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雲龍穿越殷商太子小說試讀全文版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在奔走的同時,殷郊也將注意力,集中在腦海裏面的那顆水晶珠之上。

這種情況很奇怪,就如同可以內觀一般。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水晶珠。

體積也就只有乒乓球大小,無任何的動靜。

他有種感覺,此物絕對不簡單。

只是因為時間緊急,殷郊暫時還無法去探索它的具體用處。

很快。

他就來到了姜皇后所在的中宮大門口。

深吸一口氣。

看着院內的情況,再次暗道:「既來之則安之,此生,就讓我和你們這些仙人們斗一斗吧,以後,我便是殷郊。」

說著,他也踏步而入。

巧合的是,剛入院中,便發現有宮廷侍衛,已經帶着姜皇后,向大殿之中走出。

「母后!」殷郊脫口而出。

姜皇后年紀也不大,也就三十齣頭。

品貌端正,賢良淑德。

一看殷郊來了,她也蹙起眉頭:「郊兒、你怎麼來此了?」

「母后,他們是不是要帶你去西宮黃娘娘那裡?」殷郊問道。

姜皇后點了點頭。

對此,她也頗為疑惑,不知道紂王派人將她帶往西宮所為何事。

殷郊自然知道,這是西宮的黃娘娘,接到了紂王的旨意,要她來審問姜皇后。

而黃娘娘,便是黃飛虎的親妹妹。

若不是自己穿越而來,姜皇后很快就會被剜了眼睛,然後被炮烙雙手而亡。

來也來不及解釋,強行鎮定道:「母后,我與你同去。」

「嗯,也好!」姜皇后並沒有多想。

押送她的侍衛們,只是微微皺眉,卻也沒有阻止。

便帶着母子二人,一起離開了中宮。

不過片刻。

眾人就入了黃娘娘所在的西宮。

只是,在殷郊企圖跟着姜皇后一起進入大殿之後,卻被侍衛阻攔了下來。

殷郊無奈,只能站在殿門口,眼睜睜看着姜皇后,被「請」入了大殿之中。

「妹妹,陛下派人將我弄到這裡,所為何故?」姜皇后疑惑道。

聽此一言,黃娘娘就知道姜皇后應該還被蒙在鼓裡。

輕嘆一聲,將紂王所發來的聖旨,遞了過去。

姜皇后打開一看,頓時就臉色煞白,癱坐在了地上。

拿着聖旨的雙手,都在接連顫抖着。

黃娘娘這才開口道:「姐姐,聖旨道你命姜環弒君,企圖讓你父東伯侯姜桓楚篡位成湯天下,事關重大,失夫妻之大義,絕元配之恩情,這可是當夷九族的大罪,你可有何話說?」

姜皇后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淚如雨下:「我姜氏素秉忠良,皇天后土可鑒我心,今不幸遭人陷害,還希望賢妃妹妹鑒我平日所為,替我作主,雪此冤情。」

黃娘娘黛眉緊蹙,有些不知該如何審問下去了。

她與姜皇后已經相處多年,雖說不是情同姐妹,卻也相互了解。

深知姜皇后根本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倒是那蘇妲己,自從進宮之後,朝堂之上就災禍連連。

她輕嘆道:「姐姐,我也知你冤屈,可是卻根本幫不上什麼忙,我也只能儘可能延緩一段時間,姐姐還是儘快想辦法吧,若是時間久了,陛下肯定會派人來催促的。」

姜皇后哭泣道:「事到如今,陛下不願意見我,我還能如何分辯?可憐我那兩個年少無知的孩兒,若是我真的遭遇不測,還請妹妹可以保全我這兩個孩兒。」

黃娘娘也只能沉默。

殿外。

殷郊的目光也在掃視着那些押送姜皇后的太監和侍衛們。

這些人裏面,絕對有蘇妲己的人。

那蘇妲己可是擁有法力的妖精,想要控制一兩個人,成為她的眼線,太簡單不過。

他殷郊,以及宮裡的這些人,都不過是凡人一枚。

金手指暫時也靠不住,正面抗衡,根本就不可能斗得過。

所以,他殷郊必須要借群臣的力量。

不求扳倒狡猾的蘇妲己,只需要將姜環的身份給挑明,還姜皇后一清白即可。

「楊容,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殷郊暗道一聲。

想到這裡,殷郊就高聲喊道:「黃娘娘,我有話要說。」

黃娘娘正愁着接下來該如何審問,一聽殷郊此言,便也抬頭看向門外。

微微蹙眉,道:「讓太子進來。」

執殿官無奈,只能放殷郊進入大殿。

殷郊道:「黃娘娘,想要弄清楚事情真相,並不困難,只要將那姜環壓來,我問上幾句話,您便能知曉誰是誰非。」

「姜環現在何處?」

黃娘娘看向了那些執殿官。

「回娘娘,姜環此時應該已經被推到了午門外,等待問斬了。」

黃娘娘一聽,也有些急切道:「那你們立即過去,將姜環給我提過來。」

「是。」

執殿官帶人離去。

黃娘娘本就是奉旨查案,自然有提審姜環的權利。

只是,執殿官離開不久,壽仙宮也已經又向西宮發出了聖旨。

西宮的黃娘娘接旨之後,則是神色愕然,雙手顫抖。

因為旨意上要求,若是皇后不招供,要即刻剜去一目。

再看向姜皇后,黃娘娘頓時就淚如雨下:「我的皇姐姐,那妲己定是你百世冤家,蠱惑了君王,若是你再不招供,便要立即剜你一目,給君上送去啊,妹妹我已經無法再拖延下去了!」

姜皇后也哭泣道:「妹妹,我生平頗知禮教,怎肯認此大逆之事,貽羞於父母,得罪於宗社?況妻刺其夫,有傷風化,敗壞綱常。令我父親作不忠不考之奸臣,我為辱門敗戶之賤輩,惡名千載,使後人言之切齒,豈可草率認罪。」

不等黃娘娘回話,那傳旨官便冷笑一聲:「皇后,既然你還不認罪,那就別怪我等無情了,這可是陛下的旨意,來人,立即剜去一目。」

當即,就有幾名侍衛,從殿外走了進來。

殷郊心中焦急,只希望儘快帶來姜環。

此時一看這麼快就要剜目,他也顧不得其它,怒吼一聲:「我看誰敢剜我母后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