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抹殺遊戲 抹殺遊戲第9章 糖果屋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抹殺遊戲第8章 蠍子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9章 糖果屋在線免費閱讀

{您知道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毆打,即使他會被永生永世的釘在恥辱柱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才是我想要的,他至死不知道自己成為了多大的惡人,我從來沒有說過許願的上限是什麼,他們會無限發展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往重了說,他就是影響人類存活程度的主要元兇之一,他本人不需要知道,但未來的歷史中,別的人類會知道。」許夢走在長廊中,但她並沒有發出任何腳步的聲音,像只幽靈一樣。

{您究竟在恨什麼呢?您的記憶中家庭美滿,並且有幾位好友……}

「你不是人,還記得嗎?」

「你只能觀察我的記憶,你看不見我的內心,只要在記憶中我沒有對某個行為做出回答,你就以官方心理學的模式判斷我是怎麼想的?你不是我故事中的系統。」她狠狠咬住了自己的胳膊,可身為代碼的她即使把整塊肉都咬下來了也不會流出一滴血,看着自己破碎的肉體,慢慢重組,看着內部的代碼數字不停重新排列,她又使勁撓破了剛才的傷口:「我天生就是瘋子,但他們以龐大的道德理念壓制着我這麼多年來所有的瘋狂,我能像正常人一樣度過一生,但我不想,所以我自殺了,我期盼的是一個永遠不再需要我思考的空白世界,你的存在,真的會需要我感恩戴德嗎?」

「你不該有提出問題的能力,還記得嗎?你的扮演角色是沒有感情的程序代碼,任務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輔助我,你和那玩意兒都是欠我的,你們最好先把你們的債還乾淨了再說別的,我並不是只有那麼一個故事,我不在意你們為什麼會選中這個故事,也不知道你們到底要幹什麼,但我希望你在我活着的時候先,閉上嘴。」

{…尊重管理員的意見}

「放蜂蜜吧……我為我剛才的行為感到抱歉,但請你不要表露出那麼多感性的東西,那真的很讓人沒有安全感。」

迷宮之間牆壁的縫隙上蜂蜜緩慢的流出,本來就甜到發膩的迷宮甜味又上了一層,人們察覺到了這個變故,但他們沒有任何抗拒的能力,他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蜂蜜。

但他們在看見牆壁上不停移動的點時,他們才發現周圍已經全部被小蜜蟻包圍了,成堆的深黃小點有序的包圍在他周身,有人嘗試着走出去,但除了讓自己渾身爬滿小蜜蟻以外,他們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咔嚓」

一個玻璃瓶碎裂的聲音在空氣中傳遞,緊接着一個又一個玻璃瓶從空中被扔下來,四周玻璃片飛濺而起,甚至有一部分玻璃瓶專門朝着躲閃的人們砸去,瓶子裡邊有一些黑色的小東西,但還沒有看清是什麼更多的玻璃瓶子就從空中被扔了下來。

十分鐘後,玻璃瓶雨終於停了下來,而人們這才看見玻璃瓶中的是成千上萬種類的昆蟲,有的就在自家門口見過,有的卻只在學校的科學書上見過,甚至有的已經滅絕了,而他們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性:儲存糧食。

玻璃劃破的傷口,沾滿糖霜的衣服,他們已經是明晃晃的靶子了,到處的玻璃渣使他們的逃跑都變得困難,而剛開始KTV裡邊的那些蛆蟲早已通過蜂蜜長的有人手大小,吃不到人,蟲群就爬到蛆蟲上將他當做養料,他們成兩倍的生育速度肉眼可見的繁衍生息。

終於有人開始反抗了,他們踢開玻璃向蟲子群較少的地方跑去,玻璃撞擊的乒乓聲在迷宮各處響起,可無論他們怎麼跑,到處都是破碎的玻璃瓶,玻璃上爬着的依舊是那群多到嚇人的蟲子。

許夢依舊平靜的向前走着,她已經感覺不到玻璃扎到肉的感覺了,代碼快速的修復讓她的行走並不會出現什麼問題,而他手中正捧着一罐神奇的新品種,十隻藍色的蠍子,雖然並沒有多大,但這種絕對不存在的品種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是的,他沒有毒,而是雌雄同體以及比螞蟻還大的生育能力,只要一成年,這些蠍子可以在一個月之內讓一個市到處都是他們,因為他們的卵會非常小,所以他們會把卵排進人類的皮膚中,整個人都會是他們的培養皿,蠍子卵巢會在一個小時內破皮而出,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帶出遊戲。

研究也好,殺死也罷,即使活着出去他也要看着自己的皮膚被蟲子撐破然後死掉。

還記得嗎?這場遊戲並不是可以隨意進入的,是選定一些位置,然後再進入,所以她並沒有統治世界,如果一個人到死都沒有進入遊戲,那麼他的生存還是需要工作。

因為這場遊戲一開始的設定就不是成為人類最高統治者,純粹只是為了報復社會,跟不上社會發展,那就讓社會跟上她的發展,自私自利的噁心玩意兒才不會有良心這種東西。

轉角處一個少年奔馳而來,他的鞋底已經被磨破,腳也被玻璃渣絞的血肉模糊,看見前方有個人走的很平靜他以為終於找到一個沒有蟲子的地方了:「你也沒隊友吧!咱們組隊吧!」他確實感覺到了蟲子要慢慢減少,可回應他的不是少女的聲音,而是一個迎面襲來的玻璃瓶。

藍色的蠍子在他眼前一晃便砸在了他頭上,額頭被砸破了,腦袋也嗡的一聲聽不見了聲音,等到他緩過來的時候蠍子已經爬到了他的腿上,沒有麻痹毒素的蠍子硬生生的撕破了他腿上的肉,緊接着就開始排卵。

他想把蠍子拽下來,但蠍子已經緊緊咬住了他的肉,他忍着疼連着肉把蠍子拽了下來便看見剛才那個少女向他走來。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罵句什麼就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最後能感覺到的就是頭上傳來的巨大痛感。

而許夢看着面前的屍體繼續拿着手中的榔頭一下又一下的錘着他的腦袋,直到他的腦漿完全成為了糊狀。

兩具屍體的血液使她看起來就像剛從血水裡變成過一樣,但她只是把榔頭放回空間然後重新拿出一罐藍色的蠍子向前走去。

她會至少放出十罐蠍子繼續為他們增加難度,反正受難的不是她,她沒必要在意。

許夢拒絕對系統產生大量依賴感,這不怪她,按照故事劇情的背景走,系統會自動設置好每一步需求……這不好玩兒了,人們恐懼的是未知感和現實不存在感,像她這種因為做了噩夢所以把噩夢殺死的不多,如果系統不是這麼想的,那就沒有必要想了。

從罐子里拿出一隻藍色的蠍子,看了幾刻鐘後,許夢決定把這玩意兒吃下去,咀嚼感傳來了,但並沒有傳來味蕾,但他能感覺到粉色的血液從嘴裏流出來,伸手摸了一把,並不粘,大概也沒什麼糖分:「你應該不怎麼好吃,那就不用擔心你被吃掉了,否則我還要給你設置一個全身都是毒的設定,希望你是完整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