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躺平我是認真的小說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在一家人哄了又哄的氛圍之下。

王寶寶終於成功的又睡了過去。

在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磨合之後,徹底成為了這個家的一份子。

「喝水!」

「姐姐,給你,還溫乎的呢。」

「餓了…」

「媽特意給你下的挂面,裏面還窩了個雞蛋呢。我給你吹吹,省得熱着。」

「頭疼…」

「我喂你吃,姐姐張嘴,啊~」

望着眼前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但卻分外乖巧的妹妹。

王寶寶樂呵呵的張開嘴。

「啊。」

一筷子不大不小,被吹好的麵條被塞進了可愛的小嘴裏。

此時的王寶寶,甚至都懶得睜眼。

就像個植物人一樣,放肆的指使着自己的妹妹。

來這個家已經一個星期了。

王寶寶的快樂誰能懂!

家裡的其他人都不提。

自己這個妹妹簡直就是一個哆啦a夢呀!

關鍵是對方勤勞的過分,一點都不像一個小妹。

就在前兩天自己下去親自拿杯子,喝了杯水就被對方哭了半個小時。

哭泣的內容很簡單。

姐姐為什麼不指揮她幹活了。

姐姐自己一個人喝水,萬一累壞了怎麼辦。

姐姐以前都是讓我給你端水的。

我絕對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比我還會伺候姐姐的存在!

姐姐不讓我伺候了,姐姐不能沒有我!姐姐是不要我了嗎!

會有比我還忠心耿耿當狗腿的存在嗎?

我這可是一直刻在血液里的順從。

再說了,我是姐姐經典的老僕人了。

是來個人就能替代的嗎?

一直作為獨生女,王寶寶不能理解自家妹妹的詭異想法。

這還有自己上趕着找活的?

一樣大的歲數,你為何如此優秀!

後來王寶寶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小丫頭只要被自己指使,就開心的過分。

只要有她在身邊,自己指使別人了,她就不開心。

這難道就是血脈的壓制嗎?不理解,但十分震撼!

躺在床上的寶寶,終於在妹妹的伺候下吃完了這碗麵條。

看着對方滿意的神情,「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王貝貝還十分體貼的,給自己姐姐蓋了蓋被子。

「姐,醫生說你那個什麼腦震蕩,你一定要好好休養。你多睡一會兒吧。」

寶寶十分想答應這個要求,但是想到自己躺了一個禮拜了,實在是睡不着。

嘆了口氣,頑強的睜開眼睛。

「貝貝啊。」

「姐!我在呢!你要點啥!」原本還輕聲細語的小姑娘,立馬神采奕奕的雙眼直冒光。

彷彿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希望。

寶寶擺了擺手,掙扎着想要坐起來。

就立馬被對方十分有眼力勁兒的扶了起來,還貼心的給自家姐姐後背放了個枕頭。

「姐,你慢點!萬一傷着了怎麼辦?有後遺症了可不得了。」

輕輕點了點頭,王寶寶也沒說什麼拒絕的話。

一個星期足夠融合原主的記憶,也足夠了解這奇葩的一家人。

自己但凡拒絕了對方的好意,這個彷彿得了姐控,沒腦子的妹妹會哭死的。

「你也別忙了,坐下來陪姐姐說會兒話吧。我這幾天可悶壞了,天天都在睡覺。」

這倒不是假話,這一個星期的時間,王寶寶幾乎天天都要睡上十幾個小時。

不是她懶,頭是真疼呀。

每天昏昏沉沉的,除了吃就是睡,一下床走動,兩下就噁心乾嘔,看來這腦震蕩確實挺嚴重的。

「好啊,姐,你想聊啥呀?」

王貝貝說這話有些小心翼翼的。

她可不敢跟她姐大聲說話。

她姐這次可遭了大罪了。

這說話聲大了,嚇到她的寶貝姐姐怎麼辦?

「姐,你是不是還在擔心人販子的事兒?」

王寶寶還沒說話呢,王貝貝趕緊狗腿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

「姐,你放心吧,那幾個人販子被抓住了。

當初救你的那個公安同志,跟他的隊友們忙活了好幾天。

終於把這伙遭雷劈的給抓住了!聽說都要槍斃了!」

王貝貝越說越生氣,想起自己姐姐遭的罪。

可愛的小人就忍不住咬牙切齒。

尤其是在看見姐姐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小臉上。

在額頭上裹了那麼大一塊紗布。

聽說還縫了針以後,沒準要留疤的。

王貝貝就氣自己那天為什麼沒有跟着姐姐一起去。

都怪那個顧春林!

為了這事兒,王貝貝已經一個星期沒搭理他了。

要不是為了讓自己和姐姐不下鄉,王貝貝早就跟他分手了!

只是這些話王貝貝沒敢跟她姐姐說,怕姐姐知道她耍心眼,該不疼她了。

王寶寶聽了這話,輕輕擺了擺手,沒敢搖頭,主要頭疼。

她還真不擔心這些人販子。

畢竟這幾天家人不停的在她耳邊咒罵那些人販子。

她大概已經知道了那些人的下場了。

今天之所以要聊天,除了覺得自己好多了。

更多的是因為這幾天接受記憶之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現代正處於華國的一九七四年。

正處於十年革命的末尾。

也正處於上山下鄉活動的熱潮之中。

當然了,相比於早些年的自發自願。

如今的情況就是強制下鄉。

老王家有四個孩子,說破大天去,也要下鄉。

按照現在的規定。

所有沒工作的人都要下鄉。

當然了,這指的是青年。

那些老一輩就不用了,畢竟是學習,年輕人們的活動。

如今原主和原主妹妹十七歲剛剛高中畢業。

這年頭沒有高考,高中已經算頂天了。

十七歲的大姑娘,拖到現在已經拖不下去了。

兩個姑娘都畢業了,按照國家政策。

家裡只能留一個孩子。

姐妹倆必須有一個人下鄉。

都是城裡生活,千嬌百寵的小姑娘,誰願意下鄉啊?

王寶寶就算拿着空間也不願意。

別看她現在空間里種的果樹,種的糧食,說上去跟農民沒什麼兩樣。

實際上真正下過鄉才知道當農民有多累。

尤其是兩個漂亮小姑娘。

在那個年代裏,多少女人到了山溝溝里能回來的。

運氣好的,找一個老實的漢子嫁了。

運氣不好的去到窮鄉僻壤里,那真不好說了。

畢竟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句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那雞鳴狗盜的事情可太多了。

尤其是王家這倆寶貝閨女養的白白嫩嫩的,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真要是在鄉下被那些懶漢流氓給糟蹋了,這一輩子毀了。

王寶寶之所以想聊天,就是因為想起原主記憶里的這事兒。

她可不知道她那能耐的極品家人,早就給她找好了退路。

現在的她真害怕下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