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不行啊,老王,現在真不是錢的事兒。

你也知道現在又是一批學生畢業。

大家都在着急找工作。現在有錢也辦不了這事啊。」

偏僻的巷子里,身穿破舊的兩個大漢,鬼鬼祟祟的在牆角里嘀嘀咕咕。

「老薑,我跟你這麼多年的交情。

現在求到你這兒了,幫都不幫,這可不夠意思了。

這些年,咱們哥倆那可是過命的交情了!

你可知道我就這倆寶貝閨女,你要是不幫我,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兄弟啊。」

略帶慍怒的聲音響起,說話的正是寶寶的親爹王大河。

王大河此時不過剛四十二歲,按理說正是家裡的壯勞力。

卻在三十八歲就退了休,將自己的工位讓給了大兒子。

外人一邊心疼他的愛子之心,一邊覺得他不務正業,是個懶貨。

畢竟三十八歲,那可是男人的黃金期,正是勤奮肯乾的時候。

那個時候正是上山下鄉的熱潮,十八歲的大小夥子,一畢業都積極下鄉。

有幾個跟他似的,工作都不要了,就在家養老,將工作讓給自家老大。

不少人嘴上說著他疼孩子,心裏卻在暗自鄙夷。

覺得王大河是個沒成算的傻貨。

畢竟這年頭城裡孩子下鄉的,那可有的是,誰家沒幾個孩子下鄉。

可王大河在親戚四鄰面前表現的又懶又饞。

在家裡大白天不是睡覺就是偷懶。

外人都說他把工作讓給了大兒子,就是為了不上班。

誰知道人家早就看不上上班這仨瓜倆棗了。

白天在家人五人六的偷懶。

事實上,私底下卻在黑市裡干起了倒買倒賣的勾當。

隨便折騰一個月,比人家一年掙的都多。

只不過做事謹慎,從來不讓身邊的親戚朋友們知道。

王家除了王大河的媳婦兒和兩個兒子,無論是兄弟老媽還是兩個老閨女都沒告訴。

做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膽大心細,做事謹慎。

王大河這些年雖然沒上班。

可私底下的收益,那可是真真的不錯。

王奶奶為啥對自己大兒子如此偏向?

一個月給自己三十塊錢養老錢的兒子,誰能不向著。

還有王大河的弟弟,王大江一家。

王麗麗總覺得自家父母對大伯一家十分偏向。

簡直成了大伯一家的保姆。

她哪知道,她大伯給了他們的一家多少實惠。

洗個衣服算個什麼?

更別說每次都不是白洗。

只不過這些老二兩口子口風嚴,不敢往外透露罷了。

畢竟他們也不傻,多少能猜得出自家大哥哪來這麼多錢。

更別說這些年大哥對自家的幫扶了。

如今王大河正在為自己姑娘的工作發愁。

要說老王對自己這倆閨女,那可真是掏心掏肺。

下鄉這事兒以他的聰明勁兒,不可能不早做準備。

可偏偏這世上就是有各種各樣的意外。

原本老姑娘早早就跟家裡說好了,畢業結婚的事兒,不用操心。

王大河花了不少人脈和錢,早早就給王寶寶定下了個工作,就等着畢業就去。

可是架不住利益最動人啊。

事到臨頭被人用高價給撬了不說。

對方把事辦成了之後,才通知王大河。

氣的王大河差點沒跟那人打起來。

畢竟事到臨頭再反悔,那跟斷人財路,殺人父母有什麼區別?

如果他早說提前找找,沒準能再找到一個。

可是到臨頭那孫子才反悔,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斷了生路。

這個時候找個工作,那可比中彩票還難。

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家寶貝閨女才會因為沒工作到處亂逛,出了那事兒。

王大河這一個星期自責又痛恨。

可卻不敢停下,只能用盡自己全部門路到處打聽,想要趕緊買個工作。

這個時候原本五百塊錢的工作都能賣到八百了。

八百塊錢可相當於那個時候的人家攢一輩子的錢了。

可就算是這樣,仍然是找不着任何一個機會。

實在是這個時候的工作可不是工作了,那都是改變命運的機會啊。

老薑頭是王大河的拜把子兄弟。

兩人狼狽為奸了四五年,在黑市也算是難得的有情義。

如今為了自己閨女,王大河把能求的人都求了。

好不容易知道老薑這兒有個工作。

只不過多少有點問題。

但這個時候顧不得那麼多了。

無論如何,也得把這個工作拿下。

老薑頭跟王大河相差三歲,算是老大哥了。

如今面對兄弟如此也是滿臉無奈。

「大河,不是我不幫你,我跟你說實在的,我這工作就跟當初你找那工作似的。

人家早早就定下了呀。我現在毀約不把人家給坑了嗎。

就算咱倆關係好,可我跟人家也不差呀。

人家那也是實在親戚,這事兒弄不好是要結仇的呀。

干咱們這行的多危險,你是知道的呀。

別的不說,前幾天老鄭那個王八蛋不就讓你…」

老薑沒說別的話,可王大河卻有些無奈。

老鄭就是給自己介紹賣工作的那個人。

大家都是黑市的,手裡有點人脈關係也算不錯。

只是老鄭那個人心太黑手也狠。

當初搭上他的線,給自家閨女買了工作。

本以為十拿九穩,連定錢都交了。

誰知道事到臨頭被人家高價撬了。

王大河本就不是一個良善之輩。

畢竟這年頭干這活可是掉腦袋的事。

若是沒股狠勁兒,怎麼能在這黑市裡立足。

既然那孫子不給他面子,他直接找人,就給他舉報了。

現在人弄裡頭了,聽說這輩子都出不來了,直接去農場改造了。

這事兒一出,確實震懾了不少人,對自己往後也有些好處。

可誰想到事到如今自己也要撬別人的了。

說句實在話,這個年頭能買得起工作的能是一般人嗎?

萬一人家再把老薑給整了。

畢竟這是自己開的頭。

人家有樣學樣,自己也說不出什麼話。

「老薑,要不這樣,你跟你那頭商量商量,要什麼條件我都滿足。

我們家寶寶身子那麼弱沒法下鄉啊!

街道辦可說了,下個月月底就要定下來。

你讓我咋整啊!」

老薑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要是別人,他就直接說讓這丫頭下鄉得了。

可老王跟他的關係,他是最清楚的。

對於這倆閨女,那可是捧在心尖尖上的。

讓他倆閨女下鄉,那是門也沒有啊。

這有的話說出來還不如不說呢,反倒傷感情。

「唉,我這邊只能趕緊幫你找找了,再多的就真沒辦法了。

兄弟實在不行想想辦法,給大丫頭找個好人家。你們老丫頭不就這個辦法嗎?」

「唉,這一時半會兒的上哪兒找去。這要不找個好的,這輩子完了!

這要是找個不好的,還不如下鄉呢。狗養的老鄭!老子非得找人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