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自由,殺死千百萬人又何妨?第二章 久違的世界在線免費閱讀

為了自由,殺死千百萬人又何妨?第三章 我是神,高貴的神在線免費閱讀

不止他一個人,同一時間,不同的地點,這個世界出現了七個這樣神奇的事情。

龍國人,外國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被巨劍貫穿的絕不是某一特定的人群。

可能是教會的修女。

可能是在街頭打架的混混。

更有可能,是輟學呆在家裡的少年。

沒人知道為什麼。

但很明顯,這是神跡,這是凡人不可觸及,不得耳聞的事。

不過就算真的有神又怎樣?

黑幕升起,城市裡處處鶯歌燕舞。

有錢的人依然有錢,有權的人依然有權,吃不起飯的人仍然吃不起飯,哭泣的人仍然在哭泣。什麼都沒有改變。

「神跡」淡淡的被上層人所忽視,當然,一般群眾肯定是接觸不到的。而那幫高官權貴就更不在乎了。

反正又不影響他們。

但這一切的轉機,發生在一個月後。

那七個人中,有三個…回來了。

他們擁有了神的能力,擁有了可以匹敵一切的力量,他們成為了行走在陸地上的神明。

他們說全人類也擁有他們的試煉。

幾天後,全世界的人類消失了,但不久,他們也回來了,他們變得不一樣了。也就是從此刻開始,這個世界崩塌了,變得更加混亂,但也更加秩序。

很久很久以後,人們也把這一天叫做。

神降日。

新紀元十年。

森林,但不是一般的森林。

這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森林,憑空出現,盤踞於此。

這片森林枝繁葉茂,樹木高大,幾乎遮住了全部的陽光,依稀可見的斑駁光點點綴在草叢上,整片森林布滿了潮濕的氣息。

一個四人小隊在樹叢中穿梭着。

「老大,你確定那邊有閃爍的光芒?不會是剛才看錯了吧…我可是一點氣息都沒有感覺出來。」一隻老虎開口說道。

是的沒錯,就是一隻大老虎,只不過口吐人言。

「絕對沒錯,你一個B級怎麼可能感覺得到?這股氣息絕對不弱於A,肯定又是什麼秘境,再不然也是一隻凶獸。」走在最前面的那個男人開口道。

他叫林子平,作為一個貨真價實的天使,以此證明,這股感覺絕對不是假的。

「林哥~我怕~」身後伸過來一隻白皙的玉手,輕輕拉了拉林子平的袖子,聲音充滿了誘惑。

但卻被林子平一下子甩開,他轉身斥責道:「怕個毛線,我的戰力在A級裏面也是中上水平的。沒聽過一句話嗎?神級不出,天使便是行走在大地上的神明。」

林子平看起來極為的驕傲。

「更何況…我手裡還有這把借來的「鬼刃」,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全軍覆沒。」他的言語中布滿了自信。

這就是實力的底氣。

雖然趕不上那三位。但能從十年前,一個街頭騎鬼火的黃毛,搖身一變成為冒險者協會的副會長,林子平也是很知足了。

「話說林哥…明明接受成神儀式的足足有七個人,為什麼現在只出現三位神明啊?」突然,一隻可愛的貓娘蹦了出來,歪着頭,很是不解的詢問道。

作為團隊中的弱者,什麼時候該賣萌,什麼時候可以趁機獲取一些有用的知識,她很清楚的知道。

但這確實是一個很有爭議的點。

林子平先是低頭想了一會,接着很無所謂的說道:「嗯…卡西聖女不是說他們的試煉是非常殘酷的嗎?很有可能那幾位沒有活下來唄。」

「畢竟和咱們不一樣,咱們的試煉簡直跟打遊戲一樣隨便,老鷹捉小雞,石頭剪刀布…我的A級天賦是憋氣憋得最久得來的。」林子平說著說著都給自己說笑了。

而那七個被上天選中的人,其試煉的難度可想而知。

「話說還要走多久啊…」眼見林子平不打算搭理自己,身材火辣的御姐也自感無趣的收手,悶悶的發著牢騷。

「應該快了吧…」那隻老虎隨意的應付着,還悠閑的打了打哈欠。

他不覺得這趟能有什麼收穫,本身就是來收集點材料,要不是林子平一意孤行,說什麼都要去看看。他們早該回去了。

「等等…那前面?是有一個人嗎?」老虎剛耷拉了一下眼皮。突然,他的野獸觀測感知到了一個闖入者。

老虎瞬間下意識的發出低吼。

也就是下一刻,四人的前方詭異的出現一道身影。

「警惕!」林子平舉手示意,儘管沒有感受到什麼危險的氣息,但面對這種突發事件,總是謹慎為好。

他的副會長可不是白混上來的。

隨着林子平一聲令下,四人立刻呈犄角之勢,謹慎的盯着對面那個突然出現,身形飄忽不定的東西。

不過半小時後,那個身影還是一動不動。始終沒有任何攻擊的跡象。

但四人卻還是不敢移動,生怕只要一回頭,那個身影的攻擊就會隨之到來。

局勢就這樣僵持住了。

漸漸的,林子平的頭上冒出幾滴虛汗,他活動了一下僵硬的手腕,緊握着那把鬼刃。

該死,他怎麼察覺不到對面的氣息?看起來像是一個人的輪廓,難不成這是他的天賦嗎?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似乎是如他所想,經過了漫長的時間。那道虛影終於化實。果然是一個人,映入眼帘的是一件黑袍,黑袍從頭頂直至腳踝。將這個人完完全全的掩蓋住,看不清他的面容。

只不過這卻讓林子平的心再一次的鼓動,嘴唇微動,這心跳聲甚至比剛才還要強烈,他的腳不知覺的向後退了一步。

林子平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的氣息。

「什麼人?」林子平焦急的開口喊道。

陰暗的樹林,真菌和苔蘚隨處可見,他們覆蓋在樹木和岩石上,為森林添加了一絲詭異的色彩。

好像是聽到他的聲音了嗎?對面的那個人身形微動,漸漸抬起了如同枯木般的手。而這也讓四人更加的心驚膽戰。

「我…回來了嗎?」黑袍人攥緊了拳頭,骨頭的摩擦傳來嘎吱嘎吱的響聲,沙啞的聲音從喉嚨里傳出。

久違的觸感。

他知道,那虛假的一生結束了。

「讓我…看看天。」言罷,他僵硬的抬起頭,雙目直勾勾的盯着那窄小的藍天。

真美呀…

他好像好久都沒有看到這麼美麗的天空了。

虛假的天空永遠是虛假的,自由的鳥不會在虛假的天空里飛行。

「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林子平看着對方怪異的舉動,不由得心生疑惑,於是出口詢問道。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

「好吵。」

林子平的話斷在了口裡。

沒人能看清黑袍人的動作,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大概0.1秒都不到。黑袍人慢慢的轉過頭,僵硬地向林子平抬起了右手,同時以不可見的速度來到他面前。

「攻擊max:絕對攻擊」

「防禦max:絕對防禦」

「敏捷max:絕對速度」

「去死。」安靜的世界,沙啞的聲音重新響起。

噗!下一刻,林子平的頭顱瞬間化成血霧,堅硬的頭骨瞬間粉碎,連渣都不剩。碎肉橫飛,鮮紅的血液飛濺到周邊三人的身上。

隨着頭顱的缺失,林子平的無頭屍首也瞬間失去支撐,殘缺的身軀搖搖擺擺,無力的摔倒在地。

林子平,死亡。

這是一位天使的隕落。

如此簡單的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