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手掌生死,一劍斷萬古蘇銘淵天焱小說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真武閣外,已經聚集了數百人,包括蘇瓊雯在內,都緊緊盯着黑色塔樓上那一盞盞塔燈。

當看到連赤龍樓主管袁青大人都被驚動之後,他們都意識到正在闖真武閣的那位,肯定有什麼非凡之舉。

果然,他們看到一盞盞塔燈接連亮起。

第九層、第十層、第十一層……

到最後,更是直接第十四層的塔燈都亮起。

所有人都驚呆了。

偌大的廣場上,也變得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他們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驚駭與不可思議當中。

「第,第十四層……」蘇瓊雯張了張嘴。

她原本看到蘇銘淵闖第八層用的時間比較久,下意識覺得蘇銘淵連第九層都闖不過去的,可誰想……

他卻不知,蘇銘淵在闖第十二層之前,根本就沒怎麼認真,都是隨意的出劍在『戲耍』那些戰傀罷了,所以用的時間才會稍微長了些。

「真武境,能闖過真武閣第十四層,代表他的技藝已經媲美甚至已經超越一般的破虛境強者了,這等技藝上的絕世天才,整個天焱皇朝當代怕都再找不出第二個來。」旁邊也有人驚駭道。

而這時,真武閣上亮起的十四盞塔燈同時熄滅,真武閣的塔門也已經打開。

「快看!」

「他出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齊刷刷看向塔門的方向。

嗖!

虛空之上那道身影也直接落在塔門前。

蘇銘淵剛走出真武閣,立即便察覺到無數道火辣辣的目光。

這些目光的確是『火辣辣』,有着毫不掩飾的震撼、敬畏、還有妒忌。

真武境闖過真武閣第十四層,簡直匪夷所思。

「小友,你好。」一頭白髮的袁青站在蘇銘淵面前,一臉溫和笑意,「老夫袁青,是赤龍樓在永寧郡內的主管。」

「袁青主管。」蘇銘淵點頭。

「不知小友名諱是?」袁青問道。

「劍一。」蘇銘淵道。

這是他在決定闖真武閣之前,就已經想好了的。

「劍一?」袁青內心一動,立即明白這僅僅只是一個化名,知道蘇銘淵並不打算暴露身份,自然不再多問。

「小友闖過了真武閣第十四層,如此表現,有資格得到我赤龍樓的『地級』令牌。」袁青將一枚燙金的令牌遞到蘇銘淵面前,這令牌上也龍飛鳳舞的寫着『赤龍』二字。

「地級么?」蘇銘淵眉毛一挑。

赤龍樓,有『天地玄黃』四種不同級別的令牌,代表着在赤龍樓內擁有不同的權限。

其中『黃級』令牌權限最低,但也能請赤龍樓幫忙做些小事。

而最高層次的『天級』令牌,權限可就大了,正常情況下,『天級』令牌的擁有者是可以直接要求進入天焱皇朝最高級別的『天才集中營』內修鍊的,可以無償得到天焱皇朝大量資源的栽培。

不過『天級』令牌太難,只有闖過真武閣第十五層,或者是在化海境時,闖過尋龍塔第三層才能得到,那種天才就算在整個天焱皇朝內,也是數年甚至數十年才有可能出現一個。

蘇銘淵闖過真武閣第十四層,雖然已經非常令人震驚,但距離『天級』令牌的要求,還是差些。

「地級令牌,已經足夠了。」蘇銘淵接過令牌,內心頗為歡喜。

「小友,按照規矩,你得到了地級令牌,那在我赤龍樓內就擁有極高的權限,你若是有什麼事需要我赤龍樓出面協助的,或是需要一些資源寶物,可以儘管提出來,只要在你的權限範圍內,我赤龍樓都會滿z足。」

