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你的劍第一次殺人,無比雀躍。」

「劍刃鋒利程度加一成,你獲得一年劍道領悟。」

腦海中響起一道宏大的聲音。

林天眼裡閃爍着一絲驚疑。

他將劍抽回,細細觀察。

嗡!

長劍似是感應到了林天心中的殺意,而輕鳴出聲。

林天眸光幽幽,注視着這一柄劍。

一種奇異的感覺自他心中生出。

這是屬於他的劍,這是他命中注定的劍。

劍,即是他。

「你還沒有名字。」

林天輕聲說著,陷入沉思。

「既然是我獨有之劍,不如就叫天劍。」

「我們一起斬斷這世間百般,如何?」

嗡!

劍身再次鳴響,似是有聲音一般。

「好。」

林天的臉上再次浮現笑意,他似是能感受到天劍的心情。

懵懂且興奮。

而,也就在這時。

「林天少爺,你把王執事怎麼了?」

門外,傳出一道蒼老且嚴肅的聲音。

林天直面房門,卻是沒有說話。

只有天劍斜指着地面,彷彿在等待着狩獵一般。

這聲音是林府管家的。

林家管家,乃是鍊氣九重的修為。

管家對前身的態度也是越來越惡劣。

甚至暗自吩咐他人伏擊前身。

若不是命大,前身早就死了。

林天之所以敢殺了王嬸自然是因為料定就算殺了林府也不會拿他怎麼樣。

畢竟,歡仙宗的聖女可不想見到一個殘缺的林天。

林天輕着步伐,走到門後。

左腳踏出,雙腿微曲,左手伸出。

如拉弓一般。

右手握住劍柄,劍尖抵在左手虎口之上兩寸處。

勁力傾瀉下去,劍尖所指,乃是房門另一側之人。

劍身肅靜,等待刺出。

管家乃是練氣九重,比之他還要高上兩重。

不過,管家的武技並不紮實,修為虛高。

現在林天已經有了一年的劍道領悟。

手中天劍更是寶物。

他若是突然劍殺,管家極有可能躲避不及。

「林天少爺,王執事與家主交好,你若是對王執事有半點輕薄,家主那邊不好交代。」

房門另一邊,雙鬢斑白的管家聲音幽森,透着一股子冷意。

他的身後,站着十幾個林家家丁。

這些家丁沿着房門外的台階站立,臉上都帶着一絲戲謔。

也就在這時。

管家眉頭一皺,他探了探鼻子,絲絲血腥味從林天的房間之內傳出。

「不好,林天你膽大妄為!」

管家驚叫一聲,直接一掌拍向林天的房門。

咔嚓!

房門沒鎖,直接被管家推開。

此刻,正要踏入房間的管家卻是猛的怔住。

卻見,他的身前。

有一名長相極其俊秀的男子,正握劍弓身。

也就在這一剎那,那人突然動了,劍尖如青龍刺天,直指管家的咽喉。

「你敢!」

管家瞳孔驟然一縮,正準備退後之時。

青光乍現,如火樹青花綻放。

唰!

驀然間,劍尖刺入管家的脖頸。

嗤嗤!

如柱血液噴濺而出。

管家眼睛睜大,不斷輕顫着。

他在臨死前,見到了那一雙如深淵幽冥一般寒冷的眼睛。

「你劍殺了比你修為高過兩小階的強者,興奮到了極點。」

「出劍傷害增加兩成,你獲得練氣八重修為!」

嗡!

聲音在林天的腦海里響起之後,林天的周身縈繞着斑駁靈光。

整個人的修為再次進階。

「他……他他殺了李管家!」

「林天瘋了,王執事也死了!」

「快跑啊!」

此時,這些家丁在短暫獃滯之後,直接被嚇破了膽,瞬間選擇了逃竄。

「跑得掉嗎?」

林天嘴角輕喃,目光鎖定在了幾個平日里對他極為惡劣之人身上。

旋即,林天瞬間追上。

劍光所致,一朵朵血花綻放。

整個偏房小院之內,一顆顆人頭落地。

剎那間,十幾個家丁死了一半。

「林天少爺,不要……不要殺我!」

一名年齡尚小的女僕眼見無法逃離,直接跪在地上。

瘦弱的身板因為惶恐而戰慄着,苦苦哀求。

林天來到她的身邊,眼瞼低垂。

劍尖斜指地面,血液不斷順着劍身滴下。

「你曾將自己的飯給了我,我便不會殺你。。」

林天低聲說道,直接從女僕身旁走過。

「謝少爺!」

女僕聲音顫抖,將腦袋死死貼在地上,整個人如臨大赦。

她心中升起僥倖之意。

幸好平日里沒有和他人一般欺負林天。

不然,今日自己絕對會人頭落地。

雖是如此,她心中依舊驚懼異常。

今日的林天與往常太過不一樣了。

殺戮、暴戾、冷血,宛若惡魔一般。

隱忍了這麼多年。

今日爆發,卻是讓人膽顫到極致。

如此之人,太過恐怖了。

「不……不要殺我。」

臉上還有手印的圓臉丫鬟絕望的跌在地上,整個人如臨冰窖。

「之前沒殺了你,我難受了好久。」

林天淡淡說道,劍尖抵在圓臉丫鬟的腦門上。

咔咔咔!

