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夜深人靜,清風徐來。

天劍城,林家。

一個偏院之內。

房子有些陳舊。

藉著昏黃的燭光看去。

桌椅上多有破舊的痕迹。

爐煙沿着屏風裊裊升起。

屏風有些口子,上面紋着的金龍也有些殘破了。

林天獃滯的坐在椅子上,看向前方。

那裡空無一物。

但是在林天眼裡卻是有着一行字。

【倒計時:12:45:45】

下一瞬,數字變化。

【倒計時:12:45:44】

這是一個倒計時。

林天剛穿越來到這個世界之時。

一道聲音告訴他。

他的劍即將到來。

獲得劍之後。

林天將與劍一同升級。

殺光一切之敵,踏上殺戮之道。

那一道聲音在林天穿越的一瞬間便到賬了。

只不過,金手指到來卻是需要時間。

距離現在只剩下十二個小時。

「或許,會是一柄神劍。」

林天低喃着。

篤篤篤。

屋外有人敲門。

林天打開門,屋外是一個圓臉的丫鬟。

「林天少爺,這是小蓮讓我帶給你的。」

圓臉丫鬟往林天的手裡硬塞了一團東西,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林天坐回椅子上,手裡拿着一張黃紙。

黃紙被捏的滿是褶皺。

黃紙之上,是幾行娟秀的小字。

【林天少爺,我是小蓮。】

【一個月不見,小蓮一直記着少爺。】

【前日聽說少爺被歡仙宗聖女看中,小蓮當時還替少爺歡喜。】

【結果,聽說少爺是去給歡仙宗聖女當爐鼎。】

【我不能看着你被逼着去歡仙宗尋死,昨日想了許久,我決定帶着你一起逃離林府。】

【永遠的離開這個醜惡的地方。】

【少爺,我現在在後山,以前我們尋到的那處山路口。】

【你知道地方,小蓮在那裡等你。】

林天看着黃紙上的字,眸色低沉。

他是昨天穿越過來的。

今日,才與前身的記憶相融合。

沒想到,剛穿越就是死局。

前身被歡仙宗聖女看重,選做爐鼎。

明日,就會有歡仙宗的使者前來帶林天前往。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一旦成為爐鼎。

那等待林天的,只有被吸干精元而死。

歡仙宗不是隸屬於仙國的宗門。

每年都會有成千上萬的俊美男女被選中,成為歡仙宗弟子的爐鼎。

而歡仙宗也會給予那些男女的家庭,一些補償。

畢竟是仙宗。

簡單的補償,就已經是尋常家庭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

林府算是天劍城的小家族。

如今林天被歡仙宗看重。

林府上下皆是歡喜。

除了林天。

林天父親是現在林家家主的二弟。

多年之前便已死去。

林天的生死,沒有人會關心。

這些年,前身在林府多受嘲弄與折磨。

過的極慘。

上一個月,林天的侍女小蓮看林天吃的太清淡。

於是從廚房偷了一點雞腿帶給前身,結果被發現。

隨後,在被林家之人羞辱了一番之後,便被趕出了林家。

而之後的一個月,前身過的更加慘淡。

沒想到,現在遇到了危機。

想要幫助他的,還是小蓮。

收起黃紙。

「她不該回來的。」

林天輕聲呢喃着。

他不是前身,所以想的會多一些。

如今,林天是整個林府的香餑餑。

逃離又豈是那麼容易。

或許,現在小蓮已經遭遇不測。

林天是穿越而來。

與小蓮之間並沒有感情。

但是,前身的記憶已經被他吸收。

在影響着他。

前身的記憶里,滿是小蓮。

每一次對話,都像是定格的畫面一般,深深烙印着。

恍惚之中,一道身影出現在林天的腦海中。

這道身影與林天一模一樣。

「兄長,我即將離去。」

「小蓮是我一生之中,最珍惜之人,可否替我去看看她。」

「這是我最後的一絲願望了,見到小蓮,她若安好,我也便無怨了。」

林天微微搖頭。

「你應該知道,小蓮現在或許應該已經死了。」

那身影微微一顫,隨後看向林天行禮道:

