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躺平我是認真的小說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寶寶!剛才不醒了嗎?咋又昏過去了!」

一陣焦急的女聲響起,聽嗓門那叫一個中氣十足,霸氣側漏。

「姐姐,嗚嗚嗚嗚,你快醒醒吧,你一天不指使我,我渾身難受呀!」

嬌嬌嫩嫩的小女娃,長得白白凈凈的,圓圓的眼睛怯生生的。

看着像嬌軟的白糰子,只是說出的話,怎麼帶着一股賤嗖嗖的意味。

王寶寶迷迷糊糊的聽着耳邊的哀嚎。

一段段記憶迅速湧入腦中,接收着原身的一切。

一九七四年,水藍星,華國。

(平行時空,與地球無關,不要考究,以劇情為主,說啥是啥。)

這是一個與我國七十年代相當相似的國家。

只不過細微之處還是有所不同。

王寶寶,老王家的寶貝女兒。

上面有兩個哥哥,王建碩,王建鐸。

下面有一個妹妹,王貝貝,兩人是雙胞胎。

再加上爸爸媽媽一家六口,其樂融融。

當然了,這個其樂融融要掛雙引號。

在老王家這一家六口的眼中,一家人自然是其樂融融。

可是如今在王寶寶的記憶中這一家子可真真都是「極品奇葩」。

原主的父親王大河,城市戶口,如今四十二了,卻連個工作都沒有。

是街坊四鄰眼中,最極品的懶鬼。

大老爺們天天在家待着,整天一點正事都沒有,屬實讓人戳脊梁骨。

原主的母親李翠紅,倒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以前是婦聯的工作人員,在家裡很有威望。

只不過現在把工作讓給了二兒子。

跟父親一起在家裡待着,享受養老生活。

雖然如此,但在家裡仍然是一言九鼎,逮誰罵誰。

至於原主的兩位哥哥。

大哥王建碩,寡言少語看起來十足的正派。

可私底下是個心狠手辣的主,根據原身記憶。

大哥竟然是個妹控,加媽寶男。

王寶寶已經可以預料到以後大哥的媳婦兒是多麼的窒息了。

不過好在自己是他妹妹,那日子應該過得還不錯。

至於二哥王建鐸,必須着重介紹一下。

這可是原主家裡唯一一位公職人員。

大哥在鋼廠上班,二哥卻在**部門上班。

沒錯,就是接了母親的職位,如今在婦聯工作。

成功成為了婦聯唯二兩位男同志。

據說對調理婆媳矛盾,提高女性地位具有相當大的作用和位置。

(據不完全統計,整個附近的八卦,有百分之八十是經過二哥之嘴。)

好吧,這極品的一家人,這讓人無語的陣容,實在有些窒息。

好在自己還有個十分順心的妹妹。

王貝貝。

和原主是雙胞胎姐妹。

作為妹妹,本來應該備受寵愛。

但偏偏從小被原主拿的死死的。

變成了原主的狗腿子,指哪兒打哪兒,說啥幹啥,特別懂事聽話。

而這對雙胞胎也繼承了父母所有的優良基因,長得白白嫩嫩,漂亮極了。

正如名字所想,寶寶貝貝。

對於這兩個女兒,老王家那是寵到了天上。

在如此重男輕女的時代里,能對兩個女兒這麼好,可見老王家的人品。

好吧,也沒什麼人品。

原身的奶奶還是很重男輕女的。

但架不住自己這個懶鬼爹爹被媳婦吃的死死的。

對這倆閨女那是愛到不行。

為了不讓自己閨女被自己的老母親嫌棄。

動用了自己靈活的大腦。

知道奶奶封建迷信。

特意花巨資!三毛…

讓算命先生說,自家這倆女兒是大富大貴的命,全家都會跟着沾光。

說自家這倆女兒王母娘娘身邊的仙女下凡。

好一通吹呀,讓重男輕女的老太太高興的不得了。

原主之所以知道這些。

也是因為原主的懶鬼爸爸,時常拿出來吹噓自己的豐功偉績。

以求在兩個閨女面前爭寵。

摸清楚了所有的記憶。

王寶寶也不禁感慨,這家人雖然奇葩,但好歹相當團結護短。

尤其是在知道了,原主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之後。

王寶寶的排斥心理也沒這麼重了。

只是心裏惦記着原本的王寶寶。

琢磨着自己過來了,那原來的人呢?

正在心裏琢磨着呢。

王寶寶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陣畫面。

血色視線,嘈雜的環境,猙獰的陌生面孔。

還有一個男人…

王寶寶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望着周圍一圈的人,眼中閃過一絲害怕和糾結。

還沒等說話。

一旁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忽然撲了上去,抱緊了王寶寶。

「嗚嗚,姐姐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這該死的人販子!」

「寶寶醒了!孩子他爹寶寶醒了!」

一群人圍了上來, 弄的王寶久久不能回神。

是了,原身死了。

出去逛街的時候被人販子抓住,反抗的時候不小心被一板磚打到腦袋上打死了。

多虧路過一個公安同志。

出手相救,勇斗歹徒,這才把人販子抓住了。

據說送到醫院的時候,人已經沒了。

本想讓家屬帶回去,卻沒想到,等家人們到的時候,這具身體卻意外的又有了呼吸。

寶寶知道這是自己穿越過來,才帶來的這具身體的重生。

想到記憶中最後一張有些模糊令人心安的人臉。

王寶寶摸了摸頭,剛想要說什麼,卻發現入手的滿滿都是粗糙的紗布。

「寶寶,別摸!你這腦袋上的傷口有點大。別亂碰,過一段時間好了就行了。」

白嫩的小軟手,被對方握在了手裡。

寶寶抬眼望去,正是原身的大哥。

因為對方挺拔的身高,寶寶的第一視線,落在了對方的胸膛和腰腹之上。

整潔又乾淨的衣服, 緊貼着挺拔的身姿,堅實又可靠的肌肉在衣服的輪廓下若隱若現。

忍着疼痛,寶寶微微用力,抬起了頭。

終於看到了少年閃爍着凜然的黑瞳,那是一雙看似平靜,實則暗藏銳利如鷹般的眼眸。

俊朗的面容上看似古井無波,實則眼中的擔心和身上的氣勢都充滿了危險。

當看到妹妹與自己四目相對時。

那略帶危險的眸子,立馬軟上了三分。

清冷的話語中隱藏着心疼,微微蹙眉,語氣輕柔。

「寶寶乖,你那麼愛漂亮,也不想以後留疤吧。

就忍兩天,等傷口好了,大哥給你買好吃的。」

原本還有些陌生的人,在看到對方面容時,那股親近立馬撲面而來。

也許是有着原身的記憶。

王寶寶現在面對這些家人,竟然沒有半點陌生。

明亮猶如小鹿般的眸子立馬蒙上了一層水霧。

撒嬌似的朝着眼前的男子哭道。

「大哥我疼…嗚嗚,我害怕。」

感覺到自己被一陣溫暖的氣息包圍。

王寶寶知道這是大哥把自己抱在懷裡安慰呢。

原本突然穿越的驚恐,和對未來的不確定,在這一刻化作了委屈,放肆地哭了出來。

看着家人們擔心的面孔。

王寶寶心裏默默下了個決定。

既來之則安之吧。

有空間在自己無論怎麼樣都會過得不錯。

竟然佔了對方的身體,那就好好和對方的家人相處吧。

這個時候的王寶寶還沒意識到。

對方受傷的位置,和自己左腳絆右腳摔倒的位置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