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原本往她這裡來的腳步聲,突然被外面的聲音打斷:「徵公子,角公子有請。」

說話聲停了好久,才聽到宮遠徵回道:「嗯,走吧。」

呼~

【媽耶~她還以為這次又要跟宮遠徵面對面碰上了呢,還好還好。】

「大夫,你這邊幫我處理一下傷口吧。」

「嗯,好的,姑娘,你這傷口有些炎症了,切勿傷口再碰上水了。」

「嗯,好的,麻煩大夫了,我看我住的女客院落離這裡也有些遠,前兩天我這腳還扭傷了,大夫你要不幫我將要換的藥膏給我吧,到時候我就自己處理傷口就是了。」

「可以的,不過姑娘要是想傷口好的快一些,還要配上湯藥才可事半功倍,那這樣吧,擦的膏藥我這邊開一些給姑娘你帶走,湯藥的話,就與每次送往院落的白芷金草茶一起送去就可以了。」

「那好的呀,省的我來回走了,謝謝大夫。」

在醫館將脖子上的傷口處理包紮完之後,王芷若就拿着開好的藥膏,準備回女客院落了,原本是想等侍女月兒一起的,可是傷口都處理好了,也不見侍女月兒回來,她又怕在醫館呆的太久,碰上了宮遠徵,所以就準備自己一人回去了,反正手上有掌事嬤嬤的腰牌,路上碰到侍衛問話也不怕了。

王芷若按照原先侍女月兒,帶着她來醫館的那條路準備原路返回,可惜這路上有點遠,她又有點沒方向感,所以。。。。。她有點迷路了。

【唉。。。。早知道剛剛應該讓大夫小哥送自己一趟的,這現在應該怎麼回去呀,話說宮門裡應該有很多暗衛吧,那。。要不。。。她來溝通一下?】

「那。。。那個有人嗎?各位暗衛大哥,我是女客院落的待選新娘王芷若,剛剛去醫館取葯,現在準備回去,但是我迷路了,能不能幫忙指一下路呀!」

等了好一會兒,四周還是空蕩蕩的,根本就沒人搭理她。

【嘖,這宮門裡怎麼回事?不是說都有暗衛嗎?咋沒人幫一下忙呀?這也太冷血了吧!】

『唰~』

一把鋒利的刀刃,突然搭在了王芷若的脖子上。

【額。。。。不是吧,她就迷路了尋求幫助而已,怎麼就刀劍伺候了!】

「誰(。ò ∀ ó。)。。。。。那個刀劍無眼,有話好說~」此刻一把刀在脖子上架着王芷若的脖子上,那是動也不敢動,畢竟脖子上的傷還沒好呢。

「哦~有話好說嗎?那你來慢慢說說,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架着的刀依舊未動,拿刀的人卻忽然從後面慢慢貼近王芷若的後背,幾乎算是半擁半抱着。

今日出門為了圖方便,衣衫原本穿的就不多,所以此刻背後之人的體溫,從單薄的衣衫上衝擊的傳來,不禁讓她顫抖了一下。

「抖什麼?嗯~」

【靠!後背被靠的這麼近,鼻子里竄入了濃濃的藥草香,再加上這聲音,想也不用想,這不是宮遠徵嗎!】

「徵公子,我這是在藥房拿完葯,準備回女客院落的,誰知走一半便迷路了,我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在哪裡。」王芷若趕緊裝作可憐的樣子回話。

宮遠徵聽後並不說話,只將架在王芷若脖子上的刀收回了。

呼~嚇死她了!

刀是收回了,身後的人卻未退回半步,依舊是緊緊的貼着王芷若得後背。

感覺身後的宮遠徵沒有要退開的意思,王芷若就準備主動退開,腳下剛動一下,就聽到後背傳來低沉嘶啞的聲音:「你再動一下試試,是腿好了是嗎!」

【媽耶!不帶這樣的,這不是妥妥的威脅嗎!意思是說,她要是現在再動一步,就將她的腿打折嗎!】

宮遠徵的威脅很有效,瞬間嚇得王芷若趕緊退回一步,讓自己緊緊貼着宮遠徵的胸膛,動也不敢動。

「呵~」似乎是退回的一步,取悅了宮遠徵,讓他發出了短暫的輕笑。

「還挺乖,你知道嗎?你很像我小時候養的一隻兔子,粉**嫩的,尤其是那雙眼睛,看起來乖乖的,其實小主意多的很。」

【呵呵呵,大哥你說話歸說話,你頭靠那麼近怎麼回事?那說話的熱氣直往她的脖子里鑽,還有那手!(。ò ∀ ó。)幹嘛呢!而且,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怎麼感覺你有點瘋披的感覺?有點讓人害怕呀!!!】

宮遠徵的一隻手,一下子將王芷若的腰環住,另外一隻手則是在王芷若的眼睛上慢慢撫摸,然後手指頭從眼睛滑到鼻子,再到嘴,宮遠徵的手指在王芷若飽滿小巧的嘴邊停留了很久,最後手指滑到了剛剛包紮好的脖子那裡,然後就不動了。

這手指在脆弱的脖子停留的太久,久到王芷若都以為宮遠徵要掐死她。

「徵~公子。。。」王芷若顫抖的詢問。

「嗯?怎麼?」

「我這出來很久了,想來院里的掌事嬤嬤也要着急了,麻煩公子告知一下怎麼走,我好趕緊回去了。」

宮遠徵依舊環抱着王芷若,沒發出任何聲音,在她準備再次打破氛圍的時候,宮遠徵鬆了環抱着腰,退後了一步,突然沒了暖和和的胸膛,微風吹過,還讓她打了個冷顫。

宮遠徵站在身後沒說話,但是那視線卻一直緊緊盯着王芷若瞧着:「在這裡等着,我很快回來,敢先走,你就死定了。」

「啊!不敢不敢的。」

剛剛宮遠徵這莫名其妙的一些動作,弄的王芷若根本不敢再轉身了,就一直保持着這個動作,等着離開的宮遠徵回來。

等了沒一會兒,忽然肩膀上被搭上了一個厚厚的斗篷,斗篷突來的重量,猛的一下子,都讓王芷若腿軟了一下。

「跟上,我送你回去。」宮遠徵冷冷道。

【媽耶~不是,大哥,為啥你要送我回去,你就不能給我指個方向,讓我自己回去嗎!】

看着宮遠徵前方帶路的背影,她是實在沒勇氣說出拒絕的話來,畢竟剛剛經歷了一番生死,她可不想再來經歷第二次了。

之前宮遠徵帶着她回女客院落的時候,走路還挺快的,今天不知是體諒她剛好的腳,還是什麼,這次前方帶路,倒是走的還挺慢的,不過這次,王芷若倒是反而希望宮遠徵走快一些,因為這樣兩人就不用相處太久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