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手掌生死,一劍斷萬古蘇銘淵天焱小說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夜晚,月光皎潔。

「公子,你今日擊敗洪方的事,在家族內都已經傳開了,蘇家的很多子弟包括一些長輩都對你頗為讚賞,還有人說你雖然在禁魔牢獄中耽擱了三年,可一身天賦,並沒有落下太多。」紅衫有些激動道。

蘇銘淵不由一笑。

擊敗一個洪方,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家族對他的態度。

三年前那件事,讓整個家族對他有着一股很大的怨氣,今日之戰,雖然不能讓這股怨氣就此消散,可起碼也能讓家族眾人對他多少提升些好感。

畢竟,這個世界,敬重強者。

而他能以初入真武八重境修為,就正面擊敗八重境巔峰的洪方,單單這份能耐,就已經能讓不少蘇家子弟為之欽佩了。

「區區一個洪方,在這之前我連他名字都不知道,根本無關緊要,倒是那趙凌……」蘇銘淵目光眯起。

趙凌,真武十重境巔峰的修為,且還算得上是一個天才,戰力極強,據說跟化海境比起來都不逞多讓。

而他,僅僅初入真武八重境,兩者修為上差距太大了,除非他不顧後果施展神滅秘術,否則現在的他,確實沒把握能夠取勝。

他要在劍令爭奪戰上勝過,甚至擊殺趙凌,那他的修為,起碼得達到真武九重境,乃至九重境巔峰才有可能。

可距離劍令爭奪,僅僅半個月時間,就算他修鍊血脈傳承功法,修鍊速度比常人快上數十倍,他也很難將修為提升到那個地步。

「若是能有丹藥輔助修鍊,或許還有這個可能。」蘇銘淵嘀咕着。

第二天清晨,蘇銘淵便去了蘇家的珍寶閣,掌管珍寶閣的是蘇家一位長輩。

「少公子,非常抱歉,若是普通的聚靈丹,老夫倒是可以給你幾枚,可極品聚靈丹……家族內本就沒有幾枚,且因為劍令爭奪即將到來,家主早就命老夫將這僅有的幾枚極品聚靈丹給出去了。」這位長輩道。

「給出去了么?」蘇銘淵眉頭微皺,但也並不感到意外。

蘇家自從沒落之後,家族擁有的資源早已經無法與三年前相比。

像這極品聚靈丹,要是鼎盛時期的蘇家每年都能弄到不少,但現在一年下來也就能弄到十幾枚罷了。

且因為劍令爭奪戰到來,蘇家的最高層,包括他父親都無比重視,早就將這幾枚極品聚靈丹分出去,給了蘇家那幾位實力最強,最有希望與趙凌爭鋒的子弟,去給他們儘可能的提升修為。

至於蘇銘淵……可沒人會認為一個剛從禁魔牢獄當中被釋放出來的人,能夠替蘇家去與那趙凌爭鋒。

即便昨日他擊敗了洪方,可後者僅僅只是一個真武八重境巔峰而已,家族之人也只是覺得蘇銘淵頗為厲害,還具備不俗的天賦,可還是沒人會認為蘇銘淵能威脅到趙凌的。

「家族沒有極品聚靈丹,那就只能去那個地方了……」蘇銘淵沉吟着,很快他便獨自一人,離開了府邸。

……

永寧郡郡城,最中z央的位置,屹立着的兩座巍峨的黑色塔樓,彷彿兩尊高大的巨人俯瞰着整個城邑。

這兩座黑色塔樓便是天焱皇朝內威名赫赫的赤龍樓所在。

赤龍樓,是數百年前天焱皇朝的開朝國君親手創建的,遍布全國。

天焱皇朝三十六州,每一州每一郡,都會有一座赤龍樓,而創建赤龍樓的目的,有兩個。

其一:監察天下(天下指天焱皇朝境內)。

天焱皇朝各州各郡,任何角落但凡有一點風吹草動,赤龍樓都會第一時間知曉隨後直接上報國君。

其二:網羅天下英才。

赤龍樓內有天下皆知的真武閣與尋龍塔兩座塔樓。

真武閣,主要針對真武境武者技藝方面的考核,共十五層,而只要能闖過第十層的真武境,在整個天焱皇朝內�陸塵李清瑤�就足以稱得上是天才了。

尋龍塔,針對化海境武者,考驗的是綜合實力,雖然只有三層,可任何一位化海境,只要能闖過第一層,就是第一等的天才。

而若是能闖過第二層,那就是一等一的頂尖天才,這種天才在同一時代整個皇朝怕都只有三四十人,平均下來,一州才會出現一個。

至於第三層……化海境闖過尋龍塔第三層的,可以稱之為絕世妖孽,這種妖孽天焱皇朝數年乃至數十年出現一位,其罕見程度,比之那些傳說中的血脈覺醒者,還要高。

兩座巍峨的塔樓前,那尋龍塔難度太高,闖的人很少,倒是那真武閣,平日里來闖的可就多了。

此刻在真武閣塔樓前,就站滿了上百人,除了一些來看熱鬧的人之外,大多都是一些對自身實力有一定自信的真武境武者,而現在在真武閣內闖的是一位真武九重境武者,他已經接連闖過了七層,可第八層,他僅僅只是上去沒多久,就落敗被送了出來。

