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王寶寶目瞪口呆的看着王貝貝這聲聲哀嚎。

被對方的真情實感所震撼。

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做何反應。

正發愣着呢,姐妹二人房間的門被慢慢推開。

門縫裡露出了一張俊俏卻有些誇張的臉。

貓着腰神秘兮兮的,小聲念叨着,看上去像做賊一樣。

只見他三步兩步竄進屋裡來,緊緊的關上房門,像是做賊一樣,捂住了王貝貝滿是埋怨的嘴。

「小祖宗啊,你不要命了!小聲點兒!」

正在難受的王貝貝聽到這話,立馬反應過來,滿臉委屈的閉上了嘴。

這可是十年革命浪潮的尾端。

這話要是讓別人聽見了,質疑國家政策,那可不一定有什麼後果了。

還什麼逼良為娼。

簡直連命都不要了。

那個時代可不是現代。

那是個大街上親個嘴兒都能被槍斃的年代。

王貝貝和王寶寶這才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噤了聲。

看到兩個妹妹都一副乖巧的模樣。

那似猴兒一樣油滑的人,這才露出了燦爛的笑臉。

寶寶抬眼望去,正好看見了自己家二哥陽光開朗的笑容。

心中也忍不住一暖,開心的朝着對方呲牙。

「二哥你回來啦!給我買桃酥了嗎!」

王建鐸,王家的老二。

如今二十了,跟兩個妹妹差了三歲,接了母親的班,現在在婦聯工作。

如今正值午後。

趁着中午午休,王建鐸連忙從工作的地方往家跑。

為的就是給寶貝妹妹買她最愛吃的桃酥。

陽光透過玻璃打在王建鐸的臉上。

男孩俊美的臉龐,稜角分明,是說不出來的,開朗和帥氣,充滿着男子漢的陽剛之美。

劍眉星目,鼻樑挺翹, 嘴角那一抹玩味的笑容透露着一點壞壞的味道。

如今他微微歪頭,笑容在臉上漾開,帥氣的讓人心驚。

就連王寶寶也不得不承認。

王家真是好基因。

不但這姐妹二人雙生貌美。

就連上面兩個哥哥也是一個清冷俊朗,一個燦若驕陽。

這要是生在現代,都當明星去得了,還在婦聯當什麼婦女之友啊!

相比於大哥的外表高冷,心有溝壑。

自家二哥可能是因為跟女性同胞接觸的多了。

帶着一股世故中的圓滑和看透一切的機靈。

如今在兩個妹妹面前,又多了一抹外人不常見的邪氣。

看着流里流氣,痞帥痞帥的。

只不過姐妹二人誰都沒搭理他,而是滿臉興奮的抓住他手中的油紙包。

「太好了,桃酥!還熱乎着呢!」

王貝貝一把搶過油紙包,三下兩下的打開就捧到了寶寶面前。

這個死二哥就想爭搶她姐姐的注意力。

不就是買了兩包桃酥嗎?

等自己拿捏了顧春林,把顧家的財政大權捏在自己手裡。

自己以後給姐姐買單車,買手錶,什麼都給姐姐買!

