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抹殺遊戲 抹殺遊戲第2章 首個遊戲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抹殺遊戲第1章 開始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2章 首個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先天性反社會人格這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給他一個混亂的家庭,給他一群封建的家長,隨意給予他某個朋友混亂的人格,加上社會的少少刺激,以及大量的職責,以毒攻毒,反社會又怎麼樣?仍然會被踩死在社會的腳下。

許夢其實並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什麼所謂的先天性反社會人格,後天性也不是沒可能。

一般來說,人類的同理心會產生在所有弱小的生物身上,但她的同理心只能產生在同種族身上。

她可以清晰的想起來,當年殺死了一隻誤入衛生區的蝙蝠,當時蝙蝠腦袋爆漿的感覺她記憶猶新,可是這麼多年來,道德譴責感卻好像被攔在了她身外。

明白自己的行為,應該感到懺悔,可就連最基本的愧疚心都沒有。

從這時起,她才真正的明白了母親口中所說自己反社會人格是什麼樣的心理。

但這又怎麼樣?時間還是在轉?她的胃酸依舊還是在消化食物,難不成找個人把她的肚子剖開然後把自己的胃掏出來?還是把自己的眼睛挖了這樣就看不見時間流逝?

和小時候吃酥魚一樣,再扎的刺也要嚼碎了往肚子里咽,咽到肚子里就都好了……

許夢把所有從社會上得到的怨念都寫到了自己的抹殺游戲裏面,一個又一個噁心的關卡,一個連着一個恐怖的怪物,一天又一天的描寫,她用了整整三年才把抹殺遊戲的背景寫完。

這大概也就是她唯一能發泄情緒的事情了。

但很明顯,這種東西是沒辦法分享給別人的,以至於這三年的時間,身邊的朋友只知道她有畫畫的愛好。

為了在所有人面前看起來像個正常人,許夢把人格分裂了一樣,把噁心思想的人格藏了起,勉強的過着還算正常的日子。

副作用就是別人看着她還挺好,但她本人已經快瘋了,她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也非常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才算正常,就像有兩套大腦一樣。

直到今天,她決定減輕自身負擔。

她gw了,挺疼的,早知道想辦法打一針局部麻醉了。

她躺在浴缸里,感覺眼前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黑色的齊肩自然捲髮雜亂的垂在浴缸邊,左手的黑西裝已經被染成了暗紅色。

【你死的挺冤的,明明有這麼瘋的思想,卻因為這狗屁的社會當了十幾年正常人】

【反正你也快死了,要不要釋放一下自己的思想?憋了這麼多年,我倒是挺懷疑你還能不能「呼吸」了】

「你也夠噁心的,十幾年前跟我說話的那個就是你吧,要不是你,我自己就能把自己藏起來……而不是他媽的受別人馴服的安靜下來,要不是老子快死了,你他媽的必須跟老子一起下地獄……」她的聲音越來越弱,手臂上的傷口血液順着手腕染**這一件黑色的西裝,本來想穿個正常的衣服,但是懶得換衣服,蠻可惜的,還是挺想把這件染血的員工服寄到公司給老闆當恐怖驚喜的。

【那給你補償吧,你寫了那個故事背景就用了三年,現在,卻連主角的人設都還沒畫吧?這件事你比什麼都不甘心。

那麼

我會讓你的抹殺遊戲,活過來

玩的愉快,

管理員小姐。】

四個本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放在了浴缸旁邊,她用盡最後的力氣想伸手去夠,也只是讓自己的血液流到了本子上……

除了給警察證明自己是個思想上有些變態的人以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那個噁心的玩意兒,他娘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惡趣味真大。