「九重境修為,闖過第七層,不錯了。」

「很多真武十重,都闖不過第七層。」

周圍人議論着。

真武閣中的考驗,只針對技藝,與修為並無太大關係,普通真武境,闖過第五層,算是正常水平,闖過第六層、第七層,就算是技藝比較不錯的,而闖過第八層跟第九層,那就算是非常厲害的角色了。

呼!

一道倩影,出現在真武閣塔樓下。

修長的身形,配合一身勁裝,手持長劍,英姿颯爽,加上絕美清冷的面容,一出現立馬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是她,蘇瓊雯。」

「蘇家那位高傲的大小姐, 她又來闖真武閣了。」

「這已經是她今年第六次來闖真武閣了吧?之前幾次她都是闖過了第八層,在第九層掙扎許久失敗,這次來,又是想闖過第九層?」

塔樓下不少真武境已經將這女子給認出,不由揶揄起來。

闖真武閣,只要真武境修為就行,沒什麼別的要求,所以永寧郡內很多真武境都會來這闖,有的為了儘可能技藝或是磨練自己,每年都會多闖幾次,這蘇瓊雯就是其中之一。

「雯姐。」

在人群的角落,戴着斗笠,遮掩了面容的蘇銘淵微微抬頭,看着前方的倩影。

蘇瓊雯,是他的堂姐,比他大了兩歲,小時與他關係極為親近,只是近些年,迫於門客派系的壓力,蘇瓊雯一直在外歷練提升實力,如今單看修為,蘇瓊雯明顯已經跨入真武十重境。

蘇家直系子弟當中,有資格在劍令爭奪戰上,與那趙凌一爭長短的除了公認的蘇青鴻之外,就是蘇瓊雯了。

「真武閣……」蘇瓊雯凝視着前方那高聳着的巍峨塔樓,「我在外歷練一月,劍術上有所精進,這次無論如何一定要闖過第九層,不然,連真武閣第九層都闖不過,何談在劍令爭奪戰上擊敗趙凌!」

趙凌,不僅修為早已經達到真武十重境巔峰,且一年前闖真武閣的時候,直接闖過了第十層,得到了赤龍樓的認可,得到了赤龍樓的『黃級』令牌。

而她,雖然也是真武十重境,但距離巔峰,卻還差上不少,修為已經比不上了,若是技藝上,連真武閣第九層都闖不過的話,那她與趙凌的差距,就太大了。

蘇瓊雯很快就進入了真武閣內,其跟之前五次一樣,她一上去就比較輕鬆的闖過了第一到第七層,等到了第八層,她花費了一些時間,也闖過了,之後進入第九層。

在第九層,她施展了渾身解數,鏖戰了許久,但最終,還是失敗。

從真武閣走出來時,蘇瓊雯身形都有些輕微顫抖,朱唇輕抿,滿臉的不甘,「我竭盡全力,可還是失敗了,連第九層都闖不過去,趙凌那怪物,到底是怎麼闖過第十層的!」

在真武閣外聚集着的大量真武境們,看到蘇瓊雯敗在了第九層,也都唏噓不已。

就在蘇瓊雯準備離開時,一道身影卻從她身旁走過。

「嗯?」

蘇瓊雯下意識看了眼,內心卻是一動。

這人,雖然戴着斗笠遮掩了面貌,可從她身邊走過時,卻令她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種熟悉,甚至是親近的感覺,這種感覺讓蘇瓊雯疑惑。

「這人是誰?看上去不過真武八重境的修為,他也是來闖真武閣的?」

蘇瓊雯本來已經打算離去的,但現在停留了下來。

而讓他熟悉的那道身影,此刻已經進入了真武閣內。

真武閣第一層。

蘇銘淵站在那,看着前方空地上站着的足足十尊戰傀,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五年前,我第一次闖真武閣,那時不過十三歲,雖竭盡全力,但還是敗在了第十層,後來兩年我劍術又提升了不少,那時我估摸着自己闖過第十層應當比較輕鬆了,但這三年……我血脈覺醒,悟性大幅度提高,甚至能根據一門劍術自行衍化出更高深的劍術劍招。」

「現在的我,劍術比之當年提升太多了,我若是全力以赴,不知能闖過多少層?」

蘇銘淵內心有着一絲期待。

真武閣考驗,不看修為,只看技藝。

而這技藝,說白了,就是蘇銘淵的劍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