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斬裂玄幻,我與我劍一同升級!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也就在這時。

一名僕人臉色驚懼的走到大堂之前,顫顫巍巍的說道:

「稟告家主,有事發生。」

「嗯?」

林洛與一眾族老神色微變,林洛微微思忖,便是說道:

「直接說,這裡沒有外人。」

僕人重重的點了點頭,連忙說道:

「林天那個……林天少爺現在已經大開殺戒,王執事還有管家都被少爺殺了。」

「什麼?」

僕人說完,大堂之內這些族老皆是面色一驚。

林天好像只是鍊氣五重的修為。

又怎能殺死鍊氣九重的管家。

這才是讓他們最為詫異的地方。

而林洛的臉色也變得極為可怕,他壓抑着自己的怒火說道:

「林宇呢?」

僕人臉上瞬間浮現驚懼之色,連忙回道:

「我不敢多看,逃離之前,林宇長老已經被林天斬斷了雙臂!」

林洛雙眼微眯,心中卻是被深深震撼了。

林宇再怎樣都是都是開體三重境。

林天怎麼能勝過林宇?

不可能啊。

他雖然天資較好,但是這幾年,族中不斷縮減對他的資源投放。

能修鍊到鍊氣五重就已經算他天資卓越了。

此時,不僅是林洛。

大堂之中的族老亦是臉上浮現濃濃的驚訝。

倒是那個歡仙宗的使者,眼裡滿是玩味之色。

「倒是有趣了一點。」

使者輕笑着說著,意有所指。

林洛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林霸、林晨,你倆去將林天帶來。」

「是!」

兩名族老站了起來,向著大堂之外走去。

而這時,使者單手撐着下巴,慵懶的說道:

「不用去了,他馬上就過來了。」

大堂之內其他人面色一僵。

他們看着大堂之外。

那裡,一道血影正緩緩踱步而來。

林天渾身染血。

他一手提劍,另一手則是提着林宇的人頭。

他就這麼靜靜走着。

在精細的方磚所鋪就的甬路上,留下一長串的血色腳印。

他的眼睛直視着,最前方坐在大堂之內的那個人。

看不出喜怒。

只是這渾身血腥的樣子,令人心寒。

大院的兩旁,林家的僕役還有林天同輩之人驚懼的看着。

「嗚!」

一名約莫十七八歲的女子瞳孔緊縮,看着眼前的這一幕,連忙用手將紅唇捂住。

生怕發出聲音讓現在的林天察覺。

「他竟然殺了林宇族老!」

「該死!」

「他不是練氣五重嗎,怎麼突然之間這麼厲害?」

「他忍了十幾年,今日才選擇爆發,其心可誅!」

「莫要上前,他遲早會死,但不是現在!」

「我等且忍一忍他,他去了歡仙宗終究是死!」

幾名平日里經常欺負前身的同輩之人,面色寒冷的看着林天。

他們看着此時的林天感受得到的,是無盡的殺意。

一個被他們視為螻蟻之人。

突然在今日站了出來,成了強者。

讓他們覺得恍惚。

他們都是族中地位極高之人的子女。

其中,被人簇擁的一名男子。

他長相俊逸,看向林天的眸中帶着一絲嘲弄。

此人,赫然是林家家主之子。

林天的堂哥,林明。

「真不知道當日,我們一直欺辱他,他是如何忍的。」

一名女子聲音響起。

林天停下了腳步,看向遠處坐在亭下的一名俏麗女子。

被林天這麼一看,女子臉色瞬間慘白起來。

這一瞬間,她感覺自己被一口洪荒巨獸所凝視一般。

女子是林家一名德高望重的族老孫女。

與前身的關係極為惡劣。

平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份,經常欺辱前身。

林天眸色微微一沉,轉而浮現出一絲嗜人的殺意。

隨後!

隔着幾十米之遠,林天輕輕的舉起手中之劍。

旋即,斬下。

嘩!

一道青色的耀眼劍光瞬間激射而出。

「林天你敢!」

一道爆吼聲從大堂之內傳來。

只是,下一瞬。

咔嚓!

青光掠過那名女子的脖頸之處。

血液噴濺出來,嬌軀之上已經沒有了頭顱。

「混蛋,你好大的膽子!」

「該死的畜生啊!」

「竟敢殺了林清淺,林天你是不知死活!」

一下子,大院之內。

所有人皆是絕眥而視,個個咬着牙想要殺了林天。

轟!

