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唰!

也就在這時,林天所在的房間之內爆發出絲絲劍光。

「你這裡有人,是誰?」

李師兄突然怔住,眸光戰慄。

此時,才突然想明白了為什麼令秋梓會拒絕他。

原來早就找到了靠山。

「賤人!」

李師兄嘴角噙着一絲冷笑,鬆開了令秋梓打算直接溜。

剛踏出一步,腳步停住,卻是突然輕笑起來。

「原來是一個開體境初期的螻蟻,這就是你找的靠山?」

令秋梓眸中水汽濃郁,這個時候直接朝着林天的房間喊道:

「大人,救我!」

李師兄神色一怔,旋即冷了下來。

「賤人,你的紅丹難道已經交與那人?」

令秋梓沒有說話,此時趴在地上,望向林天的屋子,眼裡滿是決絕。

「好,很好,一個開體境初期竟敢奪我機緣!」

李師兄聲音幽寒,向著林天的屋子之內衝去。

咔咔!

他還未進入,卻是見到房間之內響起陣陣爆裂聲。

李師兄沖入房間,卻是見到房屋的後壁已經被人斬裂。

一道人影溜了。

「逃了?」

李師兄先是一怔,隨後卻是冷笑出聲。

看向已經絕望的令秋梓,眼裡帶着戲謔。

「這就是你找的姘頭,你們的感情當真是極好啊。」

「我便當著你的面親手殺了他!」

李師兄眼裡滿是陰狠,單手一揮。

一道靈力裹挾在令秋梓的身上,帶着令秋梓直接向著林天追去。

林天,他肯定是不能放過的。

畢竟是一個隱患。

如果真放跑了對方,定有後患。

這個小鎮之內,什麼都得防着。

令秋梓被靈力死死困住,這一次是徹底絕望了。

她本想讓李師兄與林天相殺,自己趁機溜的。

林天雖然只是開體境初期。

但畢竟是劍修,之前溢出的氣息也是極為恐怖。

敵不過將近玄丹境的李師兄,但也能拖一些時間。

結果,林天更絕。

竟然直接破牆而逃。

她現在被李師兄用開體高階的靈力捆綁,根本就無法逃離。

轟轟!

令秋梓只覺得一陣眼花。

她被靈力絲線牽扯着,雙腳離地,飛速的行駛着。

踏過小溪,便是森林。

不時,傳出陣陣獸吼聲。

空蕩蕩的帶有血腥味的空氣中不時傳來不知是人還是凶獸的嗚咽聲。

似乎是生命最後的掙扎。

天穹之上,符文大陣依舊在散發著微薄光暈。

李師兄帶着令秋梓疾馳在幽暗的樹林之間。

似是與林天的距離越來越近,他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前方的草動。

「啊!」

令秋梓慘叫起來。

丹毒爆發了。

渾身上下像是被千萬道冰冷利刃不斷刺傷。

她的臉上沁出了汗,身體不斷的抖着。

「誰來……救救我!」

她嘶吼出聲,痛的撕心裂肺,帶着濃郁到了極致的絕望。

「哼,賤人。給你機會你不要!」

李師兄卻是在獰笑着,完全沒有管此時的令秋梓。

死死的看着前方,森林深處。

突然止步,將還在哀嚎的令秋梓隨意扔在地上。

李師兄眸色陰冷的看着前方倚着枯樹而立的持劍青年。

似是認出了林天,笑了。

「原來,是今天來的新人。」

「你怎麼不逃了?」

林天眸色淡漠,天劍之上映着月光,格外清冷。

「因為,逃不掉了。」

林天說道,也是沒有辦法。

李師兄修為高,速度比他快了很多。

遲早會被追上的。

「哼,既然不逃,那便自殺吧。」

李師兄輕笑着說道,玩味的看着林天。

「好疼啊!」

腳下,令秋梓依舊在痛吼着,不斷的打着滾。

林天撇了令秋梓一眼,對着李師兄說道:

「自殺的話,我不願意。」

林天說完,李師兄卻是笑了出聲。

「哼,既然如此,我親自動手就行了。」

他扭了扭手腕,右拳之上出現光華。

隨後突然想起來什麼,看向天穹之上的符文陣法。

「正好,陣法平靜,殺你倒是沒有什麼。」

李師兄獰笑一聲,氣息暴漲。

似是在,凝着某種武技。

「是這樣嗎?」

林天低喃一聲,沒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緒。

雙腿微曲,抻出手中天劍。

手腕輕輕旋轉,劍光刺骨。

整個人擺出一個出劍的姿勢,以劍尖對峙李師兄。

「哼!」

李師兄雙眼微眯,右拳舉起。

對着林天,泛着狂涌靈力的一拳揮出。

「你已經死了。」

李師兄聲音淡漠,出手之間決定林天生死。

轟!

這一拳轟出,隔空產生一枚泛着金光的拳頭。

金色拳影撕裂空氣,產生氣爆。

向著林天砸去。

「螻蟻而已。」

李師兄說著,卻是轉過身去。

嗡!

一道劍鳴響起。

李師兄驚覺不對,連忙轉身。

卻是一陣眼花。

光!

無比犀利的劍光陡然出現。

整片幽暗的森林都恍若白晝一般。

原本還躺在地上掙扎的令秋梓臉色痛苦的看着這白駒一瞬的一幕。

有劍光從天外來。

白光炫目,帶着無敵般的肅殺,斬擊一切。

嘩!

李師兄眼睛陡然睜大,劇痛與涼意從腹部傳來。

身體在接觸到白色劍光的一瞬間便已經被斬為兩段了。

「噗!」

一口血液噴出,他甚至無法說出一句話。

兩截身體散落在地。

下一秒,白光消失。

那人收劍。

「這便是一劍天涯嗎?」

林天低喃着,撫摸着手中天劍。

感受到從天劍劍身上亦是傳來歡呼雀躍之意。

終於綻放出一絲笑容。

「你蓄養氣勢,斬出驚艷一劍,擊殺強敵,你的劍極為興奮。」

「鋒利度加三成,你獲得三年劍道領悟。」

天劍劍刃上閃過一道森然劍光。

的確變得更加鋒利了。

林天撇了一眼還在地上掙扎的令秋梓,收起了試劍的想法。

他如今腦海中又多了三年的劍道領悟。

對於劍道了解到了更多。

因為天劍與他一心,林天本就有了劍心。

現在,好像已經離領悟劍勢不再遠了。

「不……不要殺我!」

地上,令秋梓不斷哀嚎着。

十指抓在地上,深深的陷入泥土。

絲絲黑線正肉眼可見的從她玉白的脖頸向上蔓延。

劇痛加深,現在林天的態度也讓她摸不清楚。

絕望且無助。

林天撇了一眼令秋梓。

「你與我家丫鬟長得很像。」

林天說了一句,便獨自離去。

畢竟需要人去做飯。

瞥了一眼李師兄的屍體,林天離開此地。

「謝……謝大人!」

令秋梓如釋重負,向著已經被斬斷的李師兄的屍體爬去。

忍受着萬千針扎的痛楚,翻找了半天。

終於找到一粒沾着血液的丹藥。

望着手中的子丹,從心底生出了濃濃慾望。

旋即,吞入口中。

劇痛瞬間消失。

令秋梓發出了一道無比誘人的**。

平躺在血泊之上。

感受着身體的每一粒微粒都在無比舒服的舒展開來。

鼻尖還能嗅到濃郁的血腥味。

她的眸光透過層層樹葉,看到被陣法壁障染紅的皓月。

眼角流下一行清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