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手掌生死,一劍斷萬古蘇銘淵天焱小說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杭叔。」

蘇銘淵來到演武場中z央,朝站在那的一名灰衣中年微微行禮。

這灰衣中年名叫蘇伯杭,化海圓滿修為,負責主持這次劍令爭奪戰的考核,論輩分也是蘇銘淵的堂叔。

「蘇銘淵,你是來參加考核的?」蘇伯杭看着蘇銘淵的神色卻頗為的複雜。

「是。」蘇銘淵點頭。

「規矩你應該都知道,參加考核最低標準,要具備真武八重境修為。」蘇伯杭道。

「真武八重境,我有。」蘇銘淵淡淡開口,跟着身形一震,一股強橫的靈力當即席捲開來。

這股靈力氣息,很明顯已經達到了真武八重境。

「他,他竟然真的達到了?怎麼可能?」

在旁邊一直看着的趙青,此刻卻是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難以置信,「不可能的,三天前他跟我交手的時候,明明還只是初入真武七重境門檻,怎麼短短三天,就跨入八重境了?」

他覺得不可思議。

畢竟,尋常人要從真武七重境,跨入八重境,少說也需要�陸塵李清瑤�修數月乃至大半年時間,可蘇銘淵竟然只用了三天?

開什麼玩笑!

「趙青,你不是說三天前他才初入真武七重境么?」旁邊的洪方也皺起了眉頭。

「我怎麼知道?」趙青臉色鐵青,但很快他又冷笑起來,「哼,就算他修為突破達到了八重境又如何?很明顯他也只是剛剛突破而已,想要通過考核,也沒那麼容易。」

劍靈爭奪戰的考核,真武八重境修為,只是最低要求。

可能否通過考核,還得另說。

就比如他趙青,也是真武八重境修為,剛剛就沒能通過。

他無法通過,那同樣剛剛突破的蘇銘淵,就能通過了?

演武場中z央,蘇銘淵單手持劍,看着這次考核自己的對手,一尊身高超過兩米,手持長棍的人形戰傀,雖然是傀儡,但實力也不容小覷,剛剛那趙青就是被這戰傀給一棍砸飛了出去。

「蘇銘淵,你要做的,就是施展你的渾身解數,在這尊戰傀的攻擊下儘可能支撐着,只要撐過二十五息,就算通過考核。」蘇伯杭說道。

「知道。」蘇銘淵點頭。

「開始吧。」

蘇伯杭一揮手,那尊人形戰傀立即抬手,揮動着那柄足以近兩米長的黑色長棍,直接朝蘇銘淵砸來。

簡單、粗暴!

蘇銘淵則是很隨意的出劍,與那長棍正面碰撞在一起,卻是拼了個勢均力敵,甚至蘇銘淵還略微處於上風。

蘇銘淵也並不意外,這戰傀本來就是這樣,一開始是很弱,比起那些初入真武八重境的修鍊者,還要弱上不少,可戰傀的實力卻是一直在提升,在變強的。

雖然這戰傀並不懂得施展什麼厲害的棍法或武技,就只是簡單的揮棍,可那長棍的力量卻會越來越驚人,速度也會越來越快。

面對這種純粹只知道依靠自己速度力量,施展『笨拙』攻擊的戰傀,蘇銘淵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就一開始碰撞了一下,隨後就直接依靠身法避戰了。

而在周邊觀戰的眾人看來,蘇銘淵……太靈活了。

那戰傀力量速度是在不斷的變強,可至始至終竟然都沒法碰到蘇銘淵的衣角。

「這小子……」趙青面色難看至極。

他原以為蘇銘淵也跟他一樣,在那戰傀手中支撐不了多久就會落敗,可現在,蘇銘淵都已經在戰傀手中支撐了二十來息了,卻依舊給人感覺遊刃有餘的樣子。

「是身法。」

洪方此刻目光也是微微眯起,「這蘇銘淵施展的應該是蘇家六大一流身法中的千葉幻身,而且看樣子應當已經掌握至大成了,有這樣的身法在,他起碼可以在那戰傀手中堅持超過三十息以上,這考核,對他沒什麼難度。」

