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抹殺遊戲 抹殺遊戲第5章 系統出現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抹殺遊戲第4章 逝--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5章 系統出現在線免費閱讀

許夢一臉死相的和學生抱成一團,果然自己這輩子也不理解為什麼他們就一定要在恐懼的時候抱成一團,為了好讓怪物一口吞一個也別想活嗎?後來還有好幾隻品種的怪物啊!TM的白畫了!

終於王岳成站了起來,拿起木板走向了那隻怪魚,高高舉起木板,狠狠拍下,脆弱的眼睛瞬間便被刺破,黑色液體彷彿找到了更大的出口,瘋狂的向外涌着,遇水不粘,他們好像沒有別的作用,只是單純的漂浮在海面上,而受到傷害的魚嘴裏發出着奇怪並且尖銳的聲音,聲音折磨着人們的耳膜,它張開了整張嘴,尖銳的牙齒暴露在空氣中,口中是錯亂的肉塊和木渣,幾條肉筋在肉壁中抽動着,彷彿下一刻就會爆開。

在一頓尖銳的喊聲過後,它便沉入了海底。

沒等人放下心來,那漂浮在海上的黑色液體突然朝木板上爬來,他們沒有在木板上留下液體粘粘的痕迹,並且移動速度極快,這不是類似於血液的那個魚自身分泌的物質!這是非常小型但是大量聚集的寄生蟲!

「啪啪」

木板清脆的撞擊聲在海面上響起,一個瘦弱的女生舉起木板狠狠地拍向了正在爬的蟲子,一下又一下,她周遭的蟲子很快全部變成了蟲子醬。

蟲群們彷彿找到了攻擊目標全部向她爬去,但她並沒有任何驚訝慌張的神情,只是不斷地重複着擊打的動作,先爬來的蟲子還沒有靠近就會被拍死在剛才爬到的蟲子屍體上,幾隻靠近她腳邊的也被狠狠的一腳踩死,蟲子的屍體有着略微強的黏液性,木板在不斷排擠的過程中拉出了長長一條黑色的細線。

「同學!你……!」人們又被重新點燃了希望,即使在此刻這張臉他們誰都不認識,他們想問問這個勇敢站出來的人的名字。

他們不應該有希望的,這是我拚命打造出來的地獄,光初稿就畫了十張。

女孩剛想張口,忽然背後的海中跳出了一隻成年男子大小的魚類,還沒看得清到底是什麼樣子,便把女孩一口吞下撞破一塊木板後又回了海底。

接着,又一隻,跳出水面沖向圍在一起的人群,它一口吞下一整個男生後又順帶扯下了旁邊女孩的左臂,在人們的慌亂中靠近海邊,跳了回去。

人們終於學聰明了,他們在木板上四散開,即使木板就那麼大,他們逃也逃不出去全部都會死在這片海里。

驚慌的聲音佔據了整個平靜的海面,沒人注意到,越來越多的魚類朝他們這邊靠近,原因就是它們的聲音。

人們慌亂的在船上走動,幾個崩潰的女生跪在地上哭泣,有幾個清醒的人已經對着海面說起了遺書,當然還有幾個不切實際的人嘗試辱罵管理員引導管理員出來。嗯,沒人知道他們的腦子是怎麼長的。

因為他們只是下一頓魚飼料罷了。

木板下一個穿着紅西裝的女生,黑色的齊肩短髮在水中舞動着,她抬頭盯着頭上的木板,聽着那一群人的辱罵聲沒有任何表示,只是游泳到了他們的大概位置下方向身旁的青筍摩魚指了指上方,青筍摩魚緩緩地游遠了一點然後便猛地衝刺跳上木板。

我後悔了,我後大悔了,我就不該期待能遇見一個還算瘋的人,我除了看他們發瘋看他們尖叫,看他們啥都慌張的亂跑以外,我他媽什麼都看不見!網絡上的反社會人格全他媽都死哪去了?我不用他們完全的反社會!變態就行!變態呢?

{管理員小姐,他們好像還沒有說自己是變態吧?}

我管他呢!

別的地方怎麼樣?

{差不多,您創造的世界是完全不給任何人留活路,即使外國會游泳的人會更多,但是他們跳進水裡也只是給魚當加餐而已,您真的覺得會有人能從這種世界活下來嗎?}

我又不用在意這些,人口要是少了,我就把這遊戲短暫的停一會,我不老不死不朽,有的是時間和他們耗段時間毀滅,他們敢把科技進步,我就敢讓他們進來之後所有科技無效化,他們敢從出生起就鍛煉肉體,我就敢讓他們進來之後統一分配同樣的身體!

{外面的家長已經暈倒好幾個了唉,警察就差開槍了,踩踏事故都發生三起了,不少家長已經偷偷找個死角翻牆進來了,可惜進來之後半小時都不到就死於第一次金魚襲擊}

他們被嚇到失聲倒是沒有第一次就死掉,我當時畫的時候也沒想到這事兒啊!一半以上的動物全憑聲音找水面上的東西大概位置!全都像拉瓦克魚一樣,直接把木板子全咬了嗎?唉,也不是不行。

{管理員小姐,您準備讓他們的系統什麼時候開始?你的惡趣味應該會讓他們快要死掉的時候來個集體覺醒系統,然後還是會讓他們死掉那種吧。}

等第一場遊戲結局後,系統正式開放,他們……實在太弱的話,我就再開一局,我就不信沒人能活到我的最後一條完美傑作身上。

{已為您開放永久海下漂浮權,已為您開放海下定位權,已為您開放無視海底光照不透權,祝您玩的愉快。}

{下一波魚群攻擊將在十分鐘後到達}

希望他們還有人可以活到出去體驗災後應急反應。

王岳成正躺在木板邊等死,剛才他本來是想把一個孩子拉過去他那邊,但他忘了一個大學的大小夥子比他還重,不但沒把那孩子救過來,還搭上救了自己一條胳膊,血液噴涌而出順着身體流滴落在木板上,透過木板的縫隙溶進了海水中。

本來今天穿了一件新買的白襯衫,結果就要壽衣當了,也不知道張琴敏那傻婆子以後能不能找個比自己更好,最好今天中午沒來帶孩子接自己,上個月看恐怖電影給自己胳膊上抓的紅痕現在還有印呢,估計現在已經嚇暈了吧……

「琴敏…我愛你……別再…我……」他張嘴說的,整個嗓子干啞無比,眼前的白霧越來越深,最後一刻他想着:希望所謂的直播是真的,至少他還能給自己的傻婆子說上最後一句話。

直到最後,他的屍體因為海浪的翻滾沉入水中被青筍魔魚扯裂後撕咬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