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躺平我是認真的小說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細緻烏黑的長髮,因為休息的緣故被散開於雙肩之上。

王寶寶略帶蒼白的臉色,配上小巧的鼻子和可愛的嘴巴,真是處處惹人憐惜。

此時姐妹二人一模一樣的兩張臉相對而視。

面對妹妹關切的詢問。

寶寶一點兒也沒客氣,直接開口。

畢竟她發現了自家妹妹實在姐控,由不得她客氣。

「我是想問問關於找對象的事,你那邊弄的怎麼樣了,這馬上就要下鄉了,怎麼辦呀。」

王寶寶原身之所以會被人販子盯上。

就是因為這姐妹倆畢業了,實在躲不過去,馬上要下鄉了。

雖然家裡人一直說想辦法。

讓姐妹二人不去操心。

可是國家的政策下,胳膊哪能擰得過大腿。

城裡這些女孩躲避下鄉就有兩條路。

一條就是找一個工作,只要有了正經的工作就可以不用下鄉了。

可是在全國的形勢浪潮之下,哪有那麼多工作。

畢竟現在工作崗位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家家都有要下鄉的孩子。

想要找一個工作崗位,那真是難之又難。

第二個辦法,就只適用於年輕的女孩子。

那就是趕緊嫁人。

在下鄉之前找一個有工作的嫁了人。

就可以不用下鄉了。

王寶寶一直被家裡人嬌慣性子嬌氣。

雖然長得白嫩可愛,又有福氣。

是長輩們十分喜歡的那種。

可是一般的普通人家她還真看不上。

那幾天之所以出去瞎晃悠,就是打着想出去看看能不能找一個合適的對象。

至於工作的事兒,王寶寶壓根不覺得自家能整到工作。

畢竟自家二哥當初面臨下鄉的時候,家裡無奈都讓他接了婦聯的崗了。

自家老娘四十就退休了。

王爸爸更是三十八就給大哥讓位了。

誰讓那個時候大哥十八,沒工作就要下鄉呢。

王家人雖然對外奇葩,但對內極為團結,自然是不捨得孩子過去受苦。

就這樣,三十八歲的王爸爸內退下崗。

又過了兩年,二哥長大了,四十的老娘就下崗了。

現在二老還在家裡養老呢。

上哪兒再去找第三個甚至第四個工作呀?

所以王寶寶王貝貝姐妹倆早早就商量好了,要早早的找一門好的婚事。

別看寶寶是姐姐,但對於感情方面,她一點沒有王貝貝的能耐。

自家妹妹雖然是姐控。

但是在搞對象方面完勝自家姐姐八條街。

早早就跟家裡條件不錯的同學,一個姓顧的高幹子弟搞了對象。

這不人家十八歲一到,直接就繼承了家裡找關係的崗位。

整天像個舔狗一樣,舔着自家妹妹。

說來也是奇葩,對方之所以看上自家妹妹,除了妹妹優秀有能力之外。

最看得上的竟然是因為妹妹對姐姐好,事事用心。

那些在別人眼中算得上是壓榨和狗腿子的行為。

在對方眼中竟然顯得妹妹那麼柔弱善良,天真勤勞。

至於王寶寶,從小到大作天作地,雖然長得漂亮。

但被家裡寵的無法無天的,對於婚事不想將就。

身邊又沒有合適的對象,一時之間竟然有些不好處理。

現在是畢業季,臨時找對象,那可真不好找。

這也就導致了,就算王寶寶長得可愛,讓人看着就心生憐愛之情。

那潔白的皮膚就像剝了殼的煮雞蛋一樣,一對酒窩,若隱若現,可愛至極。

卻也沒能臨時抱佛腳,找到一個她能看上的對象。

不死心的王寶寶到處溜達,企圖讓老天賜給她一個天定良緣。

但是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想要找一個年輕未婚有工作的城市戶口男是多麼難得。

人家這麼優秀的條件,也一定會找雙職工家庭甚至眼光更高。

就算有想湊合的,可見家庭條件也不怎麼好。

那種情況嫁過去,也不一定過得好。

當然就算是這樣,城裡單身有工作的男青年,那幾乎也是十分搶手的。

一到了歲數,身邊的七大姑八大姨,怕是早就已經下手了。

畢竟誰想讓自家親戚下鄉,鄉下要真是好地方,為什麼人人都要往城裡跑。

這個年代的人們確實樸素艱苦,踏實可干。

因為對領袖的推崇,也有很多積極上進的青年主動下鄉。

可是大部分人可沒那麼積極進步的思想。

姐妹倆自然是誰都不想下鄉。

當然了,家裡也捨不得姐妹倆下鄉。

王爸爸,王媽媽花了大價錢想在城裡買一個工作。

可壓根兒就沒幾個人想賣,也壓根沒有合適的工作。

再者都是普通家庭,一下子買兩個工作也確實十分為難。

現在買一個工作幾乎都要花上好幾百。

那個時候人們的平均工資每個月才二三十。

買一個工作要一個家庭不吃不喝的,攢兩三年才能湊得夠。

在那個時代近乎天價。

可就算是那樣,仍然是供不應求。

王貝貝聽到姐姐這話,滿臉都是心疼的拉住姐姐的手。

望着以前一向驕傲任性的姐姐,如今滿臉蒼白,嬌嬌弱弱的樣子,心疼的直跺腳。

「姐,都是我不好,沒能給你找一個好對象!

那個顧春林真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狗東西!

我看他家條件好,身邊都是條件不錯的男青年。

就想讓他幫忙介紹兩個未婚的,好看的,家庭條件不錯的給你當對象。」

王貝貝說到這裡咬牙切齒的,一點沒有剛才可愛乖巧的模樣。

「誰知道那個狗東西,嘴裏含含糊糊的,說什麼你脾氣太大。

他身邊的朋友都不喜歡你這樣的!

真是個眼瞎的玩意兒!我姐就這麼好,由得上他們挑三揀四的!」

王貝貝越說越生氣,彷彿遇見了什麼宿命之仇一樣,後槽牙咬的咯吱作響。

「最可氣的是我好說歹說,讓他介紹兩個,這個廢物找了半天就沒一個合我心意的!」

「他寒磣誰呢!要不就是介紹那種有婆婆管的!說什麼可以日後幫忙帶孩子!」

「他以為誰都是我呢,這麼忍氣吞聲,任由那些老婆子挑三揀四的!」

「姐姐你放心,我都跟他說了,讓他給你找有車有房,父母雙亡的!」

王貝貝說這話,沒覺得自己有半點不對,反而覺得全天下的男人都配不上自己姐姐。

反倒是寶寶聽了這話,眼睛瞪得溜圓。

不停的聽着對方的抱怨,忍不住雙眼冒光。

「那家庭不好的,那哪能嫁呀!我姐姐是過去給他們當保姆的嗎!」

「你都不知道啊,還有一家家裡有三個兒子!你嫁過去以後要跟其他兄弟媳婦兒相處,萬一受欺負了怎麼辦!」

「最離譜的是,介紹了一個當兵的,好傢夥,吹的那叫一個好呀。

什麼長得帥,人品好,條件好,哪兒哪兒都好。」

「這仔細一打聽啊,什麼東西啊?還要隨軍!」

「我姐姐怎麼可以離我二十里之外!你沒我伺候能行嗎!

這世界上為什麼要有姐夫這個詞!

要不是為了不讓姐姐下鄉受苦,我都想帶着姐姐出嫁,一直伺候你!嗚嗚,等我老了,讓我兒子女兒也伺候你!

省得你去別人家受苦,嗚嗚嗚。

這該死的政策,這不是逼良為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