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抹殺遊戲 抹殺遊戲第7章 錯誤回答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抹殺遊戲第6章 蟲和蜜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7章 錯誤回答在線免費閱讀

系統在兩天時間全球性出現,人們逐漸注意到了商城裡能力:身體強化,生命延期,斷肢重生,白骨生肉……以及高級區域中那大量的未來化武器,這是人類長久以來所追求的一切,同伴的死亡在這些東西面前變得不值一提,甚至有人開始期待第二關卡可以選擇他們。

還有人漠不關心,他們表現出一種絕對不可能被選到的情緒,他們說自己平凡無趣,說自己又沒那種本事,怎麼可能會被選中?

而這些人絕對沒有看過從第一關活下來的人到底都有誰。

吳成平是第一場關卡的參賽人員,他本來只是收了路邊一位大學生的40塊錢說幫忙頂一堂課,結果就莫名其妙的進入了遊戲關卡中,二十幾年全部認知被顛覆,直到離開比賽他才發現整個班連同他只有三個人逃了出來。

他如同睡了一覺般從課桌上醒來,除了他以外只有兩個男生一樣還醒着,其他的同學和老師已經全部死在了抹殺游戲裏,他們的屍體,消失了。

30積分,這是他出遊戲後系統顯示的,他看着商城的廉價面板沉默,30積分可以購買他未來三個月內的全部食物,甚至那些需要預約的米其林大餐只要十幾分就夠了,但30積分,只能增加三點體力值。

他選擇了兩點體力值和克服深海恐懼症。

自從離開遊戲之後,只要聽見水聲他就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那邊永遠沒有邊際的海面,夢裡無數條如同鬼魅般的魚游轉在他身旁,口中叼着人類的屍體,腥紅的液體潑灑在體表生長的青苔上,然後溶於水中,沒有留下任何一點痕迹……而他也如同這血水一般,融入海中,沒有任何痕迹。

在長久的恐慌中,他瘋了,整日整日的把自己鎖在洗漱間,一次又一次看到,潔白的地板磚被染成了猩紅的藝術品,不知道第幾次從醫院醒來後,他被母親加看管起來,只要精神崩潰,母親就會哄他趕緊睡覺,等他睡醒了,一切都好。

他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半個月,直到現在,兌換了克服深海恐懼症他終於可以讓媽媽好好歇會兒了,他躺在母親懷裡閉上了眼睛,如同幼年時母親抱緊剛剛因為噩夢而醒來的他。

這是最後一覺,睡醒之後,他該繼續當他的大人了。

「真可憐,好想讓他的媽媽和他一起去下一個關卡讓全世界都看看他和母親是怎麼被做成糖果雕像的。」許夢站在樓下收回了目光繼續的遊走着。

{任何玩家都不可以被定位選擇,您只能選擇區域內大量人物開啟下一個關卡,請遵循規則。}

她沒做出任何回答,只是走進了一家大型KTV,裏面歡樂的氣氛並沒有因為抹殺遊戲的來到消失,事不關己,有些人該怎麼做接着怎麼做。

所以讓這些歡樂的地方死些人是最好的選擇。

音樂戛然而止,共舞的大屏幕上原本舞蹈的明星也忽然變成了一片黑屏。

「你們好,我的第二關參賽者們,不用感到驚喜和意外,是的,我選中了你們成為第二關的參賽者。」

「我並不確定你們會有多少人成為倖存者,但是看你們玩的這麼開心,你們應該很有把握至少活下來13的人吧?那麼遊戲開始吧,向鏡頭打招呼啊——」熟悉的被代碼錯亂遮住的面龐,暗紅的西裝,毫不在意生命存活的姿態,這就是管理員!

「啊,看到了我的粉絲,不過你們的裝扮真夠噁心的,所以我決定,去死吧。」

舞台上幾位穿着暗紅色西裝的舞女全部猛烈的倒地抽搐起來,她們的皮膚下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遊走,只能看見皮膚被撐得鼓起來一個個膿包,忽然一隻比手還大的蛆蟲從肉體中破體而出,蛆蟲在西裝上扭動,帶出來的鮮血全部蹭在了西裝上,直至它爬了下來人們才得以看到他不剛才爬出來的血窟窿裡邊不知道被產了多少蟲卵,乳白色的蟲卵代替血肉緊密的排列在**中,彷彿下一刻就會長成下一隻蛆蟲。

「記住,你們只有參與遊戲的資格,任何人,都沒有打分的機會。」

「我不是非常開心,所以我決定,增加新的規則,你們兩人一組在這裡活過十個小時才能出去,我並不在意你們會選擇誰成為隊員,也不在意你們會不會在中途更改隊員,但是,不是兩個人,你即使在這裡待到死也別想出去。」屏幕應聲而碎,而屏幕後卻藏了成千上萬的蟲卵,他們如同潮水一般湧出屏幕,落在地面即刻成蟲,他們緩慢的爬向了人類。

四周的牆同雛雞破殼一般碎裂,本該是剛進水泥的骨架卻展示了蜂巢一般的內壁,膩死人的甜蜂蜜沾滿蛆蟲的全身,晶瑩剔透的顏色彷彿是給他們打了閃閃的蠟,但是你要先忽略內部包裹的蛆蟲。

蜂蜜快速的漫過了所有人的膝蓋,並且在繼續蔓延中,即使他們原地不動,也會被蜂蜜淹死。

「啊——!門在哪!」人們蜂擁的沖向門口,中途不斷被濺起來的蜂蜜沾了他們一身,剛才狂歡的煙酒味已經完全被蜂蜜的甜味遮蓋住了。

門被人群撞開,可外面一併不是街道,而是沒有邊界的黃色迷宮。

「開什麼玩笑吧!這麼莊嚴的一個東西在KTV!有本事的都在自家開私人party呢,誰來KTV啊?明擺着想把咱們全都弄死呢!去**的!」男人把手中的啤酒罐狠狠砸在地上,但由於房間內帶出的蜂蜜而導致啤酒罐並沒有發出很大的響聲。

「就是啊!有這本事的人還來KTV搞這種事!明擺着女的以前就是個**」

等着,你就等着死的有多慘吧,人群中穿着一身常服的女子盯着那人的背影想着。

「姐,咱們組成一隊吧……」在混亂的罵聲中一句平靜的詢問激起了浪花,人們頓時想起剛才管理員的話:

「不是兩個人,你即使在這兒待到死也別想出去。」

「我有錢!誰有武術功底?你出個價,我買了!」一位中年男子在人群中喊出聲,手裡正捏着一把百元大鈔,雖然沾上了一些蜂蜜,但可以確定這把錢貸出去至少這個月不用愁了。

「我今年24!至今單身!誰能帶我出去我當誰女朋友!」女人從人群中高喊,甚至把本來就是抹胸的衣服又往下拽了拽。

人們爭執着想要選擇最好的隊友,而首個發聲的人在得不到到對方的不回應之後,就單獨走向了迷宮,沒人看見她眼睛一閃而過的紅色。

「不走嗎?」她在第一個彎口回頭問道,沒人看見她的神情只是聽到聲音後才看見她早已走入了彎口。

有幾人一同走向了彎口,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三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他們只看見中間筆直向前的迷宮中剛才的身影的向前走着,幾人猶豫着便也跟隨走了過去。

大量的人群看到有人已經走進了迷宮,便也蜂擁着向迷宮走去,跟隨自己的認為,在三條道路中隨便選擇一條,誰都沒看見,一隻有六歲兒童大小的蛆蟲從門中爬了出來,沿着蜂蜜的痕迹沿路產卵向前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