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觀山海天地第一章 夢中祭祀在線免費閱讀

我觀山海天地第二章 「昌盛恆古」在線免費閱讀

傳日月星辰之像,天傾之處!扭轉扭曲。

正身以至。後世皆接人文之火!莫不敢忘。不敢忘……

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戶戶把門關啊……

…………

這一回神靈要打鞭,反轉過來拉威幫班。

兩軍陣前吶,沒怠慢,千軍萬馬來召喚。

有三堂我唱的是,日出都在東海南,日落都有昆崙山。

你看那申公豹,送太陽…日夜達拉薩官…日落我了西山黑了天。

你看那十家都有九家鎖,只有一家門沒關。鳥奔山林,虎奔山,喜鵲老鴰,奔大樹。家雀,撲鴿奔了房檐…………

…………

石頭的欄杆柱,獸皮蓋住的柵欄。隔着不遠就擺放着猛獸的頭顱,一個接着一個,有老虎有熊頭。

山間小村中。

綠紅甲片掛身,衣負羽毛住耳,黑色絲袍遮了半身,面具羽雞豆眼滿是通紅,直愣愣的煞黑,通紅的背身上大樹枝條般的紅色劈紋。

人影吃上了一口紅傘白桿的無毒蘑菇。弓舞着腰杆子,面具下滿是痴狂與嚴肅兩種表情,融合在一起同時出現在一張臉上,被面具遮蓋。

手持蛇皮手鼓,拿着狐尾木棍。

重速敲一手鼓,踉蹌小聲,噓噓在這小村子中傳播。

左抬右低的雙腿蹦跳。踉蹌的男聲,在呼喚着天上觀看人間的神靈。

地上跪了許多人影,眼中滿是神秘與痴迷喊叫着ai~mu~kai~shen~mei,ai~me~ke~kei,de~si~dei,嘟各嘟嘟~嘟。

一種別樣的語言在它們口中迸發而出,有節奏也有一種奇特的氣息 。

為什麼會發出這種祭祀聲響……

………………

………………

巫村

莫 會 莫

回 死 停

頭 ! 下

看 ,

往前走去!

一塊跟墳頭墓碑一般的村碑被立在村口,上面赫然寫着這些字樣,只不過是古漢語字體。

一棵碩大幹枯的老柳樹條枝在這老村碑旁隨着風飄洋。發出莎莎聲響。

一隻倉鼠叼着不知什麼骨頭悄悄從這村碑旁下的洞口回了家中,眼神迪溜溜的。

發出咳達~達吱的聲響。

黑暗中……

幾十雙紅色毫無生靈氣息感的眼睛,直瞪瞪的看着這個墓碑,也看到了那個倉鼠。

細細看去那生靈卻不是人樣,脖子修長無比,上面竟然是個老鼠頭一般的頭形,只是眼睛卻是五隻,齒裂着嘴角,其中無數大牙,下半卻是真正的人身。

ya~gu.ya~ya~ge.ge~ge食~lie~lie不知什麼的語言在它們口中低亞而出。

眼眸中輕輕微眯,桀桀桀的笑聲傳了出來。

只是他們也沒有發現黑暗中幾十雙眼睛也直勾勾的看着它們,不知這是何等生靈。

…………

還在祭祀的巫蠻依然在蹦噠的祈福,只是不過片刻便停了下來。

這令祭壇下面跪拜的人們都明白 。有神明眷顧了,附身於祭祀身上。

趕緊再低下頭顱。神靈不允起頭顱,他們必須一直低着頭。

〔額……我剛剛在幹什麼?〕祭祀上的巫蠻面具下緩緩口聲吐出。

李乞屹看着手裡拿着的手鼓,與鼓棒。古漢語脫口而出。彈舌聲響,嚇的他不知所措。

眼眸褐黃輕瞥身上的穿着,看了看這祭壇下跪着的大叔大爺們。

都是人類,但都是奇裝異服,大多都是黃麻蠶衣。纏繞上麻繩與樹葉 。

〔這是哪裡?我剛剛不是在睡覺嘛?〕不解的語言散發氣噓噓的語氣,從祭祀男人口中傳了出來。

…………

〔禰們尊駕,救於我們等水火之中,我們必將奉獻上信仰〕

底下的人群中窸窣的話語發音都不是現代的漢語,大多數都類似於一種彈舌的發音語言,傳入李乞屹的耳中不知為何都能聽懂是什麼般意思。

叮~叮~叮幾聲敲擊。

祭祀台下面的人影手中一塊塊綠色如玻璃般的石頭髮出聲響。

便又交錯聲再喊一響〔祇~祇~祇尊駕了!〕

過了好一會,『李乞屹』不受控制的發出幾個聲響〔火〕 、〔起〕令他瞬間捂住自己的嘴巴。

〔為何我會發出這種聲響?〕只是不等反應,便見~

台下聽着一個起字。老少爺們,跪在祭壇旁磕了九個頭,畢恭畢敬的緩緩起身。

其中一個老頭子眼神痴迷的看着巫蠻。轉身揮揮手,大喝一聲「呀格顧」(端上貢品)

在李乞屹懵逼的眼神中,一個約莫着不到十二三的大姑娘端着一個荷葉般的包裹緩緩走上前來。

「尊神,這是我們給您的貢品……」老頭一般的人畢恭畢敬的走到懵逼李乞屹身旁,低聲下氣的說語道。

那女孩也隨後緩緩走到巫蠻面前。半蹲下來,用膝蓋當板凳。緩緩打開了那個大荷葉包。

小貝殼大小的綠色小晶體,細細看去有上百顆。

旁邊還有一隻熱騰騰的燒雞,上面撒了幾個綠色的小豆子,看着有點像是麻椒。

〔這什麼情況?〕李乞屹心中暗暗懵逼着,只是那個身體卻真的不是他的。緩緩拿起那些綠色小晶體,飄蕩在身體周圍。

俯下身子輕聞兩口燒雞,便見那燒雞飛快的乾癟,化成種黑色的氣緩緩飄入自己鼻子中。

真香啊~

摸了摸祭祀那乾癟的肚皮,好像什麼也沒有變化,只有閉上眼睛回味的味道。

只是再睜開眼眸時,眼睛竟是呈現出一種粉金色。

婀娜幾步,那神靈緩緩飄蕩在空中

「汝等凡人,這般東西,可是有什麼東西需要解決,召本神過來?」巫蠻臉上的面具緩緩變化扭曲~成了一個裂嘴大口的狐狸面具,**開口道。

那本是男人的巫蠻,胸口竟慢慢的波濤洶湧,被一種灰粉色的精絨包裹。皮包骨頭般的肚腩開始慢慢圓潤了些許,男人的兄弟鼓包,一剎那便消失不見。

李乞屹不知為何竟能看到這面前的變化……甚至於試了試,竟看不到自己的腳尖。

〔卧槽!這麼漂亮,這是夢吧!現實中這不得玩一年啊!〕李乞屹的眼神看着面前碩長的大腿。

「尊神……您的子民,已經被妖魔吃掉兩位了!」老頭低着頭,鏗鏘忐忑的回語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