一定不像二哥一樣摳摳搜搜的,就買點沒用的吃的。

寶寶不知道自己妹妹的想法。

只是看着對方熱情洋溢的,好像身後要是有尾巴都能上天了的模樣,難得笑得開心。

有空間的她,真不缺這兩片桃酥。

可架不住這寶貝妹妹時時刻刻的伺候自己。

恨不得廁所都要替自己去上了。

自己是真沒有辦法,從空間里莫名其妙的拿出點東西來。

結果就是在這裡一個星期,吃了一個星期的年代套餐。

以往最不愛吃肉的王寶寶,如今眼睛都綠了。

看到點有油水的東西,都恨不得上去咬兩口啊。

看着桃酥被捧到自己面前,王寶寶咽了咽口水,故作矜持的朝着兄妹二人笑了笑。

「那我先嘗嘗好不好吃。」

王寶寶剛要伸出罪惡的雙手。

卻忽然聽見了一嗓子,嚇了一跳。

「等等!」

王貝貝突然大聲,把饞的流口水的王寶寶嚇了一跳。

一臉詫異的看向妹妹,卻發現對方滿臉不贊同的蹭了蹭自己的手。

然後親自拿了一塊桃酥,遞到了自己的嘴邊。

「姐,你怎麼能自己動手呢!你還虛弱着呢!真是不讓人省心,沒有我你可怎麼辦呀。」

「啊,張嘴。」

王寶寶機器般的張了張嘴,品嘗到了嘴中甘甜的滋味後,這才緩過了神。

好傢夥,不知為啥自己從妹妹的眼中看到了慈愛!

自己到底是姐姐還是她閨女啊?至於這麼伺候嗎!

不同於自己的震驚。

一旁的王建鐸,看到自家小妹的做法,贊同的點了點頭,滿臉都是寵溺。

「貝貝從小就懂事!知道讓着你姐姐,別看你姐姐比你先出生。

但她的腦子真的不行,如今又讓人打了一板磚。

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顧你姐姐,缺什麼短什麼,就跟二哥說。

我沒有就找大哥,大哥沒有就找爹,爹又沒有,不還有二叔呢嗎!

二叔要不給就找奶奶鬧!

你們姐倆可是咱家的大福星,奶奶沒有不給的!」

王貝貝點了點頭,看都不看自己這倒霉二哥一眼。

關切的看着自家姐姐吃了一塊桃酥,這才滿意的給了老二一個眼神。

「對了,二哥,奶奶的腿好了嗎?這都多少天了,咋還不來看我姐!

是不是二叔家的三妹在裏面挑撥是非了!」

王寶寶難得見王貝貝這副嘴臉。

畢竟這個姐控在自己面前,一向是乖巧懂事,任勞任怨的。

雖然自己也清楚,王貝貝沒有表面這麼乖巧。

除了對自己這個姐姐,在家人面前也是嬌滴滴的小霸王。

就比如自己早上脫下來的衣裳。

這小丫頭明明說要親自給姐姐洗。

結果拿着自己和她的衣裳,扔給了自家二哥。

王寶寶眼睜睜的看着老二端着那盆衣裳,又把自己的衣裳添了進去,扔給了老大。

又眼睜睜的看着老大端着這盆衣裳,又添了自己的衣裳,扔給了自己的爹。

又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爹,端着這盆衣裳,又添了自己和老媽的衣裳,不知道幹啥去出了院。

回來的時候連盆都沒了。

後來還是思索着原身的記憶。

估摸着這一家人的衣裳應該是被扔給了離自家不遠的二叔家了吧。

說起二叔一家,那可真是自己這一家人的對照組。

自己家老爸是個懶貨,整天不幹正經事兒,溜溜噠噠,看不見個人影。

可二叔卻是個正直能幹的鋼廠工人,聽說還當了車間主任。

很是踏實肯干,被領導重視。

自己娘雖然威嚴無限統領全家,可全家人誰不知道母親是個饞鬼。

家裡有什麼好吃的,除了兩個女兒能跟着吃一口,剩下的誰也別想從她嘴裏搶。

二嬸就不一樣了。

二嬸跟二叔那可是模範夫妻。

聽說沒分家之前,全家所有的家務都是二嬸一個人在干。

那可是一個勤勞肯干,任勞任怨,積極向上的五好青年。

她就彷彿被洗了腦一樣,幹啥都積極,幹啥都拚命。

只要有她在的地方,誰要想干一點活,那都是對她的不尊重。

是這個時代最典型的家庭主婦。

不過在王寶寶看來。

自家二嬸之所以這麼能幹,應該是王奶奶壓榨的。

畢竟二嬸比二叔大了三歲,聽說還是個農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