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抹殺遊戲 抹殺遊戲第10章 白貓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抹殺遊戲第9章 糖果屋在線免費閱讀

抹殺遊戲第10章 白貓在線免費閱讀

{你還有最後一個小時,活過這最後一個小時你就可以接着喝你的洋酒去了。}

系統適時的彈出,如果忽略滿地的玻璃渣和蟲子,人們應該會更加開心。

{當然,為了噁心你們,一會你們會被做成房子。}

人們:????

現在活着的大半部分人其實都是獨自一個,結伴同行的剛剛被砸死了不少,人們現在就在迷宮裡邊亂竄尋找同類,蟲子雖然會撕咬着他們但只有快點把他們從皮膚上耗下來,只是會損失一小部分皮肉,都到這種時候了,你還在意這種東西嗎?

「姐姐!我是門口那個!我同伴死掉了一路上我也沒遇見什麼活人,拜託了,咱們組隊吧!」李桐晶聽着從背後傳來的聲音停下了腳步,她不知道剛才那被做成房子的意思到底是什麼,但她只能靠僅有的線索先趕緊找個隊友了。

在門口的時候李桐晶並沒有看見到底是誰在詢問他組隊,但僅憑那種年輕女孩的聲音也能判斷大概也就是個剛畢業來酒吧玩的小姑娘,剛開始是嫌棄過,但是都能活到現在了怎麼說應該也有點實力。

她急忙停下腳步扭頭回看,但她卻看見了一個穿着被不知道是被血染紅的還就是紅色的襯衫的少女向她跑來,少女的半張臉都是血液的噴濺,因為褲子是黑色的,所以看不出來到底有沒有沾上血跡,但從她走過的地方都還有着血腳印不難判斷出人剛死沒多久還熱乎着呢。

「你!—你!—」撲面而來的血腥味使李桐晶有短暫的語言不清楚,她努力阻止其語言想要詢問少女剛才到底遇到了什麼。

「你不想和我組成隊友嗎?因為害怕我身上的血嗎?」少女卻沒有任何質疑的發起了反問,不等李桐晶再說出什麼東西少女的手像空氣中一探,空氣中裂開了一道裂縫,少女伸手拿出了一罐裝滿蜂蜜和奇怪的藍色的蠍子的瓶子:「那你就做我的糖果屋吧。」

她看見一抹藍色的東西在眼前瞬間而至,然後就感覺頭疼的厲害,溫熱的血液從頭上流了下來讓她下意識的閉上了左眼。

之後腹部傳來了強烈的刺痛,一隻藍色的蠍子正趴在她的裙子刺破了她的腹部,血液快速從傷口流出染紅了裙子,而蠍子毫不客氣的鑽進了傷口中這使她感覺自己的內臟在被活物挪動,痛苦遮蓋住了蠍子產卵的感覺,而她看着面前的孩子一臉錯扼:「我…」

「對對對你啥也沒錯,你啥也沒做,但這關我什麼事?」少女這是拿出了一個新的瓶子在她附近站着。

直到李桐晶完全失去了意識倒在了玻璃渣里少女終於走上前來打開了那個瓶子,沒有任何指示蠍子們便不約而同的爬回了瓶子里。

許夢把瓶子放回了空間中然後拉着倒在地上的屍體的腳踝向一個方向走去,屍體不斷被周圍的玻璃割傷等到了目的地後整張臉已經面目全非了,準確來說是成了一攤肉泥,還拖出了一地血痕。

而在外界屏幕上本來各處分散不斷黑屏轉換的小屏幕突然全部黑了,等到再亮起的時候除了一小部分分屏以外一個佔據了23的大屏幕上正對着一個迷宮中的大空地拍攝。

空地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屍體,而這些屍體被擺成了一個類似於房子的類型,而一條通向這裡的路口處,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了。

被撒了一身血一樣的紅襯衫,被亂碼擋住的面部,沒有感情的電子音,這就是那個發佈了謀殺遊戲的管理員,夢。

「我說了,你們會被做成房子。」

屏幕里管理員將最後一具屍體放在了最後的空隙中便退到了幾米開外,忽然如同看不見頂的天空卻變成了一個房子一樣的房頂打開了一個大洞,蜂蜜幾乎在瞬間就直接澆灌了整個人屍房子。

然後又被澆了一遍奶油,整個房子都怪異感直衝屏幕,不規則的屍體房子中總有幾隻剛淋上蜂蜜的手和腳並沒有被奶油覆蓋住而裸露在外,甚至有些人的屍體部分因為沒有扛住蜂蜜和奶油的高壓而被直接澆斷了,是不是有眼球啊或者殘肢什麼的從房子上掉落下來,然後落在滿是蜂蜜和奶油的地上。

地面上的玻璃已經被蜂蜜和奶油蓋住了大半,但依舊有尖銳的部分透過他們在空氣中暴露出來。

管理員所站在的位置,卻正好避開了所有蜂蜜和奶油噴濺的最遠距離外。

但一隻眼球正好沾着蜂蜜和奶油滾向了管理員的腳邊,在碰到管理員的鞋之前被一下撿了起來,然後被管理員吃掉了。

雖然並沒有直接的表現出來,但是亂碼後面的像是在吃棉花糖一樣的咀嚼聲,並不難猜出管理員把那玩意給吃了。

這種行為已經引起了在場人員的生理上的不適,甚至有人已經開始趴在一邊吐了起來。

「不怎麼好吃,大概只有糖和奶油的味道吧,感覺在嚼火腿腸但是這個更軟,而且玩意兒會爆漿,應該會有人喜歡,但我不喜歡。」在管理員的評價後她就把嘴裏的東西吐在了地上,被咀嚼過但是帶着大顆粒的白肉落在了蜂蜜上,不用說了,屏幕外基本上是個人都吐。

管理員才不在意外面的人會怎麼樣,管理員只是放出了一瓶蟲子便轉身離開了,可那個大屏幕並沒有消失,大屏幕中依舊在播放着那座「糖果屋」。

而糖果屋也沒有讓眾人失望,不到20秒的時間,那一小罐蟲子便在房間的屍體中快速繁衍,大片大片的幼蟲從繭中破殼而出,他們就像是奶油上的糖果渣。如果排除他們現在正在蠶食人類屍體的話,甚至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好看的。

好的,又有人吐了。

「再說一句,這場遊戲結束之後我想隨機抽取一片地區作為下次場賽的選舉處,別想着逃走,人數不夠的話我會換地方的。」管理員的背影再次出現在屏幕上,已經沒有人懷疑那件襯衫上不斷變黑的紅色到底還是不是血了,但他們好像看見了在那挺直的脊背上彷彿長着撒旦的翅膀一般。

狗屁的管理員,她不會給人們任何好處,就只是個給自己滿足私慾的惡魔,已經有人這輩子都不想再吃一口糖了,他們總感覺下一口就會吃到眼珠子。

當然他們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一個營銷號說管理員是對人類有幫助的進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