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裂玄幻,我與我劍一同升級!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林天猛的一震,他攥緊手中之劍。

使者輕輕的拍在林天的肩膀上。

「不要緊張,我不會殺你。」

使者輕笑着說道,一直打量着林天。

林天注意到,對方雖然接觸到了自己。

但是,對方的雙手依舊潔凈,好像周身都瀰漫著一層輕輕的靈氣護盾一般。

很強大!

林天警覺,不過很快又輕鬆了下來。

此處,林洛他們都不得不承認的一件事就是。

他林天才是與使者是一夥的。

他於此處大開殺戒,卻沒人真的敢殺了他。

「看來聖女不經意間選中了一位劍道天驕。」

使者的臉上一直帶着不明的笑意。

大院之內,所有人緊張的看着這一幕。

林洛眸光冷冽,他就這麼狠狠的看着林天。

「你要攔我?」

林天看了一眼使者,聲音很冷。

「哈哈哈。」

使者卻是笑了起來,說道:

「讓我親眼見到你手刃族人,我還沒那麼多時間。」

林天眸光一沉。

他之所以敢在林府大開殺戒,就是仗着今天林府無人敢拿他如何。

林洛是玄丹又如何?

依舊不敢傷他一根汗毛。

可是,這不代表使者就會同意他繼續殺戮下去。

能否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想去將我已經死去的丫鬟埋葬。」

林天再次語道,此乃前身最後的一絲執念。

前身雖已經消散,但這道執念一直盤踞在他的心頭。

讓輕視人情冷暖的林天,心中多出了一絲悲涼。

名叫李木生的歡仙宗使者,淡淡的瞥了林天一眼。

「我已經說過,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玩。」

說罷,他單手一揮,林天只覺渾身一輕,整個人出現在雲天之上。

林天與使者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林洛與一眾族老張望着林天的身影,面色複雜。

「沒想到啊,沒想到林天此人竟然如此可惡。」

「早知道,以前就該殺了他。」

「他應該不會回來了吧。」

「哼,去了歡仙宗就是死路一條,你覺得他能回來?」

他們身處於林府多年,雖在外界如同低微螻蟻。

但是在林府便能做回真正的大人物。

林天於他們,就像是連抹殺都覺得浪費時間的存在。

他們以前也曾聽聞,有輕賤少年藏器於胸。

受盡人情冷暖,一朝展露華光。

但那些傳說中的立志青年,只是存在於傳說之中而已。

他們沒想到,今日卻是在自己族中出現了這麼一位。

藏拙十幾年,卑賤如螻蟻。

今日,卻是大殺四方。

連族中地位極高的族老,也被他坑殺。

這是何等恐怖的資質?

如此隱忍和冷血,若不是被歡仙宗看重。

等到以後,可能整個林府都要被他屠戮殆盡。

這種事只要細想一下,就讓人心寒。

「沒想到我那已經死去的弟弟,倒是生了一個好兒子。」

林家家主林洛雙眼眯起,看向天邊低喃着。

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麼。

「家主何須擔憂,林天此去絕對回不來了。」

一名族老見到林洛神色複雜,冷笑一聲。

「父親,過幾日我要去劍都了。回到學院,我必定更加奮起。」

林家嫡子林明來到家主身旁說道。

他眸光看向了被林天輕輕地一道劍氣便斬去腦袋的林清淺。

想起今早還與林清淺對弈時嘲諷林天。

此時想起來,感覺心中憋了一肚子火。

他一向輕視林天。

輕視林天的地位,以及資質。

只是,今日林天所展露出來的實力,讓他後怕。

自己與林清淺實力相差不大。

或許,林天殺起他來或許也只是一道劍氣吧。

雖然不想承認。

但十幾年來都被視為林家第一天驕林明,心裏卻滿是齎恨。

林洛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複雜之意漸漸收起。

淡笑着拍了拍林明的肩膀。

「過幾日再去,我林府用林天換來一百枚開體丹和不少靈藥,明日我讓下人給你打熬鍛體藥液。」

林洛說著,不僅是林明身旁的其餘族老也是眸中泛起精光。

撇了一眼大院之中的兩具屍體,林洛卻是輕笑語道:

「明日,我林府開宴席,大賞族中子弟!」

林洛說完,眾人皆是笑了。

林天雖是殺了許多。

但與林天一人所換來的這些東西相比,實在不值一提。

今日算是林府賺了。

與此同時。

轉瞬間的數里之外。

使者負手而佇立虛空。

他的身旁,林天看向地面。

底下風景急速變化,好像已經離開了天劍城。

他雙眸冷徹,心中生出絲絲殺意。

不管是林宇,或是身旁的這個使者。

他們都不願給林天一點時間,去埋葬小蓮。

都該死啊。

都該死。

林天心頭生出無盡冷意。

轉瞬之間的暴戾氣息被林天壓制在心底。

面色再次恢復平靜。

此去歡仙宗,只會更加危險。

前路忐忑啊。

林天如是想着,有些躊躇。

「認識一下,我名李木生,歡仙宗弟子。」

使者的聲音傳來。

「你以殺證道,去給聖女去當爐鼎,倒是有些可惜。」

他聲音沉沉,單手伸出,一枚丹藥出現在手中。

林天眸色淡淡,嗅到了從這丹藥之內傳來的香味。

很危險的香味。

「此乃月神丹,吃下它,我給你另一種人生。」

李木生的聲音傳出,聲音平淡,卻充滿誘惑。

林天手中緊握着天劍,心臟猛的一沉。

「我可以拒絕嗎?」

林天說道,帶着一絲冷意。

「不能。」

李木生輕笑一聲,指間微微一彈,那枚丹藥直接飛入林天口中。

服下丹藥,林天只覺得體內有一灘清水化開。

「這月神丹,是我煉製的母丹,你必須每月服用子丹,不然身體將會生出丹毒,開體境九重最多堅持兩個月。」

林天沒有說話。

只是看着地面之上,不斷閃過的風景陷入沉思。

「你心情鬱結,你的劍感受到了主人的困惑。」

「你的劍得出結論,。」

「天劍悟出劍心煉體法,希望你能更加強大。」

「提示:劍心煉體術為天級中品煉體功法,可以劍心逼出體內一切毒物。」

嗡!

