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抹殺遊戲第7章 錯誤回答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8章 蠍子在線免費閱讀

趙輝磊和隨意組隊的人並列向前走,一路上他沒有說過一句話,導致兩人的處境異常的尷尬。

實際上趙輝磊一路上都是在思考,這兩個關卡讓他生出一種別樣的熟悉感,可是大腦里只有恐怖襲擊的怪獸不斷循環播放,對,注意到的只有怪獸!而遊戲界里的最基本設定是遊戲!

「不用走了,我們已經註定死在這了……低幼的兒童遊戲。」周圍的環境順應了他的話語,成百上千的蠕蟲突然從牆壁中鑽了出來,朝他們湧來,細小的蟲子爬上他們手臂的瞬間就鑽入了皮膚,從進入的地方拉出長長的一條線,裏面正是他們的蟲卵和本身,蟲卵在肉體的溫熱中也快速發育,一分鐘內便吃掉了上方的皮肉鑽了出來,還沒十分鐘,兩個活生生的人現在就只是單純的成為了蟲卵的培養皿,但蟲子並沒有繼續向大腦前進,他們像受到指令一般停下來。

「不低幼,按你們的說法,這是血腥恐怖遊戲,但我沒有給你們設置客服投訴的地方,就算設置了你們也沒命去投訴。」穿着紅西裝的身影從拐角處走了進來,她的樣貌並沒有猜測中的兇狠,長的平凡又沉默寡言的樣子,看起來就像社會的底層,但意外的讓人感受到一種溫和的感覺。

「木筏求生,畫迷宮,真幼稚,我們當年玩的可是老鼠偷油!」趙輝磊高高揚起他的笑容,彷彿他身上的蛆蟲並不存在。

「有的,只不過你看不見罷了。」她蹲下身子與他平視:「還有123木頭人…」拜託這可能嗎,但願他的腦袋能轉過彎好好想想。

「遇到你真噁心。」

「可不是嘛,拜託讓我死的痛快點啦~說不定我們以前是同校的呢。」

「像你這種第一面就跟第一百面一樣的自來熟,更噁心。」牆壁里巨大的蠕蟲一口咬下了他的頭隨後便又退了回去,頸動脈的血液撒滿了她的整張臉,整個過程中她只是單純的看着屍體流完血之後倒地,另一個人也已經死了,滿身的蛆蟲已經成了培養皿,但因為身上沾染的蜂蜜太少了導致有些蛆蟲開始互相食。

她伸手探向空氣,一個沒有蓋子的蜂蜜瓶就出現於她手上了,毫不珍惜的把一瓶蜂蜜倒在了屍體上後,扔下瓶子便向前走去,身後的蜂蜜瓶卻慢慢碎裂消失……

{物品回收中……}

她繼續遊走在迷宮裡,剛才發生的事情讓她產生了極大的厭惡感,事實上,這些迷宮的設計根本不是兒時遊戲的東西。

真抱歉,可是我兒時玩的東西,是小樹林裏面扒墳和找個沒有人的地方罵人,或者偶爾和我奶奶玩翻花繩,他是真把自己當所有人了,多高傲的人類啊。

真他媽噁心。

「玩的版本確實和他們夠像的,但是我和他們不一樣啊,你應該沒猜到吧。」她走到一處大拐角的邊緣,伸手向牆壁敲了三下,牆面瞬間凹陷下去,便向左邊劃開,一個空的房間別出現,無論是食物,療傷用品,還是床都一應俱全,而房間的中西間正插着一個小紅旗:「這回的旗子是有許願的功效的,這次願望的最高權限是『強制性結束本次關卡,』或『這輩子都不用參加下一個遊戲』但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了,懷着你的驕傲感,等着你的重生吧。」

「真他娘的把自己當上帝了,那你倒是看看你到底做了什麼吧。」

迷宮中的人們混亂的跑着,待夠十個小時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什麼出口可以提前通關!在遭受第一輪的攻擊後現在活着的人已經都很累了,可他們的系統突然又彈出了新的視頻。

「各位倖存者,我知道你們已經接受了第一輪昆蟲襲擊,屍體上的蟲子並不是非常美好對吧?那我正好宣布另一個不好的消息,你們中的某個參賽者覺得他能猜透我的心意,死的那叫個英勇負義啊!」

「本來,你們到達的終點是有一面小紅旗的,它的作用是,實現願望,可這位參賽者擾亂了我可愛的心情,於是,我決定願望取消,這位參賽者的位置已經發送到你們系統上了,你們可以自己找他討要說法。」

視頻結束,一個紅點出現在迷宮中,雖然無法看見完全的迷宮,但是找的這個人是輕而�上門女婿��舉的。

{物體定位中,已確定物**置,已導入完整記憶,已白骨生肉,已確定存活。}

「趙輝磊,你到底是以什麼身份來揣測我?好好看看你到底幹了什麼,好好看看,你到底在高傲什麼。」

她靠上牆壁,堅硬的牆壁此刻卻成為了假水,整個人都陷了進去不到一分鐘,她就和牆壁成為了一體,牆壁也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人群也從附近趕來,他們手裡拿着從商城購買的工具,他們是來尋仇的,即使這個人的錯誤只有遇到了管理員而已,失去願望的旗是管理員做的,把他們拉到這恐怖遊戲的人也是管理員,但他們怎麼敢直面管理員?所以當然把怨氣放在了這個間接的原凶上了?

趙輝磊此刻正呆坐在原地,腦袋被咬下來的撕裂感還在身體上徘徊,他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並不在自己的脖子上,但他清楚一件事情,他又活過來了。

「果然猜對了,接下來,只要能接近她就夠了,女人這種感性的生物怎麼不會對能理解她的人感興趣吧!」

{回答錯誤,趕緊接受懲罰。}

可自己的系統突然彈出一個頁面,紅色的大字出現在他面前,並且他聽到了大量向四處走來的腳步聲。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被系統用紅點標記了。

「他在這兒!別讓他跑了!」人群從四周湧現,手裡高舉着棍棒向他襲來,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狠狠一棒敲上了腦袋。

大腦的刺痛感傳來,使他產生了短暫的暈厥,還沒緩過來勁兒更多的棍棒就像他的周身襲來,他想要說些什麼,可周圍的人只是混亂的咒罵著他,無論他說什麼都沒有人在意,他的四肢已經被敲碎,大腦也已經疼得無法思考,他就這樣的再次迎接了一場緩慢的死亡,直至被敲成肉泥人群才開始緩慢散去。

「希望你下輩子還是這麼覺得你能代表一切,也希望你還能維持你這所謂的高傲感,廢物。」又一瓶蜂蜜倒在了肉泥上,緊接着就有蛆蟲爬到肉泥上產卵:「肉質不錯誒,一個小時後你估計就會連肉渣都不剩了,看清自己的身份再來揣測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