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夠了!」

楚越剛解釋兩句,就被楚後喝斷。

「記住,在皇宮,你父皇什麼都明明白白,包括我幫你清理掉的痕迹,可能你父皇都掌握得清清楚楚,別做異想天開的事,不然到頭來,你什麼都不是。」

說完,轉身朝宮裡走去。

「母后,我……」

「把你安排的那些沒意義的事都撤了吧!在帝國,誰也不希望一個皇子出事,等他去了北冥,自然有對付他的人。」

等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楚後已經消失不見。

楚越在地上跪了很久,汗水淌了一地,他原以為什麼都在他的算計之中,沒想到自己卻只是一個跳樑小丑。

楚辭粗略看了一下幾千人的資料,也沒什麼,都是一些罪大惡極的傢伙。

「很好,你們準備一下吧,兩日後我會帶他們北上。」楚辭朝吳強等人點了點頭,帶着駕車老者就離開了,留下吳強幾人在風中凌亂。

「府主,您看……」

文士看着離開的楚辭兩人,聲音有些低沉。

「哼!別以為一個好爹,就能為所欲為,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走,去七號監獄。」

吳強說完,狠狠的看了一眼楚辭離開的方向,轉身朝另一頭走去。

文士和在場的幾人都是一愣,猶豫了片刻,隨即也朝吳強的方向追隨而去。。

長流府七號監獄,這裡全部由純鐵打造,那厚重冰冷的牢房讓吳強一眾人都心生膽寒。

「不知大人駕到,小人罪該萬死……」

七號獄長看見吳強幾人,趕緊躬身行禮道。

「嗯!把花名冊拿來。」

吳強直接對着獄長道。

「是,大人。」

不一會,一個小冊子交到了吳強手裡。

吳強接過小冊子,眼角泛起一絲冷笑,隨手翻了翻道:「陛下有旨,釋放所有囚犯,交由五皇子殿下處理。」

七號監獄長一愣,看向吳強旁邊的文士。

文士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是,大人!」

獄長沒有說什麼,向一旁的獄卒下了命令,他巴不得這些兇殘的傢伙早點離開,自己也可以輕鬆輕鬆。

「殺人王,你別亂來,我們是來放你的。」

一間冰冷的囚室內,一名披頭散髮的中年男子蹲坐在地上,面向鐵牆,看不出容貌。

兩名獄卒顫顫巍巍的打開牢門,對着男子道。

中年男子聽到獄卒的話,並沒有任何動作,依然靜靜的坐在那裡。

「我說你聽見沒有。」看見男子沒有動作,稍微膽子大一點的獄卒試探着鑽進了囚室。

「噗嗤……」

一聲噗嗤的聲音,獄卒剛剛踏進囚室的身體瞬間變成了兩半,連慘叫都沒發出,就斃命當場。

「啊啊啊!!!」

另一面獄卒看見如此情景,下z體一熱,直接被嚇出尿來,癱軟在地。

「為什麼放我?」

中年男子終於開口說話,那冰冷的聲音猶如地獄來的使者,冰冷而又陰森。

「不……不不知道。只……只……只聽說……什……什……什麼……五……五皇子,要要要……放……放你們……」

獄卒哆哆嗦嗦,渾身顫抖,斷斷續續的說了一些他聽到的。

「嗯!」

殺人王終於轉過身,站了起來,一張白皙的死人臉看起來格外慎人。

同樣在七號監獄,和殺人王差不多的囚犯通通被放了出來,一共十八人。

其中一名身高兩米,體型巨大的壯漢,身體的四肢仍然被巨大的鐵鏈束縛着,鐵鏈的另一頭,四個巨大的鐵球被他拖着,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音,震得牢房的地面的一顫一顫的。

不一會,七號監獄的囚犯已經陸陸續續出了囚室,來到了外面的廣場上。

他們就靜靜的站在那裡,打量着周圍慢慢聚集的人群。

吳強一眾人看見這些囚犯,都是感覺渾身難受,心裏充滿壓抑感。

「帶他們去悅來客棧找五皇子殿下,我們得回府邸辦公,為殿下準備他們北上的糧食。」

說完,吳強帶着一群人一溜煙的離開了,留下獄長一個人哭笑不得的在風中凌亂。

楚辭並沒有霸佔府邸,他隨便找了一家名叫悅來客棧的地方住了下來。

他很討厭吳強那些人虛與委蛇的態度,表面上恭恭敬敬,心裏說不定就想捅自己刀子。

「福伯,你說我們這樣做真的對嗎?」

房間里,楚辭翹着二郎腿,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口熱茶,看向駕車的老者道。

老者微微頷首,「殿下,人非生而就惡,凡為惡者,多以後天心性始然。」

楚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像這種冷兵器時代,人們的心性還是蠻淳樸的,除非沒有活路,不然一般不會為惡相鄰。

當然,那種地痞流氓和大財主除外,但是地痞流氓和大財主哪怕為惡一方,也不可能受到懲罰。他們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所以,一般能被定惡的,基本都是一些無權無勢,無法生存的窮苦人家罷了。

福伯名叫徐福,是一名方士,曾經遊歷諸國,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不過後來因為得罪權貴,被貶為奴隸,從此意志消沉,要不是遇到楚辭買下他,可能一輩子就會鬱鬱而終了。

「嗯。」

楚辭點了點頭,他把福伯買回去後,消除了福伯奴隸身份,福伯也為他出了一些主意。

來長流府就是其中之一,要知道,什麼人最忠心耿耿?

那自然是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的情況下,能夠讓自己重獲新生的救命恩人。

楚辭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在徐福的慫恿下,想到了釋放死囚隨自己北上的決定。

「我只希望他們隨我到北冥後,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不但是為了我而活,也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活。」

福伯神情複雜的點了點頭,眼睛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哐當哐當!哐當哐當……

兩人正在陷入沉思的時候,一種金屬碰撞石板地面的聲音傳了過來。

福伯一愣,眼睛看向遠方。

楚辭也充滿好奇,起身來到窗邊,看着由遠及近的一群人,那哐當哐當的聲音就是從人群里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