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國徵兆,再說,太子縱然有錯,那也是一國儲君,豈能由一宮妃子來決定?」

紂王對這個叔叔,還是有些忌憚的。

只能沉着臉:「既然如此,皇叔覺得,應該如此懲治太子?」

比干直言:「太子年幼,或許是因為救母心切,不得已而為之,如今,真相即將查明,太子雖然有忤逆聖上旨意的過錯,但殺鯀捐而救皇后,卻無過錯,反而是在保全了陛下的名聲,老臣建議,只需要禁足東宮幾日即可。」

紂王無奈:「也罷,將費仲、姜環、皇后都帶來壽仙宮,皇叔和兩位兄長親自審問便是。」

「陛下聖明!」

只是那妲己,看向比乾的目光,卻顯得有些冰冷。

紂王只能下旨,先捉拿費仲,再派兵去費府拿人,另有一道旨意,發往西宮。

……

殷郊又在西宮之中,靜等了一會。

紂王的旨意,就已經傳來,命晁雷,將姜皇后、太子、姜環,一併帶往壽仙宮。

聖旨中特別交代,皇后可乘輦。

這就標誌着,皇后的嫌疑,應該有很大把握被洗脫。

等殷郊陪着皇后,踏入了壽仙宮。

紂王就首先露出歉意之色:「給皇后賜座。」

宮女搬來了一把椅子。

皇后也不客氣,直接就坐了下來。

紂王的目光又落在了殷郊的身上,神色冰冷:「你這逆子,豈敢擅殺鯀捐?」

殷郊也在打量着紂王。

滿臉黑鬍鬚,身材高大,估計在兩米左右,膀闊腰圓,十分魁梧。

渾身上下,都滲透着一股帝王的殺伐之氣。

其實,不管是封神之中,還是歷史典籍之中的紂王,都是十分勇猛的。

年輕的時候,也是南征北戰,文武雙全。

曾經更是托住了樓閣中所塌下來的橫樑,救了先帝帝乙一命。

否則,帝乙也不會讓他這個小兒子當國君。

如今的紂王,年紀不到四十歲。

正值壯年。

若非受這蘇妲己所迷惑,也完全是一個十分合格的君王。

稍加打量對方,殷郊就將目光落在了蘇妲己的身上。

這一看,殷郊也沒有由來的心頭一驚。

實在是蘇妲己太美了。

烏雲疊鬢,杏臉桃腮,肌膚賽雪。

五官更是精美到了極致。

如出水芙蓉,似盈盈秋水,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絲嫵媚之氣,更給人一風情萬種之感。

當然,殷郊也不敢多看,目光很快又轉移到了紂王的身上。

面對紂王的質問,殷郊回道:「父王,若是兒臣在母后危難之際,卻不敢出手相助,便如同面對父王危機之時,而袖手旁觀一樣,枉為人子。」

聽他這麼一說,紂王心中之怒火,反而降低了幾分。

二人畢竟有着父子血脈之情,殷郊此言也是有情有義。

讓紂王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