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吃完了最後一塊桃酥。

王貝貝心滿意足的,給自己姐姐擦了擦嘴。

看着姐姐滿意的笑臉,滿滿都是心疼。

自家姐姐過的,這是啥苦日子呀。

吃了兩塊桃酥就開心成這樣。

等自己拿捏了顧春林。

把老顧家的財產都整到手。

自己可不會像二哥一樣摳摳搜搜的,才買這麼兩塊。

提到顧春林,王貝貝心裏就有氣。

自己怎麼就找了這麼一個窩囊廢。

一想到自己的問題解決了,但姐姐這裡還飄忽不定呢。

萬一姐姐要是下鄉了,那自己咋辦呀。

鄉下那麼苦,自己可不捨得姐姐一個人過去。

實在要是不行自己跟着姐姐去鄉下伺候她去?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王貝貝就無奈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自家人知自家事。

自己也就給姐姐端茶倒水行。

真要是去乾地里的農活,自己可是半點都幹不了。

更別說給姐姐幹了。

壞心眼兒的王貝貝,捏了捏自己軟乎乎的小下巴。

看向了在一旁休息的姐姐,眼睛亮晶晶的,像小哈巴狗一樣湊了過去。

「姐,下鄉的事你別操心了。

實在不行咱倆長得一樣,你就替我嫁給顧春林得了。

到時候我就不相信他能捨得讓我下鄉。

就那個沒用的窩囊廢,肯定跟他爹娘哭嚎,到時候磨也要磨個工作給我。

這樣我再把工作給你,我結婚了,你有工作,咱倆就都不用下鄉了。」

王建鐸正在收拾姐妹二人吃完的殘渣。

忽然就聽見了寶貝妹妹這遭雷劈的主意。

嘴角忍了又忍,實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打斷了正在滿臉獻殷勤的王貝貝。

和正在思考事情可能性的王寶寶。

收到了兩張一模一樣的臉,怒而視之的畫面。

王建鐸抽了抽嘴角,收起了荒唐的笑容。

無奈的揉了揉姐妹二人的頭。

「我說王貝貝你別出這損招了。咋的,你是下半輩子都不想在顧家好好過了。

再說你也別張嘴閉嘴窩囊廢,人家顧春林挺好的。

聽你這麼說,我都忍不住心疼他了。

人家條件好,長得帥,聰明又有能力。

雖然老天給了他如此優秀的條件,又給了他被狗屎糊上了的眼睛。

讓他眼瞎的看上了你。

但是除了這條也沒什麼毛病啊。

在外面高低算個有志青年。

你就別整天打算把你未來公公婆婆弄死了。讓人家多活兩年行嗎。」

王建鐸真心覺得自己一片好心。

自家二妹妹哪都好。

模樣長相條件,就連搞的對象都讓家裡滿意。

可不知為何別人眼裡的金龜婿,王貝貝就是瞧不上。

要不是為了不下鄉,這死丫頭估計能跟她姐過一輩子。

「我就是看不上他那個舔狗樣。」

王貝貝一臉不屑的模樣,臉上滿是驕傲。

「那你喜歡啥樣的?」

王建鐸真心覺得自家妹妹眼光太高了。

「我就喜歡大哥那樣,誰也看不上的!」

王建鐸聽了這話,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一時難以接受。

「大哥!大哥那樣的你也喜歡!我跟你說我是個女的,我都不嫁給大哥!」

王建鐸收拾好了手中的垃圾,憤憤不平的坐在了王寶寶旁邊。

「大哥咋了!你還不如大哥呢!」

剛吃完桃酥的王寶寶,就已經翻臉不認人了。

雖然這幾天相處下來,她對於調皮搗蛋,處處哄着自己的二哥十分喜歡。

可是第一天自己清醒過來,給予自己溫暖懷抱的那個大哥,也是她的心頭好呀。

更何況無論是從記憶中還是這一個星期的了解。

大哥為人,實在是讓她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

對家人無底線的寵溺。

對母親事事聽從,對妹妹萬般嬌寵。

又長了一副冰山清冷臉,是多少女人心中的男神。

面對姐姐的反駁,貝貝興奮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她就知道她跟姐姐的審美一樣。

都覺得大哥那樣的更好。

王建鐸看着兩個被親情迷惑的妹妹,毫無形象的撇了撇嘴。

那張邪肆俊美的臉上滿滿都是嫉妒和吃醋。

說出來的話也充滿了攻擊性。

「大哥對家人還行,但要是找對象,我勸你們千萬別找這樣的。

別的不說,長嫂如母。

大哥可是打着,娶一個賢惠溫柔又懂事能幹的,過來當媳婦的想法呀。」

「可娶媳婦不就應該娶這樣的嗎?誰還想娶一個潑婦啊。」

王寶寶撅着小嘴兒,絲毫不覺得自己潑婦。

理所應當的覺得自家大哥娶這樣的好女人沒問題。

王建鐸聽到這話更加吃醋了。

直接小心的湊到了王寶寶身邊,溫柔的半摟着對方的肩膀,細心的像哄孩子一樣。

「寶寶,你想嫁給一個整天跟你冷着臉的男人,一進門,就要給婆家一家,洗衣做飯。

還要伺候兩個刁鑽的小姑子 ,最重要的是累死累活的,別人還覺得你理所應當的人嗎!

聽哥哥的,千萬不要找這樣的人。

這輩子你會被活活累死的。就像二嬸一樣。

你想過的跟二嬸一樣嗎?」

姐妹們倆一聽這話,渾身一哆嗦,連忙搖頭。

他們又不傻,嫁過去給人當奴才。

要過就要過自己母親那樣的生活。

罵著全家,攥着錢花,幹活找弟妹,出事兒有老公。

自己整天晒晒太陽,傳傳八卦,那才是生活的真諦。

這要是有兩個像自己和妹妹這樣刁鑽的小姑子。

這日子還活不活了呀?

好吧,雖然這麼說有點缺德。

但是就看哪個冤大頭要嫁給自己大哥了。

王寶寶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自己過得好就行了,管別人怎麼樣幹嘛?

尊重他人命運,不沾他人因果。

比之蜜糖,吾之砒霜。

自家大哥那高冷俊傲的模樣,可是有不少小姑娘寧願做牛做馬也願意呢。

再說了,誰說結婚就一定要跟二哥說的這些。

沒準那個時候改革開放,自家大哥起來了,雇個十個八個保姆,讓大嫂享福呢。

接下來的姐妹二人就聽着自家二哥油嘴滑舌的講述着自己的好。

什麼性格圓滑會疼人!

什麼模樣俊俏招人愛!

反正就是立志要把兩個妹妹的理想型從大哥變成自己。

看着兩個妹妹被自己唬得樂呵呵的。

王建鐸這才眉開眼笑的,走出了妹妹的屋子。

只是這一出門,原本嬉皮笑臉的男人,立馬變得沉穩了起來。

眼睛滴溜溜的轉着,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去哪兒給寶寶找個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