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敏感。
3到達家教老師家的時候,我就徹底明白了。
宋老師,一個住在菜市場盡頭的男人。
一個常年位居砍價幫幫主位置的男人。
我敲開門,一個男生剛好從裏面走出來,拿着兩兜子菜。
他向我點點頭。
我疑惑地看着他,看着他紮根進人群。
「宋老師,我是昨天來這報名的學生,一中的。」
宋老師從裡屋走出來指着剛才離開的那個男生:「去,追上他和他一起賣菜。」
我愣了一下,賣菜?
學數學去賣菜?
我疑惑地跟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生回過頭:「你也去賣菜?」
我點點頭:「對,我叫柳慕。」
「我叫鶴秋。」
我們站在一堆菜前,他嫻熟的和別人對話。
「三塊五毛八一斤。」
「一共十五塊二毛一。」
我天,兩句話之間不到一秒,他就算出了價格。
我坐在旁邊的座子上看着他矜矜業業漸漸有了點困意。
「柳慕。」
我愣了一下,爬起來就看到賀州烴一雙眼睛緊緊地盯着我。
他身旁還有一個女生,女生很是漂亮,穿着白色的小裙子。
我在他的卧室見過一張照片,裏面的女生和她一模一樣。
4「你怎麼在這?」
我下意識後退。
賀州烴看起來很生氣:「我聽阿姨說,你出來補課,就在這補課?」
「不想和我一起學習就逃?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鶴秋面無表情地看着賀州烴:「我帶她來這補課的,有問題嗎?」
真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我感激的看着鶴秋。
賀州烴氣笑了:「柳慕,和我們一起走。」
女孩衝著我笑了笑,很自然的上去挽住賀州烴的胳膊:「這個就是你說的那個以前…是盲人的小妹妹吧。」
賀州烴點了點頭:「對。」
女生笑了笑,向我伸出手「那以後也是我妹妹了,你好我是甜甜。」
我對賀州烴來說,是妹妹。
我心裏不免酸澀。
鶴秋不知何時擋在我面前:「你們耽誤我做生意了,可以先離開嗎?」
賀州烴作勢要來拉我,被鶴秋擋了回去。
「能不能滾,給你們好臉了。」
鶴秋冷着臉。
甜甜拉住賀州烴往外撤:「好啦,別生氣。」
「不過你不是說她一向聽話嗎?
這次怎麼回事?」
賀州烴回頭看了我一眼,他搖搖頭:「不知道,她最近變有些無理取鬧。」
所以賀州烴根本不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