考核的規矩,只說在那戰傀手中能堅持二十五息不敗就可以了,沒說通過什麼方式,蘇銘淵雖然一直依靠身法避戰,但只要他沒落敗,堅持到二十五息,自然也算是通過考核的。

「洪方,幫我個忙。」趙青壓低了聲音,「待會等這小子考核結束後,你上去替我教訓他一頓。」

「嗯?」洪方看了趙青一眼,可以看到後者此刻滿臉的怨恨。

原本趙青是想等蘇銘淵到來後,親自出手將其蹂躪一翻,從而一雪前恥的,可他沒想到短短三天蘇銘淵修為竟然也提升達到了真武八重境,再看到蘇銘淵又擁有這般厲害的身法,就知道自己依舊不是蘇銘淵的對手。

親自報仇那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請洪方出手。

洪方,畢竟是真武八重境巔峰,且同時修鍊了好幾門厲害的武技,實力極強,就算遇到那些比較弱的真武九重境,都能鬥上一斗的,像這劍令爭奪戰考核,蘇家所有參加考核的真武八重境裡邊,這洪方在那戰傀手中堅持的時間是最久的,足足四十一息。

由他出手,教訓一個蘇銘淵,應當是輕而易舉。

「可以。」洪方也多做考慮就答應了下來。

畢竟兩人關係本就不錯,且都屬於同一派系,又有趙青父親跟他大哥趙凌的關係在,教訓區區一個蘇銘淵,舉手之勞而已,他沒理由不答應。

「行,那待會就看你的了,也不用太狠,給我打掉他一嘴牙,再斷他條胳膊,就可以了。」趙青陰冷道。

「沒問題。」洪方笑笑。

若是以前,他自然不敢動蘇銘淵這位少公子,可現在嘛……蘇銘淵空有少公子的身份,可實際上就連蘇家自己人對蘇銘淵都痛恨無比,他只要不取蘇銘淵性命,僅僅打掉一嘴牙,卸條胳膊,也不算什麼大事。

而這時候,蘇銘淵也終於在與那戰傀的交手中『落敗』了。

只不過他的落敗,是自己選擇脫離與那戰傀的交戰區域,而他最後在戰傀手中堅持的時間,是三十八息。

「三十八息,距離我的四十一息倒是頗為接近,不過他純粹只是靠着身法避戰才能支撐這麼長的時間,若是正面交鋒,怕是三十息都支撐不了,而我也不是只懂得簡單粗暴攻擊方式的戰傀,他的身法對我可起不了太大作用。」

洪方依舊有着絕對自信,在蘇銘淵通過考核後,便上前,「蘇銘淵,你的身法倒是不錯,有沒有膽量跟我戰上一場?」

「跟你一戰?」蘇銘淵眉頭一皺。

眼前這人,他都不認識。

「怎麼,蘇銘淵,你怕了?」在後邊的趙青開口嗤笑,「若是怕了,你大可跟三年前一樣,找個地方躲起來就是了,哈哈哈~~」

周邊那些門客派系的子弟們,也都紛紛嗤笑起來。

三年前蘇銘淵的『不戰而逃』,的的確確被很多人當成了笑話。

蘇銘淵面色陰寒。

看到趙青那一刻,他就明白了,眼前這洪方應該是趙青特意請來,想找回三天前場子的。

「蘇銘淵,敢不敢,給句痛快話。」洪方似乎有些不耐煩,說話的同時還直接爆發了自己的靈力氣息。

「真武八重境巔峰?」蘇銘淵暗暗搖頭。

他並不是覺得這洪方強,相反而是覺得太弱了點。

都是真武八重境修為,這洪方修為雖然略微高些,可蘇銘淵卻是覺醒了至尊血脈,天賦已然全開的另類存在,他的戰力,又豈是尋常人能夠相比的?

這洪方的實力,根本沒資格當他的對手。

不過,若是用他來檢驗下自己現在能夠掌控的血脈之力,倒是勉強夠用了。

「好!」

「你要戰,那便戰!」

蘇銘淵,應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