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霄劍修:哥這苟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林楓閱讀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神霄劍宗偏殿內。

林楓和蘇靈兮瑤離開後,羅雲天才開口說道:「大家按照計划行事吧!」

「是!掌教師兄!」其餘五人同時回答。

「冷師妹!此次對付羅剎門的行動,你就暫時不要參與了,回去好好翻閱一下關於九幽秘境的資料,你的年齡也正好卡在規則之內,一個月後秘境開啟,你隱藏身份單獨進去尋找彼岸花!我會另外派人吸引外界的注意力,不管如何,一定要得到彼岸花,救回慕白師兄,他為我神霄劍宗付出那麼多,我們不能讓功勛之人寒心。」羅嘯看着冷寒霜吩咐道。

「掌教師兄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冷寒霜回道。

「嗯!那大家就散了吧!」羅雲天點點頭。

等到其他人都離開後,羅雲天站在原地沒有動。

他心中還有些許疑惑。

按道理說羅剎門是不敢招惹神霄劍宗的。

可這次不僅重傷大師兄蘇慕白,更是搶走了浩然劍。

區區一個羅剎門,如何承受得起神霄劍宗的怒火?

難道是有人在背後指使?

會是誰呢?

是無極魔宗還是七殺宗?

還有,九幽秘境開啟在即,慕白師兄偏偏在這個時候中了噬魂散的毒,必須要九幽秘境中的彼岸花才能解毒,會不會是有人想引神霄劍宗派遣更多的力量進入九幽秘境?

目的又是什麼?

這些疑問都需要羅雲天慢慢的去解開。

總之不管如何,蘇慕白的仇不能不報,浩然劍也不能丟失。

不論敵人有什麼目的,敢招惹神霄劍宗,那就要準備承受神霄劍宗的怒火。

孤存峰。

林楓回來後便開始翻閱典籍。

孤存峰藏書閣很大,書籍堆成山。

曾經的孤存峰也風光過,可惜現在沒落了。

在林楓不懈的努力下,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天後終於在一本介紹九洲大陸各種珍稀靈藥的古籍中找到了彼岸花。

「彼岸花,生性喜寒,主要生長在一些極寒之地,花如龍爪,鮮紅,具鱗根,葉叢生,細長尖端,花萼單生,頂生傘形花序,相傳彼岸花乃是冥界之花………」

看完彼岸花的介紹,林楓又得知彼岸花在一個名為九幽秘境的地方出現過。

隨即林楓又開始尋找關於九幽秘境的資料。

很快又被他找到了。

「九幽秘境,傳聞這是連接冥界的通道,秘境內陰寒之氣濃郁,沒有陽光照射,生活在裏面的動植物由於一直吸食陰寒之氣,有少部分會產生變異,出現許多靈藥異獸,進入者要格外小心,否則稍不注意就會命喪於此,九幽秘境每百年開啟一次………」

林楓算了算九幽秘境下一次開啟的時間,心中微喜。

九幽秘境開啟在一個多月後,開啟時間為三個月,師尊可以挺半年,時間足夠了。

只要在九幽秘境中找到彼岸花,配合神霄劍宗的鋪助藥材煉製出靈丹,就能替師尊解毒。

不過隨即林楓又突然愣住了。

九幽秘境百年才開啟一次,師尊在卻在此時中了噬魂散,不得不去九幽秘境尋找彼岸花。

是巧合嗎?

不太可能!

那就是有人在針對神霄劍宗。

看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神霄劍宗身上。

尋找彼岸花的是還是得靠自己。

找到了解救師尊的方法,林楓轉過頭來把重心鎖定在另一件事上。

是誰把師尊害成這樣的?

身為弟子,替師尊報仇,是理所應當之事。

不過要想知道加害師尊的兇手是誰,恐怕並不容易,畢竟掌門師叔說過,這是神霄劍宗的機密,估計也只有神霄劍宗的少部分高層才了解一些。

想到這裡,林楓開始犯難了。

別看他是神霄劍宗這一代的大師兄,來到神霄劍宗也有二十年之久了,可由於很少出孤存峰,導致林楓認識的宗門高層很有限。

也就和師尊蘇慕白同為神霄七劍的另外六人比較熟悉,其他的幾乎都不怎麼認識。

因此,想要知道傷害師尊的兇手,只能從六位師叔身上下手。

到底去找誰呢?

掌教師叔肯定不行,他是神霄劍宗的掌門,要告訴自己的話早就說了。

其餘五人,林楓思來想去,最終鎖定在冷寒霜身上。

他知道冷師叔其實是一個面冷心熱之人。

林楓很小的時候由於蘇慕白經常不再宗內,會把林峰託付給冷寒霜。

當然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自從林楓生活能自理後,就帶着師妹蘇兮瑤生活在孤存峰,直到師妹拜入柳紅鸞門下。

決定了人選,林楓便來到冷寒霜所掌管的玉女峰。

剛踏入就被兩名女弟子攔住了去路。

玉女峰收的全是女弟子,神霄劍宗其他峰的男弟子想要進入,必須得先通報才行。

「這位師兄請留步!不知道師兄來自哪裡?來玉女峰所謂何事?」兩名女弟子攔住林楓,客氣的詢問道。

她們能看出林楓是真傳弟子,卻不認識。

「我叫林楓,來自孤存峰,想見冷師叔,還請兩位師妹通報一聲,謝謝!」林楓客氣的回答道。

林楓?