袁青微笑着,「不過,我赤龍樓不會對你的成長過程進行干涉,也就是說,你在成長途中若是遇到危險,或是有什麼仇敵,我赤龍樓並不會出面。」

「我明白。」蘇銘淵點頭。

赤龍樓確實不會幹涉天才們的成長,確切的說,對赤龍樓來說,一些適當的危險,或是潛在的敵人,反而是對這些天才們的磨練,所以才不會理會。

「我現在倒的確需要一些極品聚靈丹。」蘇銘淵道。

「極品聚靈丹?」袁青笑了。

極品聚靈丹,因為品階高,煉製幾率極低,所以才顯得非常珍貴難得,可實際上極品聚靈丹只對真武境武者有用,對化海境以上武者,用處就有限了。

所以在天焱皇朝高層強者眼中,極品聚靈丹根本不算什麼珍貴的資源,以蘇銘淵現在的『地級』權限,要一些極品聚靈丹,自然沒什麼問題。

「不知小友要多少枚?」袁青問道。

「二十枚吧。」蘇銘淵道。

他也沒想多要,二十枚極品聚靈丹,足夠他在真武境中肆意揮霍了,而等他突破到化海境,這極品聚靈丹就沒什麼用了。

袁青則是立即吩咐起赤龍樓的執事來。

「小友稍等,老夫已經令人去準備了,很快就會將丹藥送過來。」袁青道。

「有勞了。」蘇銘淵微微一笑。

而就在這時……

「這位先生。」一道倩影走了過來。

「雯姐?」蘇銘淵面色古怪,來人正是蘇瓊雯。

「蘇家蘇瓊雯,懇請先生指點一二。」蘇瓊雯雙手抱劍,躬身行禮,姿態放的極低。

周邊頓時一陣騷動。

他們都不由讚歎,蘇瓊雯,真有勇氣啊。

要知道,眼前這個叫『劍一』的神秘劍客,剛剛可是闖過真武閣第十四層的,他的劍術在整個天焱皇朝真武境中,怕都找不出第二了,而蘇瓊雯連第九層都闖不過去,兩者差距太大太大了,差了好幾個等級。

差距如此之大,按道理只有仰視的份,可蘇瓊雯卻敢上前懇請對方指點。

……

蘇瓊雯依舊躬着身,絕美面容下銀牙輕咬。

她也知道,自己現在上前是有些唐突,可她還是鼓足了勇氣。

畢竟,她也是用劍的,而對方劍術之高,是她生平僅見,起碼蘇家之內是絕對找不出第二個有如此高劍術水準的,她實在不想錯過這次能當面請教的機會。

蘇銘淵則是頗為古怪的看着蘇瓊雯,半響卻是點頭,同時壓低了聲音,「好,我答應你。」

蘇瓊雯頓時一喜。

旁邊眾人,包括袁青都是一陣詫異。

他們都沒想到,這位明顯已經有着超然地位的『劍一』先生,竟然真的會答應指點。

「呼!」

蘇瓊雯輕吐了口氣,先是退開了一定距離,同時拔出長劍,「先生,你修為是真武八重境,那我也會將力量壓制在這一層次。」

「儘管出手吧。」蘇銘淵卻是輕鬆愜意。

嘩!

蘇瓊雯出劍了,一道絢麗的劍影亮起,周邊空氣當中都彷彿出現了朵朵雪花飄落。

「飄雪劍術?」蘇銘淵笑了。

蘇瓊雯施展的正是蘇家的飄雪劍術,而對這一劍術蘇銘淵可熟練的很。

一道道劍影,彷彿飄動的雪花接連襲殺而來,蘇銘淵只是站在那裡,很隨意的出劍,沒有施展任何劍術,就是簡單的揮砍,卻都恰當好處的直擊那『雪花』的破綻,令那一道道『雪花』潰散開來。

「好厲害!」

蘇瓊雯驚嘆,跟着便立即施展飄雪劍術中最強的一劍……斬雪式!

斬雪式,共九劍,一劍比一劍快。

蘇瓊雯修習這門劍術數年,已經可以接連斬出八劍。

他深知眼前這『劍一』在劍術上的恐怖,所以直接全力以赴,八劍齊出。

可結果,蘇銘淵依舊站在原地,一步都不曾跨出,還是那般簡單的出劍,接連幾道撞擊聲響起,那奇快的八道劍光便全部被他擋下。

「這麼簡單,就把我的斬雪八劍給擋下了?」蘇瓊雯一陣不可思議。

「把你最強的劍術用出來吧。」蘇銘淵開口道。

「先生,你小心了。」

蘇瓊雯面色有些紅潤,跟着身形卻是直接掠起,居高臨下,絕美的身影彷彿鳳凰臨世,手中長劍也順勢劈出,嘩的一聲光芒暴漲。

「好美!」

周邊觀戰之人都看的有些陶醉。

「鳳臨劍?」蘇銘淵目光微眯,「可惜,只是第一式。」

鏘!

一道交擊聲響起,蘇瓊雯手中的劍已經脫手,同時一道鋒利的劍鋒也已經抵在她玉頸之前。

「這,這就敗了?」蘇瓊雯感受到玉頸前的那抹冰冷,內心震撼。

而蘇銘淵此刻卻是冷漠道:「粗劣,太粗劣了!劍術本身很強,可從你手中施展出來,卻一塌糊塗,重形輕意,只注重劍招形式,卻忘了劍術中蘊含的劍術本質,施展時看起來是很美,很令人陶醉,可卻一點用處都沒有!」

「好好想想吧!」

說完,蘇銘淵便收劍,轉身離開。

「重形輕意?只注重劍招形式,卻忘了劍術本質?」蘇瓊雯腦袋則是一陣轟鳴,彷彿被一道雷電劈中了一般。

半響,她才重新回過神來,旋即恭敬朝蘇銘淵躬身,道:「多謝先生指點!」

聽到這話,背對着蘇瓊雯的蘇銘淵不由摸了摸鼻子,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想起,小時候這蘇瓊雯可是經常摸着他的腦袋,說以後會照着他的怎樣怎樣的,可現在……

「若是讓雯姐知道,他口中的先生就是當初被他經常摸頭的那個小傢伙,不知會是個什麼表情。」蘇銘淵心底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