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你們宮家就是這麼對嫁進來的新娘的?我們可是宮門待嫁的新娘,你們就這麼將我們關進這又破又臭的地牢里嗎!來人!快來人!!!」

『**~』姑娘非常憤怒的一直拍打着牢門。

看着對面牢房裡這位非常憤怒的新娘,想來這位說話的就是電視劇里的宋四姑娘吧。

可惜這宋四姑娘毫不畏懼的大膽發言,卻沒有任何人搭理她,鬧騰了好一會兒,這宋四姑娘可能累了,也就又坐了回去。

「姑娘,你沒事吧!你脖子上怎麼都是血呀?」

王芷若還看着對面牢籠的撒潑好戲呢,突然旁邊傳來了問話聲。

額。。。。。

問話的這姑娘不是云為衫嗎!她想幹嘛?作為主角她要對一個小蝦米幹什麼?可別過來呀~

雖然王芷若很喜歡雲之羽里的美女帥哥啥的,可那都僅僅只是在劇外,現在此刻她就在劇內呀,知道葉公好龍嗎!現在她就是!所以求求各位主角團們離她遠一點,她可不想死呀!

「咳咳~~~不礙事的,只是不小心被簪子劃傷了。」王芷若假裝嬌弱的咳嗽了一下,然後輕輕推開了云為衫的手,笑話,能讓云為衫的手碰上她的傷口?!那滿指甲都裝滿了毒粉!

「姑娘怎麼這麼不小心?這傷口看起來還挺深的呢?」

「啊,那個。。。。。」還不待王芷若想什麼借口搪塞過去,就聽到外面傳來了說話聲,看來是宮子羽來了,那剛好不用想理由了。

王芷若假裝被外面吵鬧的聲音吸引了,站起身來走到牢門前往外瞧着,其實王芷若的餘光正偷偷瞥着云為衫,只見云為衫盯着王芷若看了一會兒,然後也假裝感興趣的來到了牢門邊。

站在牢門邊,隱隱約約的聽到外面在說什麼『試藥』,看來來的還真是宮子羽呀,王芷若趕緊小心的往後面退了2步,將更好的觀景位留給其他的新娘。

很快走道里傳來了腳步聲,聲音由遠及近,透過地牢里的火光,王芷若看清了來的人,一位身披金絲黑袍,個子欣長,的濃眉大眼的帥哥,這帥哥長的跟電視劇里的宮子羽一樣,帥氣逼人。

在這宮子羽走過牢門面前的時候,王芷若發現,宮子羽與正抓着牢籠杆子的云為衫兩人正兩眼對望,好似有宿命感一樣。

【喲,這兩人是一見鍾情了嗎?!】

「別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宮子羽背對着云為衫,對着另一邊的牢籠講着話。

啊呀,上官淺這是要上場了!

王芷若激動的用袖子遮住脖子,準備好好觀看接下來的大戲。

只見對面牢籠中的一位新娘抬起了頭,散亂的頭髮輕輕籠着如煙似畫的面容,那一雙眼睛濕漉漉的閃着水光,好叫別人不想憐惜一番呀!

看這個樣子,想來這就是上官淺了,真的是好茶呀!說話怯生生的,聲音里還帶着恐懼意味的顫抖,那小肩膀還一抖一抖的,宮子羽看的眼睛都不知道轉了,嘖嘖嘖嘖~~~

「公子,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們中間混入了一個無縫刺客。。。。」

宮子羽跟新娘們告知實情後,並告訴大家他是過來救人的,讓大家跟他一起走,後面的,就是按照劇情,新娘們全都跟着逃命了,在逃命的路上,云為衫故意落後,讓宮子羽返回去尋找她。

而王芷若等新娘則在暗道邊等着他們二位。

其實等着他們兩位來的這會兒功夫,王芷若是非常想吐槽的,既然宮子羽想放新娘們離開,那現在讓她們等着幹嘛!現在趕緊打開暗道,說不定她都能逃走了。

是的,王芷若自從知道這個是雲之羽電視劇里的故事裏,王芷若就決定不要摻和到這個裏面去,雖然她很喜歡裏面的帥哥美女,尤其是宮二宮三,帥的嘞!但是喜歡是一回事,惜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現在就只想逃離宮門,畢竟這個宮門都快被無鋒進成篩子了。

很快,云為衫跟宮子羽都回來了,看着兩人之間不一般的氛圍,尤其是云為衫那小媳婦的樣子,想來剛剛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金繁看見等了許久的兩人回來了,迎了上去,壓低聲音就是一頓譴責:「你跑哪裡去了!我一回頭你就不見了,你可真是亂來!這裏面可是有刺客在。。。。。」

「你想多了,無鋒刺客好不容易潛進來,怎麼可能是來殺我的?!」

宮子羽走到牆邊,舉起雙手將兩塊深色的磚瓦一起按下,牆面『轟~』的一下,一條幽暗的密道出現在了牆後。

王芷若站在牆角邊,看着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劇情一步一步的對應着,現在就等着宮遠徵上場,然後執刃和宮喚羽死亡,宮子羽上任,重新選完新娘之後,那她到時候就可以安然的離開宮門,獲得自由了。

看着打開的宮門暗道,王芷若那是一點都不激動了,磨磨唧唧的,浪費時間,現在才打開,大家哪裡還出的去呀!這不,宮遠徵的聲音就傳來了。

「宮子羽,你不是送人給我試藥的嘛?怎麼將人帶到這裡來了?」

所有人詫異的聞身抬頭,牆角上方,一個清瘦高挑的少年背手立於屋頂之上,身後的朗月繁星都成了他的陪襯,一陣夜風撩起了他的黑色錦緞金絲長袍,月光灑落在披風上,透出了點點碎光。

宮遠徵!

王芷若一臉好奇的緊緊盯着屋頂上一臉邪笑的宮遠徵,哇塞!這笑容,一臉風批樣,壞壞的,她好喜歡,可惜無福消受呀!

宮子羽看着宮遠徵冷言冷語道:「我只是奉少主命令行事,不需要向你彙報。」

宮遠徵冷笑了一下:「你是奉命行事還是假傳指令,你心裏有數。」

說著,宮遠徵套上了金絲黑色手套,臉色一變從屋頂跳了下來。

宮子羽看到跳下來的宮遠徵,嚇得轉身沖身後的新娘大喊:「快點進去!」

言畢,宮子羽便和宮遠徵打了起來,金繁發現宮子羽打不過宮遠徵後,也加入了兩人的戰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