孤存峰?

兩名玉女峰的女弟子想了一下,突然同時震驚道:「你是林楓大師兄?」

一句大師兄給林楓整不會了。

自從進入神霄劍宗後,他基本上是很少出孤存峰的,目的自然是為了低調,苟活。

前世在地球,就是因為年少輕狂,最後連渣都不剩。

既然重生了,當然不能重蹈覆轍。

地球上的那些頂級大帝國有核彈這種威力巨大的殺手鐧,離洲的大勢力也不是省油的燈。

令林楓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自己都這麼低調了,怎麼還有人認識自己?

他卻是不知道,身為神霄劍宗的大師兄,僅僅這個名號就不是想低調就能低調的。

如果林楓在神霄劍宗這一代中排在十名開外,估計神霄劍宗的門人弟子都不知道有這一號人物。

不過林東出名歸出名,卻不是什麼好名。

神霄劍宗高層對林楓的印象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

廢物!!!

門人弟子則是在廢物後面又加了一個詞。

神秘!!!

廢物是大家口口相傳的。

神秘則是因為沒有見過。

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大師兄,也難怪玉女峰的兩名女弟子會感到吃驚。

「我是林楓!還請兩位師妹向冷師叔通報一聲。」林楓再次開口。

「好……好的!林師兄稍等!我這就去通報!」其中一名玉女峰的弟子回道。

隨即便轉身進了玉女峰。

另一名留在原地仔細打量着林楓。

在離洲,通常來說一個宗門的大師兄,都是非常厲害的人物。

畢竟是一個宗門的排面。

唯獨神霄劍宗的大師兄是個廢物。

這也是宗內弟子經常討論的一個話題。

眼前這個既神秘又廢物的大師兄,誰見了都會好奇。

留下來的玉女峰弟子看着林楓,心裏惋惜道:「林楓大師兄長的好帥,可惜就是實力太弱了,不然的話,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師姐師妹。」

林楓對於別人怎麼看他,並不在意。

很快通報的女弟子就回來了。

「林楓師兄請跟我來!」

「謝謝兩位師妹!」

「師兄不用客氣!」

林楓跟隨帶路的女弟子進入玉女峰,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裡。

神霄劍宗有兩處地方是男弟子異常嚮往的。

第一就是這玉女峰,裏面的女弟子個個都是水靈靈的。

第二則是柳紅鸞掌管的朝霞峰。

不過這兩峰之間還是有區別的。

冷寒霜掌管的玉女峰只招收女弟子,柳紅鸞所掌管的朝霞峰卻是男女皆收。

相比較而言,玉女峰更加令人神往。

一路上在眾多女弟子好奇的注視下,林楓終於見到了冷寒霜。

「林楓見過冷師叔!」林楓恭敬的說道。

「林楓師侄不用客氣,來找我什麼事就直說吧!」冷寒霜面無表情的回道。

人如其名。

冷寒霜的性格跟她的名字一樣,總是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不管對誰都一樣。

如果放到地球,那就是冰山御姐型。

「冷師叔!師侄今日冒昧來此,是想問問師叔,到底是誰把我師尊傷成這樣的?還請師叔解惑!」林楓拱拱手,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以他的了解,冷寒霜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還是直接說出來比較好。

「林楓師侄!上次掌教師兄已經說了,慕白師兄的事,我們神霄劍宗會處理,你還是把心思放在修鍊上吧!爭取早日繼承慕白師兄的衣缽,免得被其他人惦記,其他的事你就不要過問了。」冷寒霜回答道。

「師叔誤會了!我只想知道敵人的身份,並沒有打算做什麼,當然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做不了什麼,身為師尊唯一的弟子,我應該有資格知道敵人是誰,這樣才能隨時鞭策自己不斷努力前行,還請師叔告知。」林楓一臉誠懇的說道。

冷寒霜聞言沉默了一會兒。

想了想還是覺得林楓說的沒錯。

慕白師兄就這麼一個弟子,還是從小養到大的,兩人既是師徒,又是父子,告訴他也無妨。

想明白之後,冷寒霜也就不再隱瞞。

「林楓師侄!我可以告訴你,但你不能說出去,畢竟這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我也是看在你是慕白師兄唯一弟子的份上才決定告訴你的。」

「冷師叔請放心!林楓一定守口如瓶,絕不會透露半分。」林東心中一喜,趕緊保證道。

「害你師尊的,是羅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