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準備施刑的人等聽了殷郊的怒吼,也是左右為難。

東宮太子可是未來的人皇,若是現在得罪,以後還如何相處?

一旦等太子繼位,他們也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可是,聖上的旨意,他們又不得不遵守。

也就在這個時候,殿外又有一宮女踏步而入。

正是蘇妲己的貼身女婢:鯀捐。

蘇妲己也正是通過她,傳密信給費仲,與費仲合謀,陷害姜皇后。

在她的身後,還有四名宮廷護衛和三名女婢。

她面色冰冷道:「太子殿下,還是不要參與為好,聖上口諭,速速將太子帶回東宮,不得外出。」

言畢,鯀捐身後的兩名侍衛,不由分說,就一左一右抓住了殷郊的手臂,架着殷郊向殿外而去。

黃娘娘有心阻止,那鯀捐就再次說道:「黃娘娘,聖上說,若是皇后被剜目之後,還不招認,就直接炮烙雙手。」

「什麼?」黃娘娘自知那炮烙是何等遭罪,一旦行刑,定不能活命。

只能淚目中看向姜皇后。

姜皇后卻怒視着鯀捐:「你這賤婢,與那蘇妲己狼狽為奸,蠱惑君王,老天一定不會饒過你們的。」

鯀捐卻輕蔑一笑,左右看了看:「行刑。」

她所帶來的人,自然都是壽仙宮那邊的,早就已經被蘇妲己收買控制。

對姜皇后可沒有半點客氣。

原本,蘇妲己還想着多折磨姜皇后一段時間。

可九間殿那邊卻傳來消息,說西宮的黃娘娘居然要將姜環帶入西宮審問。

雖然姜環也算是費仲的死士,可萬一出現意外,蘇妲己的計謀可就無法得逞了。

必須要趁紂王還在盛怒之中,儘快殺死姜皇后。

哪怕殺不死,也要毀其容貌,讓她以後沒臉見人,更沒辦法侍奉君王。

也就無法再討紂王歡喜,更無法當這後宮之主。

當即,就有兩名健婦左右按住姜皇后,另一宮女取來刀子,便要挖掉姜皇后的右眼。

殷郊見此,更是怒不可遏。

他雖然是穿越者,可是,卻全盤接受了原主的感情和記憶。

哪怕在前世,每當看封神演義的時候,也是對這個賢良淑德、品貌端正的姜皇后,頗為同情。

不由得怒吼一聲:「給我住手,否則,我誅爾等九族。」

那正準備剜眼的健婦,聽此一言,手就是一哆嗦。

這可是太子。

哪怕真的剜了皇后的眼睛,將來太子報復起來,自己豈能承受?

那鯀捐見此,怒罵一聲:「難道太子想要抗旨不成?」

「老子今天就抗旨了。」

說著,他便突然將身邊一名甲士的佩劍給拔了出來。

那行刑的健婦見此一幕,嚇得接連倒退,癱坐在地。

可是,殷郊的攻擊目標,卻根本不是她,而是鯀捐。

抬起青銅劍,對準她就刺了過去。

鯀捐雖然是蘇妲己的心腹,但卻也只是個普通的女流之輩,根本就不會武功。

而殷郊卻不同。

不但體格高大,平日里也是舞槍弄棒,再加上飲食又很好,氣力甚至比許多宮廷護衛都好。

面對他的攻擊,鯀捐也只能驚叫一聲:「呀!」

黃娘娘也被嚇了一跳,驚呼出來:「太子住手!」

可惜,已經晚了。

殷郊一劍刺穿了鯀捐的身體。

鯀捐躺倒在地,滿臉不甘地盯着殷郊。

到死,她都不相信太子居然敢殺自己。

此女可是蘇妲己的心腹,殺了她,便斷了蘇妲己的眼線。

至於留着她,來對付蘇妲己,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蘇妲己可是千年的狐妖,其背後,更是女媧娘娘做後盾。

而鯀捐的死,也使得大殿立即就寂靜一片。

一時間,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至於該如何懲罰太子,也不是他們所能做主的。

對於這幫人,殷郊沒有理會。

此時的他,也是雙眸赤紅。

因為這也是他第一次殺人,難免被這股血腥味刺激到了。

可讓他意外的是,他發現這鯀捐的屍體上,居然浮現出了一個拳頭大的紅色能量球,上面顯示着「氣血+1點」的字樣。

殷郊下意識,就用手去觸碰了一下。

這紅色能量立即就化作了一股能量,宛若一條氣蛇,鑽入了他的手臂。

「嗯?」

殷郊就感覺體內傳來一股暖意,力量增加了少許。

與此同時,他腦海之中的水晶珠,也彷彿染上了紅色,變成了一個紅色水晶球。

「嗯?這是怎麼回事?這水晶珠到底是什麼東西?」殷郊如此暗道着。

「我誕生於開天之前,也是諸天萬界中僅有的一顆天道珠。」寶珠之中傳來了一道空靈的聲音。

「這麼牛掰嗎?居然還有靈性?你的功能是什麼?」

「生靈死亡,必然伴隨着氣血或者法力的消散,而我則可以輔助主人,從亡者的身上,截取一部分即將消散的氣血或者法力,天道珠裏面也會出現相應的具現物,以作為等級上的標識。」

「哦?那我是不是可以去挖墳了?」殷郊道。

天道珠之上出現了幾條黑線:「死亡時間必須在一炷香(半個小時)以內,否則,主人就無法獲得好處。」

「你這是要我去殺生?」

「也可以是別人所殺!」

「這還差不多,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用處?」

「主人還有機會,從死者的身上,撿到道術、仙法,但這種情況是隨機的,不一定每一次都有收穫。」

「明白了,也就是說,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去撿?」殷郊反問。

「是的。」

弄明白天道珠的用處之後,殷郊也很是興奮。

有了此物,自己也相當於擁有了依仗。

結束溝通之後,他就將注意力,又放在了四周人等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