「若真是如此,那便請兄長替我報仇。」

聲音消失,那道身影消散。

終於消失在這個人世間。

許久,林天未曾說話。

「我並未答應你,只不過單純喜歡殺戮罷了。」

林天吹滅蠟燭,坐在椅子上等着時機。

一直到深更半夜。

林天看向身前的那一行散發著淡淡光暈的小字。

【倒計時:7:56:43】

只剩下最後八小時了。

林天輕輕的推開房門。

從偏院的出口走出。

一路暢通無阻,沒有人發現。

「真拿我當傻子了。」

林天低喃一聲。

他前世是一個僱傭兵,經歷過許多。

越是平靜的事,就越會透着詭異。

他已經猜到一切,是不願過去的。

只是想散散心罷了。

根據前身的記憶。

前身經常會與小蓮在後山嬉鬧。

當時尋到了一處可以離開林府的小路,成了兩人的秘密。

一個公子,一個丫鬟。

其實更像是青梅竹馬。

一直走到小蓮所說的地方。

一道人影從暗處走來。

「你是在等她嗎?」

清冷的男子聲音響起。

林天瞳孔微縮,此人是林家族老林宇。

而林宇手中提着一個球狀的物體,還在不斷的滴着液體。

淡淡的血腥味撲鼻。

林天眼瞼微垂,心中嘆了一聲氣。

「果然。」

他低喃着,走向前去。

林宇皺起眉頭。

今日的林天與平日的林天有些不太一樣。

「能把小蓮的腦袋給我嗎?」

林天問道。

林宇先是一怔,隨後獰笑一聲道:

「可以。」

林天接過小蓮的腦袋。

脖頸的斷裂處一直在流淌着血液。

林天甚至能感受到一絲溫熱。

少女眼睛圓睜,滿是驚懼與不甘。

或是前世的情感影響到了他,林天從心底泛起一絲哀痛與仇恨。

單手輕輕的從小蓮的眼睛上拂過。

林天將小蓮的腦袋放在地上。

看向林宇道:

「你其實沒必要殺她,她只是一個弱者,你在這,她幹不了什麼事。」

林宇詫異的看向林天。

失望至極。

在他的想像里,林天應該暴怒,歇斯底里向他怒吼。

可是現在,算什麼?

太過平靜了。

林宇冷哼一聲,看向林天道:

「殺了她,與不殺她,對我來說都一樣,我只是稍微的抬了一下手而已。」

林天淡漠的看了一眼林宇不再說話。

他前世是一個僱傭兵,殺戮上千。

對於殺戮,其實已經習以為常。

甚至骨子裡,有着一抹無法壓制的暴戾與瘋狂。

但是林天的殺和林宇的截然不同。

至少,林天不會殺無辜之人。

與此同時。

林天身後,一眾人影走來。

「林天少爺,回去吧,大傢伙陪你演戲,都挺累的了。」

說話的是一個略略風姿綽約的半老徐娘。

平日都稱呼她為王嬸。

此人,平日里對前身態度極為惡劣。

至於王嬸身後,都是林家的僕人。

人一旦失勢,就會過得比狗還低賤。

在這些僕人的眼裡,林天還不如他們。

林天注意到,之前幫助小蓮給他送信的丫鬟也在其中。

「能給我點時間嗎?我想埋了小蓮。」

林天看向林宇淡淡道。

林宇輕哼一聲,一腳踩在小蓮的腦袋上。

咔!

瞬間一片血水飛濺。

「林天,不要浪費大家時間了,趕緊回去。」

林宇眸色冷冽的看着林天說道。

林天雙眼微眯,來自於前身的那一絲哀怨再次湧起。

「好。」

林天淡淡說道。

隨後向著林府走去。

僕人們見到林天如此,皆是竊竊私語。

「人活到這份上,也太可憐了。」

「遲早都是死,哈哈。」

「小蓮,也是真的蠢,死了真活該啊。」

「他進了歡仙宗,我聽說,大家都會獲得賞賜啊。」

…………

林天撇了一眼,之前出賣小蓮的那名圓臉丫鬟正不懷好意的看着自己。

忽的。

唰!

林天單手伸出,一把抓在那名丫鬟的臉上。

大力捏下,丫鬟臉上的肉從指縫溢出。

眾人瞬間驚了,沒想到林天會瞬間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