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一個小時後。

白天峰將美味的飯菜端上桌子。

林夕露看着桌子上只有一鍋米飯、兩盤炒菜和一碗湯。

一對好看的柳眉,不禁皺了起來。

今天的飯菜也太單調了些!

「今天就吃這些?」

林夕露臉色不善地看向白天峰。

後者則語氣平靜回道:「就這些。」

隨即自顧自盛碗白米飯,津津有味吃了起來。

林夕露眼神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白天峰居然沒有給她盛飯!

更加沒有等媽媽和妹妹回來一起吃!

林夕露在短暫驚訝過後,心中立即湧起難以抑制的憤怒。

砰~!!!

她重重一拍桌子,頓時尖叫道:

「白天峰!!!」

「你眼裡還有沒有我與媽媽和妹妹了?」

「誰讓你現在就吃飯的!?」

「還有!」

「就這兩個菜,是想要餓死我們母女三人嘛?」

「我特意讓你做的撈汁小海鮮呢!?」

「還有媽媽想吃的小炒肉!」

「你是耳朵聾了,還是腦子壞掉了?」

「為什麼一個都沒有!!?」

林夕露頤指氣使,美目狠狠瞪着白天峰。

因為憤怒,胸口劇烈起伏。

白天峰淡淡掃了一眼對方,繼續埋頭吃飯。

林夕露見到白天峰無動於衷。

對方對於她的斥責,竟然不起絲毫波瀾。

那張美艷的俏臉,頓時化作冰寒一片。

反天了。

這個窩囊廢舔狗,是要造反啊!

這怎麼能行?

低賤的僕人,就該一直趴在地上。

永遠跪舔她的腳趾!

「白天峰你什麼意思?」

「是不是好日子過多了,要跟我離婚?」

「孩子也不想要了是嗎!?」

林夕露還想用這點威脅白天峰。

白天峰對她的「虧欠」,還有林鴻生這個孩子。

是林夕露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東西!

「噗嗤~!」

正在吃飯的白天峰,突然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在笑林夕露自以為是的愚蠢。

更是在笑自己上輩子的窩囊。

到底是多廢物的傢伙。

才會一直容忍這樣的「妻子」壓榨自己?

白天峰都被上一世的自己蠢笑了。

好在。

他重生了!

林夕露被白天峰突然的笑聲,搞的有些懵。

隨即整張俏臉立時冷若冰霜。

砰~!!!

她的手掌再次重重一拍桌子。

將湯碗里的肉湯,都震的濺了出來。

林夕露沒有注意到白天峰蹙起的劍眉。

繼續大聲斥責道:

「好你個白天峰!」

「我看你是真的想讓我將你掃地出門!」

「好啊!」

「我們明天就去領離婚證!」

「鴻生以後就跟我,你完全凈身出戶!」

「以後你也別想再看見鴻生一眼!」

林夕露趾高氣昂叫嚷着。

胸口劇烈起伏,看起來十分生氣。

突然間。

啪~!!!

白天峰猛地抬手,狠狠給了林夕露一巴掌。

整個世界頓時清靜了下來。

林夕露光滑白皙的臉頰上。

瞬間浮現出一道血紅巴掌印。

可見白天峰這一巴掌扇的有多重!

「你很吵哦!」

「吃飯就好好吃飯!」

「如果不喜歡吃,那就滾遠點!」

白天峰頭也不抬,語氣漠然說道。

林夕露摸着自己受傷的臉頰。

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她直接被白天峰這一巴掌打懵了。

整個人傻傻站在那裡,久久無法回神。

「你………你………」

「白天峰!」

「你居然敢打我!??」

「這日子沒法過了,我……..我……….」

林夕露「我」了半天,也沒能「我」出來下一句。

此刻完全被氣到語無倫次。

就在這時。

白天峰突然抬頭,語氣淡漠,幽幽說道:

「林鴻生不是我兒子。」

「當初你和我睡在一起,根本什麼都沒幹!」

隨着白天峰此話出口。

林夕露原本因憤怒而漲紅的臉色。

正以肉眼可見的快速慘白下去!

「你………你在說什麼?」

「鴻生怎麼可能不是你的兒子!」

「他可是你酒後亂性生下的孩子!」

林夕露眼神躲閃,故意強調孩子是白天峰的。

白天峰對此卻嗤之以鼻。

現在的他可不是上一世那個窩囊廢。

沒那麼好騙!

「是么。」

「要不要我去做個親子鑒定?」

白天峰語氣淡淡開口。

彷彿被戴綠帽的是路人,不是自己一樣。

「不行!」

林夕露一着急,話語脫口而出。

她意識到自己表現的過於着急了。

連忙換上一副笑臉。

她的臉上還帶着那道紅紅的巴掌印。

但此刻卻是完全將被打之事拋在腦後。

此時林夕露腦子裡,想的只有一件事。

絕對不能讓白天峰將事情鬧大!

否則一旦林鴻生親生父親身份暴露。

對方的妻子很可能會就此找上門。

甚至不等對方找上門。

王飛鴻就能讓她們一家永遠閉嘴!

林夕露起身,小心翼翼坐到白天峰身邊。

她抱住白天峰一條胳膊。

這還是兩人結婚兩年以來。

最親密的一次舉動!

「天峰,你是不是在哪裡,聽到了什麼流言蜚語啊?」

「鴻生絕對是你的親生骨肉,根本沒有必要做親子鑒定!」

「我的身體只給了你一人,這點我非常清楚!」

「難道你寧願相信外人,也不相信自己老婆么?」

………..

林夕露軟聲柔語說著。

勸慰白天峰放棄做親子鑒定的想法。

她還以為是白天峰聽到了什麼人的風言風語。

這才突然懷疑林鴻生不是他的親生骨肉。

「是誰跟你說的鴻生不是你的骨肉?」

「老公你告訴我,我現在就去撕了她的嘴!」

林夕露極為罕見地喊了白天峰為老公。

她之前可一直都是喊白天峰名字的。

「沒誰說。」

「只是感覺鴻生跟我長得不像而已。」

白天峰扒着碗里白米飯,隨口編了個借口。

他當然不會說自己是重生歸來。

真相是林夕露上一世,親口告訴他的。

「這樣啊。」

「老公你別多想,小孩子嘛,只是還沒有長開而已。」

「等鴻生長大了,就跟老公你像了!」

林夕露舔着笑臉解釋道。

「嗯~!」

「來吃菜,老公做的菜最好吃了!」

林夕露為了儘快轉移話題。

親手為白天峰夾菜。

自己也拿過飯碗,盛起一碗飯吃了起來。

這回她也不嫌棄菜少,也不提撈汁小海鮮了。

更加沒有再吵着讓白天峰等她的媽媽和妹妹回來一起吃。

林夕露突然間就變得順從乖巧起來。

而就在這時。

房門外忽然傳來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