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手掌生死,一劍斷萬古蘇銘淵天焱小說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沒多久,蘇銘淵便回到了住所。

「公子,距離劍令爭奪戰只剩不到二十日,按照以往的規矩,但凡參加爭奪戰的年輕一輩子弟,都得提前半個月,通過家族設下的考核,這考核的最低標準,就是修為達到真武八重境,而三天後,就是家族考核的最後期限。」紅衫說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蘇銘淵道。

紅衫乖巧離去。

房間內,蘇銘淵盤膝而坐,腦海當中則是浮現出諸多記憶訊息。

這是蘇銘淵至尊血脈覺醒時,同時出現在他腦海當中的傳承記憶,其中包含了一門功法,一門禁術。

功法,是血脈覺醒者的傳承功法,並沒有名字。

蘇銘淵的血脈雖然已經覺醒了整整三年,可之前他都呆在禁魔牢獄當中,根本沒有修鍊的機會,但他早就將這一門功法的修鍊方式徹底掌握了,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按照這一功法開始修鍊起來。

隨着修鍊……

蘇銘淵立即便感覺周邊的天地靈氣立即以恐怖至極的速度瘋狂朝他匯聚而來,整個空間都彷彿在戰慄。

僅僅片刻,蘇銘淵便感覺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截。

「太快了,這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怕是比我血脈覺醒前要快上數十倍之多。」蘇銘淵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僅如此,蘇銘淵還能清晰感受到,這門功法還大幅度壓縮提升了他自身靈力的質量,令他能瞬間迸發出來的力量,遠比之前要強的多。

如果說之前他以初入真武七重境修為,與那七重境巔峰的趙青硬碰硬處於下風的話,那麼現在的他,即便還只是初入真武七重境,可硬碰硬,比起那趙青來絕對只強不弱。

「怪不得說血脈覺醒者個個天賦異稟了,單單這一功法,血脈覺醒者的修鍊速度就是普通人的數十倍,這如何能比?」蘇銘淵輕嘆。

至於禁術……

這禁術名為《神滅》,這是一種能強行燃燒體內血脈之力,從而令自身在短時間內實力暴增的手段。

當然,作為禁術,這一招施展起來有不小的副作用,只能用來在生死關頭保命之用。

「我原本修為就曾達到真武十重境的最巔峰,只因長時間不曾吸收天地靈氣,修為才會跌落,現在要重新修鍊,肯定輕鬆不少,何況我現在的修鍊速度,比普通人怕是要快上數十倍,三天的時間,應當足夠讓我的修為達到真武八重境了。」

蘇銘淵雙手微微一握,隨後便開始潛心修鍊起來。

一晃,三天過去了。

……

一片巨大的演武場上,站滿了人。

今天是蘇家劍令爭奪考核的最後一天,蘇家不管是直系的蘇姓子弟,還是那些外姓的門客派系的年輕後輩們,很多都來到了這裡,一些實力達到考核最低標準的,都想來碰碰運氣。

畢竟,蘇家劍令爭奪,往往都是數年才會舉行一次,雖說他們大多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能奪得劍令,成為蘇家年輕一代領袖,可單單能參與到這場爭奪當中,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項成就了。

嘭!

一道巨響。

演武場中z央的那尊兩米多高的魁梧身形,蠻橫的一棍,就將參加考核的來自門客派系的趙青給砸飛了出去。

趙青被直接砸到了演武場的邊緣,狼狽的很。

「哈哈,趙青,你的實力還是差了點啊,一般的真武八重境,大多能在這尊戰傀手中堅持到二十息以上,而你卻僅僅只支撐了十八息,你可給我們丟臉了啊。」

看到趙青落敗,旁邊立馬有幾人打趣起來。

「沒辦法,我昨天才剛剛突破達到八重境,境界都還不穩,自然比不上你們,特別是你洪方,你都八重境巔峰了。」趙青起身,有些不滿的看着那幾人。

那幾人沒再多說。

趙青也退到了旁邊,跟洪方几人站在一起,心底則是有些不甘,「可惜了,我若是能早突破幾天,把境界穩固好,再按照大哥說的將那一掌法煉至入門,那今日這考核,我說不定就通過了。」

趙青正在想着,洪方卻忽然湊了過來,「趙青,你說都這個點了,那蘇銘淵,到底還來不來?」

「蘇銘淵?」

一提到蘇銘淵,趙青立即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三天前他敗在了蘇銘淵手中,且被蘇銘淵一巴掌抽飛了一顆牙,這件事早就傳播開了,洪方几人也聽說了。

且他們還聽說,蘇銘淵不僅擊敗了趙青,還揚言要參加劍令爭奪戰,甚至說要在劍令爭奪戰上,斬殺趙青的大哥趙凌。

趙凌,那可是現在蘇家兩大派系年輕一輩裡邊,無可爭議的最強。

至於蘇銘淵,雖然三年前他是第一天才,比趙凌更驚艷,可禁魔牢獄關押了整整三年,誰都知道這位天才,已經廢了。

特別是知道蘇銘淵在與趙青交手時,展露的僅僅只是真武七重境修為……

自然而然的,沒人將蘇銘淵說的話放在心上,甚至不少人還將蘇銘淵當成笑話在看。

像洪方這幾人,今日就是來看蘇銘淵笑話的。

「那蘇銘淵,不過是一個自以為是的蠢貨罷了。」趙青嗤笑道。

「三天前,他跟我交手的時候,修為不過堪堪達到真武七重境,可蘇家的劍靈爭奪考核,最低要求都是真武八重境修為,他連最低門檻都達不到,還揚言要在劍令爭奪戰上與我大哥對決,還要斬我大哥,真是笑話。」

「我現在,倒是很期待他今日能夠到場,他若是敢來,我一定要當著所有人的面,狠狠蹂虐他一翻,一雪前恥!」趙青惡狠狠的想着。

他現在已經突破達到了真武八重境,實力大幅度提升,自認為自己若再對上蘇銘淵,絕對能夠取勝。

畢竟不過短短三天時間,他不認為蘇銘淵修為真的能夠提升多少。

而就在這時……

「嗯?」

趙青看向一旁,那裡正有一道人影緩緩朝演武場中z央走來。

「蘇銘淵,他還真敢來!」趙青面色立即變得猙獰起來。

而此刻在演武場上的所有人,也都紛紛將目光投向了蘇家這位被關押在禁魔牢獄,荒廢了整整三年的第一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