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躺平我是認真的小說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當然了,前面的事都不是重點,重點就是自家二嬸嫁進門多年好多年才生了個孩子。

明明後結婚的,王父王母,都已經生了王建碩王建鐸兩兄弟了。

比他們早結婚兩年的二嬸,這才在結婚第五年生了第一個孩子。

沒錯,就是早結婚兩年。

按理說長幼有序。

先結婚,也應該是王大河這個哥哥結婚。

可是這位二嬸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讓二叔不得不越過自己的哥哥把人娶過來。

甚至聽說當初娶媳婦兒的錢,還是給自家老爹娶媳婦的錢。

為了這事兒,王奶奶才越發看不上這位二嬸。

只不過二叔是個厚道人,既然選擇跟人家過一輩子,結婚之前的事兒倒也沒再提過。

具體有什麼隱情,王寶寶這個小輩的記憶里也沒有太多回憶。

反正就是這位二嬸,可是讓自家叔叔被戳了好幾年的脊梁骨。

說什麼生不出孩子,挺難聽的話的。

害得自家老爹找媳婦兒,差點都被連累了。

有這樣的兒媳婦能不嫌棄嗎?

再能幹又怎麼樣?反正在王老太太心裏這個二兒媳婦永遠得不到好。

不過好在結婚好幾年後,終於給二叔生了個兒子。

按照排行來算,王寶寶應該叫這個叔叔生的孩子,三哥。

三哥王建國跟二哥是同年生的,說起來生日就差幾個月。

不過因為是叔叔的兒子,所以排行都是排在一起的,畢竟都是老王家的人。

至於王貝貝說的二叔家的三妹。

說來也是巧, 二嬸的第一胎跟母親的第二胎一塊生的。

二嬸的第二胎跟母親的第三胎一塊生的。

也就是說二叔家又生了個二胎,是個女兒,叫王麗麗。

正好比寶寶貝貝這對雙胞胎晚上了一個星期。

在王家男兒排一序,女兒排一序。

老王家的長女是王寶寶,次女是王貝貝,叔叔家的王麗麗是老三,所以叫三妹妹。

不過大家也平時不這麼叫,大多都是叫寶寶貝貝和麗麗。

今天王貝貝之所以說了三妹妹,其實陰陽怪氣的很。

她就是看不慣這個三妹妹。

應該說王寶寶,王貝貝這姐妹倆都看不上王麗麗。

所以說話辦事兒也總是分外排擠這個叔叔家的女兒。

而且王老太太重男輕女。

根本就不喜歡女孩。

王寶寶和王貝貝那可是例外。

畢竟這是王大河花了三毛錢巨資買通了老算命先生批的大福星命。

這可是王母娘娘座下下凡的仙女。

肯定比凡間的普通丫頭片子要值錢了。

所以兩房的三個女兒里就王麗麗分外不受老太太待見。

(不存在男女歧視,只是小說人物設定 老一輩的三觀不代表作者的三觀)

而王麗麗本人,也確實要比王寶寶,王貝貝要懂事不少。

不但是個勤勞肯乾的性子,還是一個十分聰慧溫柔的人。

不同於囂張的王寶寶,除了在姐姐面前毫不掩飾壞心思的王貝貝。

這位麗麗同學,那可謂是相當優秀。

回憶記憶中的王麗麗。

王寶寶都覺得這傢伙不會是年代文的女主吧?

而自己這一家子就是女主的對照組。

女主家庭要擺脫的極品親戚?

聽了自家二妹妹,毫不客氣的嘲諷。

老二王建鐸,看似無奈的搖了搖頭,好似在責怪妹妹不懂事。

實則嘴角含笑明眼人都知道,他根本沒有把那個麗麗放在心上。

「別老這麼說麗麗!小姑娘年紀輕輕的,讓外人聽見壞了自己的名聲。」

老二說道,這裡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寶寶的身旁,捏了塊桃酥,塞到了貝貝嘴裏。

「奶奶的腿,傷筋動骨一百天,還要好一段日子才好呢。

你讓她咋來呀?飛着來。

二叔出去出差了,現在在外地呢,回不來。

二嬸現在每天伺候奶奶,洗衣服,做飯,收拾家裡。確實也沒空過來。

奶奶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不得可勁兒折騰了。哪裡離得了人啊。」

王建鐸說著又忍不住捏了塊桃酥,塞進了寶寶的嘴裏,掐了掐對方的臉蛋兒。

看着兩個妹妹笑的溫柔。

「這是原因嗎!我姐出這麼大的事兒,他們咋都不過來看看呀!

人不過來也就算了,問都不問一聲!奶奶二嬸過不來!

那王麗麗腿讓人也打折了呀!咋不知道過來看看她姐呢!

果然,不是一個爹媽生的,就是不親!」

王寶寶嘆了口氣,她可不是覺得這兄妹二人說的有多過分。

相反,她覺得這兄妹二人說的可太對了!

人生就要精緻利己。

總為別人考慮,煩死了。

你只要堅定自己的需求,總會有人妥協讓步。

至於吃虧受委屈,哪個傻子願意吃,就讓哪個傻子吃。

只要我們自己覺得沒問題,那有問題的就是別人。

王寶寶可太喜歡這一家子的精神狀態了。

她之所以嘆氣,是因為這口桃酥有點齁。

想要喝口水,卻不好意思張嘴。

轉了轉眼珠,想了個借口。

「都怪你,二哥!我吃的好好的,你非喂我幹啥!就是你這口桃酥把我噎着了!」

原本還在美滋滋吃桃酥的王貝貝。

聽到這話立馬放下了手中的桃酥顛顛兒的跑到旁邊拿過了陶瓷杯子。

挑釁似的看了一眼老二,狗腿一般的遞了過來,親自喂自家姐姐喝水。

「哼!二哥,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我都說了,這世上除了我沒有人能伺候好我姐。

你瞎喂什麼呀!看把我姐都噎着了!」

王建鐸伸手捏了捏額角,笑着無奈的搖了搖頭,卻沒有半點生氣。

只是那雙骨節分明的大手,不自覺的撫上了寶寶的後背。

輕柔的一下又一下,往下順着,好像生怕自己妹妹喝的嗆了一樣。

「好好好,我的錯。」

喝完水的王寶寶擺了擺手,示意自家妹妹放下陶瓷杯。

剛緩過來就聽見了,二哥寵溺的聲音,忍不住渾身發酥。

好傢夥,時代耽誤了我二哥。

這要是讓他配abo文,那簡直分分鐘讓人懷孕。

現在只能在婦聯,真是委屈了!

「都怪這個王麗麗!也不來看我姐,都把我姐噎着了!」

好吧,人倒霉,喝口涼水都塞牙。

人緣不好,在家洗衣服都要背鍋。

正在院子里,勤勤懇懇給大伯一家子洗臟衣服的王麗麗,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麗麗咋還打噴嚏了!是着涼了嗎?」

王二嬸看到自家女兒打噴嚏的模樣,連忙關心。

王麗麗聽到這句話,笑的溫柔,受寵若驚,十分受用似的。

「媽,我沒事兒,我身體好着呢。你不用擔心,衣服我一會兒就洗完了。」

「行,我就知道你是個懂事兒的,你打噴嚏可別衝著你大伯家的衣服啊。

你大伯一家身體弱,幹不了活,你要是把他們招上風寒了可不好了。」

……沉默是今天的王麗麗…

沉默過後,一個任勞任怨的身影,又開始繼續清洗衣服了。

沒辦法,誰讓自己爹跟媽就像中了咒一樣,對大伯一家掏心掏肺的。

這是欠了大伯一家多少條命,這麼心甘情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