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雲龍穿越殷商太子小說試讀全文版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紂王道:「你的心,父王自然明白,但是,你卻不應該殺人,也罷,看在你一片孝心,又年少無知的份上,父王就先原諒你一次,但你要記住,若是下次再敢如此,朕定會兩罪並罰,你且退在一旁。」

「多謝父王!」

殷郊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輕鬆過關了。

深吸一口,他就退到姜皇后的身邊站立。

很快,費仲也被宮廷侍衛帶入了壽仙宮。

紂王和兩位妃子,依舊端坐在寶座之上。

比干、微子啟、微子衍則是站在費仲和姜環面前。

只聽比干問道:「姜環,你還不招供?」

姜環用眼角餘光,掃了一眼費仲。

神色決然道:「該招的我都已經招了,還要我招什麼?」

「哼!」

比乾冷哼一聲,又看向費仲:「費仲,那你呢?可知罪?」

費仲也已經知道,武成王黃飛虎隨時都有可能帶來自己府中的人。

若是再狡辯下去,反受其害。

急忙跪倒在地:「陛下,亞相,臣冤枉啊,臣真的不知道這姜環為什麼刺王殺駕。」

「費仲,冤不冤枉,只需要等待武成王帶回你家中家眷,審問之後,便能一清二楚。」比干怒道。

費仲眼珠子滴溜溜亂轉,更是用眼角餘光,看向了蘇妲己。

二人的目光交錯而過。

費仲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接連磕頭:「陛下,臣錯了,臣不該欺瞞陛下,這姜環確實是微臣府中的下人,只是,微臣與他根本就不熟悉,平日里也無任何交談,至於他的來歷,臣也是一點不清楚。」

紂王一看費仲居然承認了,勃然大怒:「大膽費仲,枉朕將你視為心腹,你居然還派人殺朕?」

「陛下,臣冤枉啊,這姜環心機頗深,肯定是別人,故意讓他潛伏在了微臣的家中,然後利用刺王殺駕,來陷害微臣!」

這下,不等紂王說話,比干就冷哼道:「費仲,到了現在,你居然還敢狡辯?在午門外,這姜環可是你負責審問,你明明認識他,卻不告訴陛下,反而誣陷皇后和東伯侯,此乃欺君之罪,其心可誅。」

「亞相,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這姜環從一開始就想要陷害我,我因為擔心被此人連累,所以才將自己置身事外,至於誣陷皇后和東伯侯,也都是姜環自己所言,姜環,你還不從實招來。」費仲只能又看向了姜環。

姜環早已經抱有必死決心。

他直起腰來,盯着紂王,怒罵道:「昏君,你殘害忠良,任由奸臣禍害朝綱,使黎民百姓受難,定會不得好死,可恨,這一次我沒能殺了你,枉費我潛伏朝歌多年,平白耗費了數年心血。」

「你們不是想要從我口中得知實情嗎?那我就再告訴你們一遍,我就是費仲養在府中的武士,但他膽小如鼠,根本不敢告訴你們,我同樣也是東伯侯秘密派來的,是專門潛入費府,無時無刻不在等待着這一天。」

「而我之所以能進入皇宮,也多虧了黃娘娘和武成王黃飛虎的裡應外合,否則,我一個下人,怎能入得了皇宮?哈哈哈……昏君,你最好將他們全殺了,哈哈哈……」

「你?你?你?」

紂王被氣得臉色鐵青。

比干卻急道:「陛下息怒,切不可聽此人胡說八道。」

「拉出去砍了。」紂王怒吼一聲。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聽出來,這姜環絕對是胡亂攀咬。

之前是陷害姜皇后,現在更是連同黃娘娘和黃飛虎也給陷害了。

至於費仲到底是不是參與其中,已經很難再查明了。

也根本不用再等武成王黃飛虎抓來費府的人。

哪怕真的是費仲所養,又能如何?

這姜環一看就是抱着必死決心。

若是再審問下去,估計還會咬出更多無辜之人。

這也讓殷郊皺起眉頭。

他本以為,至少可以將費仲給弄死,可是,這姜環最後的一番言語,卻也等於為費仲開罪了。

因為若是處理了費仲,那就必須得處置姜皇后、黃娘娘、東伯侯、以及武成王。

哪怕紂王再怎麼昏庸無道,也不可能這麼做。

這或許也正是費仲所想要看到的。

哪怕他暴露了,也要將所有人都拉下水,如此,他即便受到處罰,也不至於丟了性命。

因為蘇妲己肯定會想辦法保他。

眼看着姜環就要被砍頭。

殷郊卻上前一步,道:「父王,兒臣請旨。」

「你有何事?」紂王道。

「這姜環差一點讓兒臣失去了父王和母后,所以,兒臣想要親手殺了他,以消除兒臣心中的惡氣。」

紂王稍作猶豫,倒也點了點頭:「准了。」

「多謝父王!」

殷郊踏步而出,跟隨着羈押姜環的侍衛,來到壽仙宮之外。

等姜環被迫跪倒,殷郊也從侍衛的手中,接過了一把利劍。

「姜環,受死!」

殷郊分心便刺。

噗!

姜環頓時就氣絕身亡。

他終究還是沒能逃離殷郊之手。

下一刻。

殷郊就發現姜環的身上,居然也出現了一個紅色小球,上面顯示着「氣血+2點」的文字。

「居然不是加1,而是加2,難不成是因為這姜環有武藝在身,氣血更加強大,所以,增加的數值才更大?」

殷郊左右看了看,發現侍衛們根本就沒有發現這紅色小球。

不留痕迹,他便將手觸摸在紅色小球之上。

紅色小球化作一縷能量,沒入了他的體內。

頓時,他就感覺自己的力氣至少增加了一成。

與此同時,腦中的天道珠似乎也增大了少許。

不過這一次沒有再釋放出什麼紅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