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一路上王芷若都如鵪鶉似的,跟在宮遠徵身後,走路只敢盯着自己的腳走着。

「哎喲~」

也不知道宮遠徵什麼時候停了下來,沒看路的她,直接一腦袋撞到了宮遠徵的後背。

【死小孩,也不知道他是吃什麼長大的,後背怎麼梆梆硬呀!】

「你在罵我?」

「啊?⊙ω⊙什麼!!!」

【媽耶~宮遠徵他是怎麼知道,我在心裏罵他的?難不成他有讀心術?還魂之前,她曾經看到很多關於雲之羽同人小說的,很多小說里都有些寫雲之羽男團們都能聽到穿越女的心聲的,難不成現在也是如此?!!!】

「你的小腦袋裡又在想些什麼?怎麼表情如此多變?」宮遠徵雙手環胸,低下頭,看着王芷若。

【哦~原來不是會讀心術,而是她自己表情管理失敗了。。。。】

王芷若退後了一步,摸着撞疼的鼻子,紅着眼睛,悶聲道:「嗯~沒。。。沒有想什麼,徵公子怎麼停了下來,不走了嗎?」

宮遠徵伸出手來,一把捏住王芷若的下巴,用手摩挲着,好似在摸一塊上好的玉似的。

「就撞了一下,怎麼就如此嬌氣的要哭了?」

【我的媽耶~宮遠徵他在幹什麼?他今天為何如此反常,難不成宮遠徵對我來興趣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我就說要低調行事吧,怎麼還被他給注意到了,看來後面幾天房門她是絕對,絕對不能再出了。】

「徵。。徵公子,你在做什麼?公子,公子你。。。。(。•́︿•̀。)」

「不掉眼淚了?那走吧,跟上。」

【不是,宮遠徵他剛剛為什麼要停下來呀?】

很快女客院落便到了,但是看着宮遠徵的樣子,他的步伐是依舊沒有停下來,看樣子是還要進院子里呀~

【媽耶~可千萬別再送她進院子里了,否則要是讓雲之羽的女主團們發現了,她就要被盯上了。】

趁宮遠徵還未踏進院落里,王芷若趕緊伏了一下身子:「多謝徵公子送我回來,那我這邊就先進去了,徵公子慢走。」

「呵,你就這麼著急趕我走?我這都送你兩回了,你這是一口茶都不請我喝一杯?」宮遠徵突然貼近王芷若的耳朵,輕聲低語。

灼熱的氣息,全都撲灑在她敏感的耳後,不僅嚇得王芷若腿軟了一下,差點跌倒,還好宮遠徵一把托住了她的腰。

「徵公子,這不合適,這裡可是女客院落。」

「嘖,這麼敏感,那行,你進去吧。」似乎剛剛王芷若的表現取悅了他,宮遠徵立馬很爽快的放人離開了。

站在女客院落門口的宮遠徵,看着王芷若逃也似的跑回了院子里,宮遠徵雙手背後的手指,不僅搓了搓,湊到鼻尖聞了聞,聲音輕輕的嘟囔道:「腰真軟,好香。」

待站在院外,看不到王芷若一絲一毫的背影后,宮遠徵才轉身離去。

而王芷若飛奔回到房間後,快速將房門關閉,生氣的將自己直接摔到柔軟的床上。

【哎,完了,現在劇情怎麼回事?不是她想要的樣子了呀,宮遠徵怎麼回事?他今天這個樣子,是不是在懷疑她是無鋒的人呀?算了,為了避免劇情發生偏離,我決定這幾天不出院門了,脖子上的葯反正已經拿了幾天的量了,只要保證脖子不再碰到水,相信脖子上的傷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所以以後不去醫館了,到時候只要熬到出宮門的時候,去宮門外再找其他大夫就行。】

「呀,這個披風怎麼忘記還了!!!算了,反正宮家有錢,到時候帶出宮門還可以當掉換錢花。」

想好安慰自己的理由後,王芷若心情又好了起來,從床上爬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邊喝茶邊欣賞窗外的風景,你還別說,古人的這邊環境就是好,風景如畫的。

「咚咚~咚咚咚~~~」

怎麼又有人敲門了?

「誰?」

「芷若妹妹,是我呀,上官淺!剛剛看妹妹回來了,想問妹妹,要不要來我房間喝喝茶,咱們可以聊聊天呀!」

【媽耶~千躲萬躲,還是讓女主團發現了宮遠徵送自己回來了,不過發現了又怎麼樣,我不出去不就行了嗎!】

「咳咳咳,不好意思呀上官姐姐,我這剛喝完葯,現在睏倦的很,想要休息了,咳咳咳~~~」

「呵~是嗎,那倒是姐姐我想的不周到了,那妹妹休息吧,我先走了。」門外的上官淺聽到王芷若的再次拒絕後,臉上表情不是很好,深深的看了一下房門,才轉身離開了。

王芷若感覺到了女主角團對她,三番兩次的試探,為了防止她們哪天半夜裡,破窗而入的,她還是趕緊將窗戶都關關嚴實吧。

看着關好的窗戶,總感覺還是不行,畢竟他們古人可是會用竹片撬鎖的呀,王芷若在房間里轉悠了一圈,準備找樣東西去抵住窗戶栓。

這在房間里找了一圈了,硬是一件趁手的竹棍也沒有,而她現在也不敢去院子里找,生怕剛出門就要遇到女主團們,隨後只能將一個花瓶搬到窗戶下面,這樣就算窗戶被打開了,在打開的那一霎那摔碎了,也能出聲告訴別人,她房間里出事了。

而這邊上官淺離開王芷若的房間後,在回去的時候遇到了云為衫:「姐姐,要來我房間里喝杯茶嗎?」

云為衫一臉微笑:「好的呀,剛好我有事想跟妹妹聊聊呢!」

上官淺帶着云為衫回到房間,關門之前小幅度的觀察了一下四周。

云為衫:「你最近似乎對王芷若姑娘很感興趣?」

上官淺:「當然,我很好奇,王芷若姑娘是怎麼讓那麼難搞的宮遠徵對她那麼上心的,第一次都是抱着送回來的呢,今天回來的時候,依舊還是宮遠徵送回來的,而且她身上披着的披風也是宮遠徵的呢!真的是讓人好生好奇~」

云為衫疑惑:「她也是無鋒的?」

上官淺冷眼看了看窗邊的銀杏落葉:「不知,原本準備試探一試的,可是兩次去試探,都被拒絕了,嘖~」

云為衫見上官淺不再說話,便準備繼續說此次的目的:「不管她是不是,你如果離開院落,務必警戒路線,我可以畫一份給你,看完記得燒掉,如果晚上想要出去,你盡量不要走東邊的那條路。」

上官淺一臉微笑的看着云為衫:「謝謝。」

「不用謝我,我也是怕你暴露了,之後會給我帶來麻煩而已。」云為衫說完話,便打開房門準備出去。

「你是要去哪裡?」

「將目前獲得的情報和信息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