑。

那應該是沒有子丹壓制,丹毒爆發之後的癥狀。

而,小女孩的臉上除了臟一點,卻是沒有丹毒。

林天與小女孩無冤無仇,卻是被對方當成了蠢貨。

此處,乃是一個小巷。

小巷兩邊是破舊的臨近平民院落的院牆。

有些牆垣破爛,是用碎石堆疊而起的。

有些院牆上還鋪陳着密密麻麻黑色的怪異藤蔓。

在狹長的陰影下,林天總有種被人窺探的感覺。

他靜靜站着,可以感受到周身有好幾道不弱於他的氣息。

微微一頓,卻是向著旁邊的一處庭院牆垣走去。

俯下身來,林天透過磚牆之間的縫隙向裏面張望。

他看到一枚正在凝視着他的眼球。

嗡!

劍鳴聲響起。

林天眸色一狠,與那眼球對視。

手中天劍,卻是直接刺出。

穿透牆體,狠狠的刺入牆體另一邊的肉體之中。

「嗚!」

一聲低沉的慘叫響起,林天直接躍進小院之中。

倒地的是一個身穿着碎花裙的女子。

女子長相美麗,脖頸之上卻是有黑色毒斑竄出。

她的腹部中劍,不斷的溢出鮮血。

令林天心中一寒的是,這女子所流出的血液裏面已經有了黑色。

這是,丹毒沉寂已久的徵兆。

若是,再不服下子丹。

這女子必死無疑。

「別殺我!」

女子驚懼的看着林天,不斷的向著後面退去,

身下拉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林天眸光淡漠,看向女子被斬破之處。

那裡僅僅過了幾息時間,便已經不再流血了。

可見,對方也是一個武者。

至於修為,此女子身上所溢出的修為是周邊最低的。

「我不殺你。」

林天淡淡說道。

如今,他剛來此地。

有很多還不太了解。

林天說完,女子頓時鬆了一口氣。

「有飯嗎?」

林天問道。

女子微微一愣,隨後捂着傷口站了起來。

「有,公子先去靜坐,奴家的等會便將飯做好。」

林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是什麼食材?」

女人站了起來,俏臉輕顫着,單手撫着被林天所刺傷的部位說道:

「公子請放心,是用小鎮旁森林裏的獸肉所做。」

林天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有什麼地方可以洗澡嗎?」

現在這衣服之上滿是血痂,穿起來極為難受。

他的臉上也滿是乾涸的血液。

渾身血腥味極濃。

「回公子,後院翻過牆就有一條小河。」

女子正準備去廚房,連忙回道。

林天點了點頭,便直接越出牆外。

嘩啦啦。

清脆的水流聲入耳。

林天看向天際,符文大陣一直延伸到後院的森林之內。

走了將近十幾米。

果然有一條小溪。

小溪晶瑩碧透,像是一條湛藍的絲帶一般。

林天雙眼微眯,赫然是看到了對岸的殘肢斷臂。

有一具屍體他還認得。

是那個最開始得到子丹的乞丐。

應該是剛死,他的身上無數處破爛,露出了森森白骨。

血流了一地。

對於此人的選擇,林天也沒辦法評價。

畢竟,都是為了活命。

他身上的毒斑,比那女子身上的還要多。

反正都是離死不遠了。

不如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