林天的身體微顫,腦海中響徹出一道嗡鳴之音。

洪流一般的記憶沖刷過他的大腦。

那是一道全新的煉體術。

《劍心煉體術》!

天劍竟然可以創造功法?

林天身體一僵,心中驚訝萬分。

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無力,才創造出來的嗎?

天級功法,那是林家根本就接觸不到的功法。

不由得,林天攥着劍的手,更加用力。

「你很不滿?」

似是感應到了林天的變化,李木生詢問道。

「是。」

林天回道,這個時候就沒必要說假話了。

李木生沉默少許,繼續說道:

「這個世界就是這般,很多人出生就只能接受自己的命運。」

「你隱忍十幾年,一身劍法超絕,那又如何?」

「若是隨我去歡仙宗,終究還是一死。」

「你的命運已經註定了,你會有此一劫,無法逃避,無法抵抗。」

他的聲音循循善誘。

林天沒有反駁,只當耳旁有蚊子在吵。

他們行於天際,速度似是很快。

只見。

平坦的地面慢慢起伏、一高一低不斷變換着形成曼妙的波紋一般。

交織河川隨之流入天邊。

人間甚美。

只是隱着太多暗淡。

…………

一直到黃昏之時。

李木生帶着林天來到一座人族城鎮之前。

站在雜草叢生的城鎮街道盡頭。

兩邊商鋪殘破的厲害。

街道中間無人。

一股腐朽之味夾雜着血腥氣味撲面而來。

林天皺着眉頭,他看到街道的**。

本有一名衣衫襤褸的乞丐像死人一般的癱坐着。

當見到李木生的到來。

那乞丐忽然睜開了眼睛,向著他們這邊跑來。

呼呼!

有風漸起。

整個城鎮之內突然嘈雜了起來。

破開門窗聲、奔跑聲、呼嘯聲。

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向著李木生襲來。

只見,一大群人從四面八方趕來。

「師兄,您來了!」

「殿主!」

「師父!」

將近數百人衝到了李木生身前,跪伏下來。

林天注意到,這群人中有男有女。

有身穿華服的,也有渾身上下藏污納垢之人。

有些人長相俊美,有的則是醜陋至極。

每一個人身上的氣勢,都很強。

他們看向李木生的眼神中都帶着一皺哀求之色。

很多人的臉上都長着黑色毒斑。

李木生輕笑着,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瓶子。

當李木生取出瓶子之後,他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就像餓了好幾個月的野獸見到獵物一般。

「哈哈哈。」

李木生笑着,拍着林天的肩膀向他介紹道:

「這些人都是世間最噁心之人。」

「莫要將他們當人看。」

林天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這些人。

雖是被李木生如此說,每個人的臉上依舊腆着笑容。

「這便是月神丹的子丹,裏面一共有五十枚。」

李木生說著,將這個小瓶子遞給林天。

「這個瓶子交給你,你若是看好誰,便給誰一枚子丹。」

林天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道:

「我拒絕。」

李木生輕笑一聲,也不再說什麼,便是將瓶子向著人群拋出。

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最開始的那名乞丐手裡。

「子丹!」

乞丐眼裡瞬間綻放精光,攥着手裡的丹藥瓶。

瞬間向著後方逃離。

原本已經枯竭的身體,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一圈圈氣浪跌宕而出,瞬間沒影了。

「追!」

幾百人浩浩蕩蕩的消失在林天身前。

很多人爆發出的修為更是震撼人心。

林天心中巨震,不知道李木生到底是何等修為。

看樣子這個小鎮中已經沒有了尋常居民。

整個鎮子,幾百個武者。

貌似都被李木生用月神丹所控制。

李木生到底想幹什麼?

「小哥,你叫什麼名字。」

此時,一道嫵媚的聲音響起。

林天看去,鎮子之內還有一名女子未走。

她身穿硃紅色的荷花抹胸。

腰系百花曳地裙,風鬟霧鬢,發中別著珠花簪。

看向林天的眸中滿是慾望,朱唇翹起,像是在**一般。

「她是我曾經的道侶。」

李木生解釋道,隨後看向女子。

「你再不去,子丹就沒你的份了,你的那些面首可都需要你去搶奪子丹。」

李木生說著,女子臉上浮現不屑。

身姿妖艷的離開。

「她看中了你,想與你雙修。」

李木生低聲說道,無悲無喜。

林天眼瞼低垂,卻是見到身旁李木生在隔空作畫。

絲絲光華自李木生的之間溢出,形成了古怪的符文。

隨後,符文沒入空氣中。

這一刻,林天心中駭然。

他在一剎那間,看到了籠罩在整個小鎮之上的光罩。

似是在保護,倒不如說這光罩是一個巨大的囚籠。

難怪之前,那些人來到李木生身前。

卻不敢太過上前。

原來,他們與李木生之間便是符文所形成的光罩。

他們出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