至此,她的意識徹底陷入沉睡。許夢即使非常的不願意接受現實,但她依舊還是接受了。

能怎麼辦?當時寫的時候管理員的設定是不老不死不滅,本來想把主角團的設定寫出來的時候,在總統的設計出一個什麼弱點,誰都沒想到,主角還沒設計呢就先死了。

「所以,某種意義上我成神了……」

{是的,管理員小姐}

「我只是對不同種族不會表露出愧疚心,如果我後悔了我能把你炸了嗎?」

{我並沒有實體,你的傷害對於我來說就只是一陣風,甚至比風還更弱,您也不必在意您的愧疚心,系統通過您的記憶已經知道了你幼年時期想殺死家裡所有比你小的孩子這件事,您甚至已經偷藏好刀了。}

「相信我,那只是我家裡的孩子,說不定我不認識的孩子,我會產生一些可憐的心思呢?」

{您想多了,按照您的性格,久居高位下,您會把所有比您地位低下的生物當成狗一樣的存在,您從十歲起就想要一隻沒有聲音的狗,因為您覺得狗不配擁有發出聲音的權利,我也知道您在小學的時期試圖把一隻經常對你吼叫的狗毒啞,但是因為被人看見了,您就只能放棄,不過對方倒是被您狠狠的報復了一頓}

{系統搜索中……}

{您應該算是無意識行為,因為您只是把自己的糖放進了他的書包里,本來您也是想誣陷他的,但最後放棄,只不過高年級丟了一大把同種類型的糖,放學後他在操場打鬧時期意外丟出了幾塊糖,之後他大概被明裡暗裡的針對了三年,而他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與您有關,您知道這件事,因為唯一做錯的就是沒澄清所以沒管,但我知道您挺開心的}

「……這件事應該不會被發表出來吧?如果你敢說的話,咱們一起同歸於盡吧。」

{所以說直到現在,您也依舊認為,您,會對人類產生憐憫的感情嗎?}

「但我感覺我維持了將近十幾年的人設毀掉了,我從七歲起就開始維護的人設……能不能不讓他們看見我的臉?」

{系統會為您的面部打上混亂的扭曲空間}

「……就這樣吧」

許夢瞬間癱坐在座位上,四本書正放在面前,忽然就要從一個偽裝的正常人變成所有人類生命的主宰,她感覺自己的大腦快要初始化了。

四年級的時候因為和那個莫名其妙的聲音搭話,被以為中邪了,幾番扭轉下送到了精神科,結果一測試:反社會人格,當時醫生那張臉的表情她這輩子也忘不了。

只要裝睡,就能聽見父母在討論,什麼自己這麼不正常,到底以後怎麼活,以後會不會被社會排擠,長大後到底會不會養父母……討論到最後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把她直接扔掉了。

因為那個時候家裡邊已經有連一個孩子了。

那個天殺的聲音卻跟死了一樣不再出現了,她想罵人也只能對着自己那顆葡萄樹罵。

{您的第一次警告將會在十分鐘後開啟,如果您沒有背過台詞的話您們可以跟着屏幕讀,或者我們可以強行把所以書本導入您的大腦,大概是五級左右的疼痛,您接受嗎?}

「導入吧……還有,把這身西裝全部染成暗紅色吧……」

………

都市裡人來人往,但大部分人都基本上是為了活命而努力的工作,這年代有錢的才是上帝,還有權的,一般是上帝他爹,要是還有腦子,你可以把上帝的腦袋拆下來當尿壺用。

忽然,大屏幕上本來的各種明星廣告商品全部消失,因為穿着紅色西裝的女性坐在屏幕正**,她的整個面部被各種混亂的代碼形式遮蓋住,讓人感覺這只不過是一次大面積性的計算機混亂。

{各位朋友們,想要滿足自己的願望嗎?進入抹殺遊戲怎麼樣?人類是脆弱的,但我不是,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前提是你有足夠的積分。}

{以及我將開啟一次人類篩查,不是所有人都有進入抹殺遊戲的權力,甚至進入的人還要死掉很大一部分,但是啊,你們真的不想進來嗎?遊戲會在1小時後開始,以及當然了,不會有打分的這一項功能,畢竟你們不配嘛~}

{最後——祝各位玩的愉快!我是管理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