一道聲音瞬間從大堂之內爆出。

是之前怒吼的老者,他單手伸出,手上凝着玄光,向著林天的腦袋拍來。

大堂之內,林家家主林洛與其餘幾名長老衝出。

「林鐸,不可殺他!」

見到林鐸要一掌殺了林天,林洛連忙大聲制止道。

林天不可死。

林天是要死在歡仙宗聖女身下之人。

若是林鐸殺了歡仙宗聖女的人,林家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見此,林天卻是輕笑一聲。

他沒有抵抗,雙臂伸展,將林宇的腦袋扔在地上。

他好像已經放棄了抵抗,等待着林鐸將他一掌滅殺。

轟!

林鐸如同一枚巨石衝來,橫推幾十米。

恐怖的氣爆聲不斷響徹。

畢竟是,開體五重之人。

這一掌的威力可以直接打爆林天的腦袋。

氣旋不斷席捲。

那一掌終於來到林天的面前。

卻是,停在了林天的鼻尖一寸。

砰!

氣浪掀飛林天帶血的發。

「該死!」

如同狂獸怒吼,林鐸震怒看着眼前的林天。

他終究還是沒有直接將林天滅殺。

理智佔了上風。

若是平常,林天此人他殺也就殺了。

留着不殺,也只是給後輩留一個玩物。

如今看來,卻是不敢殺了。

畢竟,林天已經被歡仙宗聖女選中。

聖女的玩物,若是死在他的手裡。

那將會是大麻煩。

「我好恨啊!」

林鐸低吼着,整個人身上青筋暴起,面色漲紅。

「林鐸族老是不敢殺我嗎?」

林天眉頭微揚,嘴角掀起笑意。

「你的孫女可是剛剛死在我的手裡啊。」

他說著,林鐸愈加憤怒。

他這一生從未如此想殺死一個人。

林天今日做到了。

「林鐸靜下心來,不要被他激怒!」

此刻,林洛的聲音再次響起。

林洛臉色難看至極,他向著大堂之內看去。

那名歡仙宗的使者依舊靜靜坐着。

倒是此時,臉上帶着一絲莫名的笑意。

林洛暗罵一聲。

而,也就在這時。

林天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

「林鐸長老,人活一口氣,你的寶貝孫女的仇,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畢竟,我只是一個低賤之人罷了。」

林鐸的眼裡含着暴戾。

他向著遠處看去,自己孫女的無頭屍體還躺在地上。

血液不斷的流出,成了血泊。

「啊!」

他怒吼着,他的聲音由低到高,漸漸地咆哮起來,臉色漲紅,進而發青。

轟轟轟!

氣息變得紊亂,已經陷入狂怒。

唰!

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響起。

陡然間所斬出的一劍。

寒意迸發而出,縈繞着死亡的氣息。

陷入震怒的林鐸瞬間驚懼。

沒有轉頭,只是在這一刻逃離林天。

卻是,已經晚了。

青色之劍刺入他的太陽穴之中。

然後,帶着紅色刺出。

直接被洞穿。

林鐸雙目中瞬間溢血,大腦停止了轉動。

所有情緒消失之時,倒在了地上。

「啊!」

院內,有膽小的女子驚呼出聲。

「該死啊!」

「林鐸!」

「你怎麼敢殺了林鐸啊!」

林洛身旁,所有的族老已經怒不可遏了。

林天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們。

雖然現在林天的實力已經不再如他們以前所認為的那樣低微。

但那種對林天的觀念還未轉變過來。

一個被他們飼養長大的螻蟻,反過來屠殺了主人。

這讓他們如何不憤怒?

與此同時,林天的腦海之內。

「你坑殺了強大敵人,你的劍感受到了來自於你的邪惡,極為興奮。」

「鋒利度加一成,你的境界突破到開體境二重。」

聲音響徹之時。

林天的體內,所有微粒猛的一震。

剎那之間,氣息暴漲了一大截。

他僅僅收劍,一道氣旋便已經生成,肆虐過地面,斬出一道淺痕。

大堂之內,原本端坐在椅子之上的使者身體一僵。

他眸光悠遠,打量着現在的林天。

「以殺證道嗎?」

「竟然是如此的天驕。」

「留給聖女的確太過浪費了。」

他低喃着,眸色閃爍。

似是想到了一點,使者走了出來。

眾人只見,他出現的一刻,空氣中掀起淡淡漣漪。

他剛踏出門檻。

下一瞬,來到了林天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