緩緩刺入。

「少爺饒命啊!」

「不不……不要殺我啊!」

「我錯了,少爺我以後再也不會惹你了!」

慘叫聲不斷響起,又在片刻之後恢復寧靜。

除卻一人之外,其餘之人全部死了。

被林天轉瞬之間屠戮殆盡。

整個偏房小院內,血液相交,化作血泊,浸入泥土裡。

血腥味撲鼻,令人心寒。

林天靜靜佇立在血泊之上,一身白衣之上滿是血水。

「你劍殺了十二個敵人,你的劍嘗到殺戮的美妙滋味。」

「出劍傷害增加三成,鋒利度加二成。」

「你獲得練氣九重修為,你獲得三年劍道領悟。」

「提示:你與你的劍一同升級,當你突破到開體境時,你的劍也會升級品質,且你們同時獲得天賦異能!」

聲音響徹在林天的腦海中。

嗡!

林天身上的氣勢再次暴增,一下子來到了練氣九重。

一股陌生的記憶湧入林天的腦海之中。

這是有關劍道的領悟記憶。

如是劍之真理,彷彿天生就在林天的腦海中一般。

記憶中,林天不會任何的劍技。

但每一次出劍已經能比肩於同等級施展黃級中品武技的威力。

這個世界武技與靈器的等級一樣。

分為:黃、玄、地、天、神、尊、帝。

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個小品級。

而,整個林家。

最寶貴的武技乃是玄級下品。

也只有林家家主林洛會使用。

他只是靜靜的握着長劍,森然劍氣便是充斥在庭院之內。

殺伐之意徘徊在那些正跪着顫抖的家丁身旁,令他們不寒而慄。

明明是炎炎夏日,這個庭院之內的肅殺之意卻是讓人汗毛倒立。

林天甩了一下劍身上的血水。

此時,院門打開。

他眸光冷徹,瞥向那疾馳而來之人。

「林天,你鬧夠了沒?」

那人冷喝一聲,是一個穿着華服,留着長長白鬍的男子。

他站在院門之處,看着已經化作血海的庭院之內。

當瞥見已經死去的管家,以及屋內女人的屍體時。

他的臉上暴戾升騰而出,渾身溢散着危險氣息。

「林宇族老,你要殺了我嗎?」

林天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天劍劍身,凌厲劍光閃過他的俊俏的臉頰。

林宇鬍子一顫一顫地,全身都在輕顫着。

一雙深陷在眼窩的眼睛,就這麼狠狠的看着林天。

顯然,已經陷入震怒了。

「很好,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小看了你。」

他咬牙說著,一雙眼睛裏殺意瀰漫。

林天卻是嗤笑一聲,看向林宇說道:

「原來,也是個慫貨。」

果然,林天如是說著,林宇的臉上的怒意愈加暴躁。

只是,雖然如此憤怒。

林宇卻是沒有動手。

因為,此刻歡仙宗的使者正在大堂,等待着將林天帶去歡仙宗。

「鬧夠了,就去換一身衣服,歡仙宗之人已在等你了。」

林宇將怒意壓制在心底,向著林天如是說著。

林天卻是輕笑一聲,持劍向著林宇走去。

「林宇族老好像是開體三重境吧,如此低的修為,不如給我練練手如何?」

林宇瞳孔驟然縮緊,卻是見到林天已經持劍沖向他。

一點寒芒四溢青光,無比濃郁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

與此同時。

林家大廳之內。

兩旁,各有四根浮雕石柱。

每根石柱前,各坐着一名林家族老。

大堂最裏面,首位坐着的兩個人。

一人約莫四五十歲,長相俊逸,一身紫色華服。

正是林家家主林洛,他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

目光卻是不經意間撇過身旁坐着的那位身穿白衣的陰翳男子。

「使者請喝茶。」

林洛帶着笑意說道。

而那名陰翳男子則是皺眉道:

「這林天為何還未到來?我宗聖女看重你族林天,可是你們宗族莫大的榮耀。」

他聲音陰森,帶着一絲威脅之意。

林洛的臉色略顯僵硬,還是帶笑解釋道:

「天兒住的院子距此較遠,我中族老林宇已經親自去叫了,使者稍等片刻便好。」

林洛說完,大堂之內的其他族老皆是笑着附和。

「是啊,使者莫要急切,我家天兒自然是想好好收拾一下,好給使者一個好一點的印象。」

「天兒能被聖女看重,是他上輩子積下來的福氣啊。」

「哈哈哈,是啊,我等也是覺得與有榮焉。」

「那可是歡仙宗啊,真是一個令我等武者神往的聖地啊。」

他們的眼裡滿是笑意,此刻不斷的吹捧着。

其實,在場的眾人誰不知道。

林天一旦進入歡仙宗,便只有被採集陽氣而死的命運。

倒是他們林家,獲得了歡仙宗的賞識,被賜予寶物。

「呵呵。」

使者輕笑一聲,卻是帶着些許不屑,看着一名長相略微俊秀的族老說道:

「既然如此,要不你與我一同前往,我記得我宗一名外門長老也是急缺一尊爐鼎。」

那名族老聞此,瞬間臉色大變,整個人顫顫巍巍起來。

「使者,莫要開玩笑,哈哈,林樽長得比之於天兒差太遠了,我怕他去歡仙宗,只會被人嫌棄。」

一旁,林洛訕笑着,打圓場。

「是啊,是啊,我真不配,而且我不是太行。」

名叫林樽的族老連忙解釋着,聲音中充斥着懼意。

使者眸光淡漠的看了一眼林洛。

不再看向那名族老。

隨後目光微顫,似是嗅到了什麼異樣的味道。

他眉頭微擰,但還是沒有開口。

此處螻蟻實在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

彼時。

林宇的雙臂被斬斷,整個人倒在血泊之中,驚懼的看着林天。

「你怎麼會這麼強? ”

他雙眼圓睜,渾身都咱顫抖着。

「林宇,你昨日是如何殺死小蓮的?」

林天眸色淡淡,一劍揮出,林宇的雙腿被斬斷。

「啊!」

慘絕人寰的嘶吼聲響徹起來。

「疼嗎?」

林天輕聲問道,劍尖刺入林宇的眼睛中打轉。

「我只恨時間太短了,不能盡情的伺候你。」

林天說著,眸中的殺意轉換為一絲悲涼。

是前身的執念在影響着他。

「可惜,不管如何,小蓮是回不來了。」

林天輕聲說道,手下的動作卻是不減。

「不要啊,不要,殺了我,殺了我!」

林宇求饒出聲,身體不斷的模糊下去。

「知道我為什麼讓你留着舌頭嗎?」

林天淡淡說道,看向身前不成人樣的林宇。

「殺了我,殺了我。」

林宇看不到任何光亮,思維已經模糊,不斷的嘶吼着。

「因為,你此時的求饒聲,在我耳中,如同天籟。」

林天見到林宇已經無法回答,只能自顧自的說道。

他的聲音被院子之外的僕人聽見。

每一個人都臉色慘白,像是親眼見到了無間地獄一般。

一個個的拼了命的逃離。

唰的一道劍光。

林宇終於死了。

「你經歷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你的劍陷入感悟之中。」

「你的劍升級為玄級靈器,獲得第一本命神通:暴虐。」

「暴虐:你的生命值降低到百分之五十時自動開啟,你的劍將吸食敵人的血氣,用於恢復你的身體。」

「你的修為突破到開體境一重,你獲得五年劍道領悟!」

「你獲得第一道本命劍技:一劍天涯!」

嗡!

嗡鳴聲自林天體內響徹。

恐怖的能量自天劍之上沖入林天體內。

這一刻,林天周身都在溢散着璀璨之光一般。

自身的氣勢不斷的變強,蕭殺恐怖。

唰!

一劍橫出。

轟!

小院的鏤空牆壁被青光斬斷。

這是劍氣。

劍未至,劍氣先行。

如今林天腦海里已經有了九年的劍道領悟底蘊。

如此一劍,已經如蜻蜓點水一般。

每一劍都能斬出劍氣。

每一劍都能瞬間秒殺林宇這樣的開體三重境。

而,也就在這時。

林天的腦海中,一道光點閃爍。

那是本命劍技:一劍天涯。

感悟着一劍天涯,林天的眼眸生出劍意。

他好像看到了。

有巨劍橫亘在人間,散發著恐怖劍芒,撕裂天地一般。

嘩!

巨劍斬下,伴隨着嗔雷狂嘯。

天被斬開!

碎落陽光從那被斬碎的烏雲之中竄出。

天地寧靜。

這是林天第一個本命劍技。

只不過,一劍天涯需要養勢。

心中蓄養一股氣勢。

養的時間越久,那麼這一劍的威力就會越恐怖。

「好劍技。」

林天低喃着,一滴溫熱的血自他下巴流下。

心中仿若形成了一股氣勢,正在不斷變得恐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