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宮遠徵的強制愛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第3章醫館醒來

【嘖,這2打1呀,真不公平,委屈我們小毒娃了。哎呀,我們小毒娃邊打架還能邊放毒粉呢!可真厲害!!!】

宮遠徵凌空借力,掏出一枚暗器,擲向新娘們,伴隨着爆炸聲,空氣中揚起了一片毒粉。

王芷若透過眼前的毒粉,看到對面的上官淺,云為衫和鄭南衣三人,同時抬起了衣袖遮住了面容,屏住呼吸。

我的天,這三人整齊劃一的動作,這是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們三人是一起的嗎?

咳咳咳,這毒煙嗆人的很,一咳嗽,本來就受傷的脖子現在更是疼,只能憋着,根本不敢再咳嗽起來。

咳嗽憋住了,但是這毒煙也起了效果了,只見裸露在外的皮膚開始變紫,眼前的視線也變得不清晰了。

嗯。。。可千萬別暈呀,她好戲還沒看到呢,迷迷糊糊的王芷若靠在牆邊慢慢坐了下去,生怕等會兒昏迷了直接倒在地上。

「宮遠徵,你在幹什麼!她們可都是待選新娘,你這麼做,也太不計後果了!」

宮遠徵看傻子似的看着宮子羽:「果然是個憐香惜玉的羽公子,她們中間混入了無鋒細作,就該全部處死!她們已經中毒,沒有我的解藥,就乖乖等死吧。」

新娘們聽到宮遠徵這麼說,都絕望的哭了起來,在新娘們的哭泣中,變故發生了,只見鄭南衣已經扣住了宮子羽的喉嚨,而云為衫和上官淺兩人則抱在一起哭泣。

【唉,可憐的鄭南衣,戀愛腦呀。】

王芷若靠在牆邊,看着劇情一絲不差的按照軌跡進行着,雖然後面的劇情她堅持不了繼續看了,但是現在也可以安心的昏了過去。

等王芷若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她現在躺在一張木床上,鼻尖聞到了濃濃的葯香和一陣的『咚咚』的聲音。

嗯?!葯香?『咚咚~』聲?!

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心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王芷若跟個機械人似的,緩慢的『嘎吱~嘎吱~~~』轉過頭,往旁邊看去。

還沒待看清楚呢,就聽到旁邊傳來的一個男聲:「小心一點,脖子不想要了,再次失血過多,你就去見閻王吧。」

嗯?!(ノ ○ Д ○)ノ 什麼?失血過多,原來她之前昏迷不僅僅是因為毒煙呀!怪不得她是新娘里第一個就昏迷倒地的。

入眼看去,一個男子背對着王芷若坐着,看着男子發尾墜着的小鈴鐺,不難猜出,此刻王芷若根本不在女客院落,這裡是宮遠徵的地盤,這個男子是宮遠徵。

宮遠徵緩慢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原先宮遠徵坐在那裡,臉上被窗戶里透出的陽光照耀着,王芷若躺在木床上根本沒法看清此人的樣子。

待宮遠徵走近了,王芷若才看清他的面容,膚色有些蒼白,眼尾狹長,眉眼間帶着一種厭世而陰沉的冷漠,額間帶着精緻的抹額,看起來妖艷又危險。

宮遠徵走到了王芷若面前,發現對方依舊躺在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

「看什麼?!」宮遠徵後退了一步,冷冷道。「你這脖子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嗯~」

「脖子上的這個傷,是我在來的花轎里,原本在欣賞簪子,誰知顛簸時不小心劃傷了自己。」

「哦~就這麼不小心?」宮遠徵邊說邊用手指扶起了王芷若的臉頰,「你最好說的是真的,別不是無鋒的刺客,不然非殺了你不可。」

宮遠徵有些微涼的手指,突然觸碰到王芷若的臉頰,嚇得她往後挪了一下,渾身都起了一些雞皮疙瘩。

「嘖,躲什麼?這麼怕我?怕不是心裏有鬼吧!」

「沒有,徵公子可不要亂說,只是公子突然靠近,嚇了我一跳。」

「哼,最好是,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是誰?我可還沒說我是誰呢!」

「宮門裡幾位公子誰人不知曉,我看自己現在身處地方滿是葯香,再加上公子看起來的年歲,便是猜到您是哪位了。」

「還算是個伶俐的,你叫什麼名字?」

媽耶,宮遠徵問她名字幹什麼?!(ノ ○ Д ○)ノ 嗚嗚嗚~~~她可不想跟主角團們有任何瓜葛呀!

「說話!啞巴了?!你是脖子受傷了,可不是舌頭受傷了!要是不想說話,這舌頭就割了吧!」

「我叫王芷若,白芷的芷,杜若的若。」

「喔~你的名字倒是與我的白芷金草茶的名字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呢!」

「嗯,徵公子說笑了,我哪裡能跟公子的東西相比較呢。」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

王芷若摸了摸脖子上纏着的繃帶:「徵公子,我這邊葯已經上完了,請問公子我是否可以離開了?」

宮遠徵一臉玩味的看着王芷若,然後從旁邊端來一碗葯:「喝了它。」

「徵公子這是?」

「與你名字有淵源的,白芷金草茶。」

王芷若接回宮遠徵手上的茶盞,特意小心的,避免觸碰到宮遠徵的手指,生怕碰到了,惹的這位大爺不爽,到時候給她來個毒藥啥的。

因為脖子現在還挺疼的,所以王芷若端着茶盞也不敢仰着脖子一下子喝掉,只能低着頭小口小口的喝着。

「喝的這麼小口小口的,怎麼怕我下毒?(`Δ´)」

「沒有的事,徵公子不要多想,我這是脖子疼得厲害,不敢喝的太快了而已。」

「喝完了就走吧,我送你回女客院落。」

媽耶,宮遠徵親自送,這要是女主角團看到了,還不得被她們盯上呀!

「徵公子親自送嗎?不用不用的,公子可以隨便找人送我就行的。」

「啰嗦,醫館裏現在哪有其他人送你,還不跟上。」

「哦,好的。」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與宮遠徵爭論什麼了,乖乖跟上就是了,怕要是再爭論什麼,到時候惹的宮遠徵不高興就慘了,而且話說的越多,到時候越讓宮遠徵記得,那怕是麻煩了。

所以回去的路上,王芷若愣是一句話也不敢說了,就是宮遠徵大長腿走路,他那走的一步,自己就要走個三步才能跟上,再加上現在自己穿的還是昨天的新娘服,走路更是限制的很,剛走了沒一會兒,她就已經落後了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