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請追校草了 請追校草了第1章 命中注定的緣分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請追校草了第1章 命中注定的緣分在線免費閱讀

明明是十一月份還沒到,B市天氣溫已經驟降寫一會兒字,手就會凍僵的程度。

許夢仰着頭掛在黑板上方的中式鐘錶,時針和分針已經重合在一起指「十二」這個數字,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看到時間到那一刻,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啊。

許夢左右轉了轉脖子,筋骨摩擦產生「咔咔」的聲響,這是她坐在自習室低頭學習五個小時的成果。

合上課本,把科課本按着大小排好順序後放進她墨色的匡威的書包里。她背起書包來,把椅子輕輕地擺回原位,然後從教室里走了出來。

「喜歡的人不出現,出現的人不喜歡。」

當《一輩子孤單了》手機鈴聲在許夢的口袋裡又響起時,已經約到還達和舍友約定好的飯館門口了。

飯店把媒體給予它的全名字推給狹小的門的小空間上,什麼「大眾點評B是第一名」「舌尖上的中國推薦了」等,十分顯眼。

「 喂,汐汐你到了嗎?」

「到什麼?」林汐汐的聲音有點懵,下一秒許夢的咆哮聲傳入話筒到林汐汐的耳朵這邊,震得耳膜生疼。

「林汐汐,你是不是忘記今天陸婷男朋友的請全宿舍吃飯的事情了?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就等你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我現在眼睛正冒着光,你趕緊過來!你要是來晚了,我直接告訴你,我箭在弦上,直接刺殺你。」

「什麼男朋友?」

林汐汐自知自己這句話很有可能帶來「殺身之禍」,機智的將手機放到一定的距離自己耳朵半米遠的位置。

林汐汐疑惑的聲音被打斷了許夢最後理智,許夢不顧自己的形象的衝著話筒怒吼道:「昨天晚上我和你說的時候,你就一直『嗯嗯』,我以為你全部都聽進去了。沒想到你一個字兒都沒聽進去啊!」

許夢就站在飯館門口,不想在飯館裏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衝著林汐汐發火,畢竟自己可是建築系出了名的美女學霸。

雖然,這個「美女」是自己稱的。

許夢伸出的纖細白皙的手指推了推鼻樑上笨重的眼鏡:「你最十分鐘內趕過來,否則就提頭來見。」

「別說的這麼血腥嘛,我當時忙看着書了,你又 有欲,為了維護我們之間友誼的小船, 我才一直『嗯嗯』的敷衍你, 我這明明是 為了友誼做出偉大的貢獻。」林汐汐有條不紊的解釋着,她平靜的聲線和瀕臨崩潰的許夢號叫聲,形成明顯的對比。

許夢朝着地面上的一塊石頭狠狠的踢過去,那個石塊在天空形成完美的弧線,然後砸在前面男生的頭上。

許夢舉着手機,呆愣地看着那個男生捂住腦袋,回頭將他逮個正着。

男生長很好看,但 劍眉 星目,身高近六尺,看起來不好惹的樣子。許夢呼吸一滯。

大腦飛速運轉預估自己逃跑的路線,以便保住自己的小命。意外是那個男生沖她微微一笑,說了一句「沒關係的。」

電話那邊,還不斷傳來林汐汐。聲音:「飯館在哪裡來着?」

許夢當時直接掛斷電話,然後沖那個男生扯出自以為這輩子最明艷的一個微笑:「不好意思啊。」

那個男生擺擺手,表示沒有關係。

男生身後的朋友用手肘推了他一下:「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校草程南航,在外面聊天都是艷遇。」

「別亂說。」程南航眼神看向許夢,沖她。笑笑,「我朋友開玩笑的。」

許夢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了。

他見許夢沒有往心裏去,轉身繼續和朋友說話。看起來,這事算是過去了。

許夢站在原地,心裏默默嘟囔着他的名字:「程南航?」

真是個好聽名字呢!

口袋 的電話又響起來了,許夢。想起。剛剛掛斷的電話,她。按下接聽鍵想繼續用氣吞山河的聲音去吼她,可不知道為什麼發出聲音竟然溫柔中帶着顫音:「老地方家常菜,點來吧。」

「你聲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嗲?」林汐汐驚了一下。

「我本來就人美聲甜,你快來吧,來晚了,你就會失去我這個朋友了。」許夢的視線有意無意地瞥向剛才那個男生那邊。

「哦,行吧。」

掛掉電話後,許夢在門口等着她。

與其說是等林汐汐,不如說是在看帥哥,他的眼睛鎖定着不遠處和朋友扎堆說話的程南航。

她心裏感嘆,當帥哥真好,只要和異性。發生交集,就會讓異性浮想聯翩,如果剛才砸到的是一個醜男,她恐怕已經根據精密計算的逃跑路線了。

約摸半個小時後,林汐汐趕到約定的地方。

林汐汐看着站在門口的許夢,在她眼前揮了揮手:「你不會在外面等到現在吧?」

許夢回神來 ,看着林汐汐:「對啊,我怕你一個人進去被圍攻,所以我在門口等着你。」

「我有點感動了。」林汐汐裝作抹眼淚。

「別裝了,你要是共情能力稍微強那麼點,都不至於只有 我一個閨蜜。」

「都是姐妹,非要這麼傷人嗎?雖然我知道的確不太願意 迎合別人情緒, 總是樂於。揭人傷疤,以嘲諷別人為樂趣,但是你直截當地說出來,我還是很受傷的嘛。」林汐汐捂住胸口,彷彿中了一箭。

許夢:「少來。」

許夢和林汐汐進了餐館大堂,很快找到了沖自己揮手的陸婷,以及身邊圍坐的熟悉的室友和陌生的面孔。

許夢放下書包,和林汐汐一起坐到專門給她們留的座位上。

見室友們都在審視自己和林汐汐,許夢努力抻出一個招牌式假笑:「不好意思,我們倆沉迷學習,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