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成功逃脫,追訴期內無人發現兇手】

【恭喜宿主模擬完成五星難度案件—密室連環殺人案,獲得犯罪能力—神級場景布置、神級偽裝變身】

【恭喜宿主圓滿完成十萬起模擬犯罪,所有特殊技能學習完畢,今後可隨時選擇任意一起犯罪模擬進行複習】

【從今天起,這個世界上將會出現完美的犯罪】

隨着腦中的提示音結束。

蘇銘悠悠的睜開雙眼,盯着天花板呼出一口濁氣,喃喃自語道。

「終於結束了。」

「十萬起案件,每次都需要逃脫追捕,從最簡單的打架鬥毆到連環殺人,這四年來就沒睡過一個好覺啊。」

「每天晚上都要模擬至少八起案件。」

「但一切都值得。」

「現在的自己基本擁有全世界所有技能了吧?」

「小到五秒開鎖、**老千,大到心理側寫、駕駛戰鬥機,全部都已經掌握於腦海之中。」

「看來這個系統,想讓自己變成完美的罪犯,無論做什麼惡事,都不會被警察發現逮捕入獄。」

「只不過……」

還不等蘇銘感嘆完畢。

同宿舍的好友—王虎,早早穿戴好實習警官服,拍打着蘇銘的床邊道。

「銘哥,快別睡了。」

「今天是我們去刑偵大隊實習報到的日子,第一天可別遲到給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這道催促。

讓蘇銘迅速的爬起床,洗漱整理開始穿戴實習警服。

沒錯。

蘇銘並不打算當一名罪犯,反而是準備當緝拿罪犯的刑偵警察。

甚至。

憑藉著十萬次模擬犯罪的經驗。

在三個月前的刑警招聘考核中,蘇銘拿到了從所未見的滿分!

最完美的罪犯亦是最好的刑警!

……

魔都。

淮海區刑偵大隊。

由於這是一個區屬組織架構,所以刑偵大隊同樣負責緝毒責任,並未在額外開設禁毒大隊。

眾多身穿警服的人員正在忙碌工作着,有的查看卷宗,有的安排着最新抓捕計劃。

在刑偵大隊的局長辦公室內。

林天翻閱着個人檔案,略微看了數秒後,看向面前的兩人微笑道。

「蘇銘和王虎?」

「歡迎加入淮海區刑偵大隊。」

「目前你們還在實習期,等你們在警校畢業後,將會自動轉為見習期。」

「一年的見習期內。」

「只要不犯什麼大錯誤,便可以直接轉正,有立功情況更能夠提前轉正。」

「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神色激動的王虎,連忙昂首提胸回應道。

「沒問題!」

林天看向沒有立刻回答的蘇銘,挑了挑眉繼續道。

「蘇銘。」

「你是有什麼問題嗎?」

相較於王虎的激動。

蘇銘則是顯得極為平靜,也不理會王虎用手肘捅自己的小動作,不卑不亢道。

「報告林局。」

「我希望您能將我派往一線,直接參与各種刑事案件的偵破,在實踐中進行學習。」

正常情況下。

剛入職的實習警察,絕對要經過查看卷宗,做些雜事來磨鍊心性,不可能直接被派去一線。

可是。

對於蘇銘來說。

如果不能第一時間參與案件,做那些毫無意義的雜事,那還不如搖身一變成為史上最完美的罪犯!

這個回答。

明顯讓林天有些詫異。

但看到蘇銘刑偵考試滿分的成績後,微皺着眉頭深思數秒後站起。

「行。」

「你們兩個跟我來。」

「今天下午剛好有個抓捕任務,我讓小徐帶你們去,雖然不算什麼大案,但也能讓你們見見世面了。」

林天一馬當先走出辦公室。

來到辦案區看向剛布置完抓捕任務的徐長勝,不容置疑道。

「小徐。」

「我這邊送兩個新人給你,今後就由你來帶他們。」

「下午的抓捕任務,也讓他們參與下,明白我們真正的刑偵大隊是怎麼做事的!」

徐長勝約莫三十歲出頭。

入職刑偵大隊已經十年,雖然身穿警服,但卻總是帶着笑容並不顯老。

但卻不要被這幅外表迷惑。

面對罪犯時候,徐長勝凌厲的像一隻猛虎,近幾年破獲了不少案子。

帶新人是一個苦差事。

可徐長勝卻絲毫沒有不耐煩表情,老帶新就是警隊的傳承。

多年前他也是林天的徒弟,直到現在能夠獨擋一面。

隨即揮了揮手示意道。

「明白了,師傅。」

「你們兩個跟我來吧,雖然距離既定抓捕還有幾個小時。」

「但我們得先去蹲點才行。」

說完之後。

徐長勝便帶着蘇銘和王虎兩人離開,準備進行本次的抓捕計劃。

……

隨着三人離去。

林天走到一名辦公室女警員旁邊,皺眉詢問道。

「小李。」

「那起5.13魔都大學碎屍案,是不是要過追訴期了?」

聽到林天的詢問。

女警員立刻調取5.13魔都大學碎屍案的具體檔案,點頭回應道。

「是的,林局。」

「從第一次立案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了,只剩兩個月就超過追訴期。」

「案件細節已經五年沒更新,徹底成為了我們淮海區最大的懸案之一。」

林天沒有絲毫猶豫。

手指輕敲着桌面,頗為堅定道。

「幫我辦下追訴延長手續。」

「只要我還在一天,這個案件就要無限期的追訴下去。」

「我不容許……」

「做出這麼惡劣分屍案的兇手,能因為案件追訴期過去,輕鬆毫無負擔的逍遙法外。」

「而且我相信……」

「這世界上絕不存在完美的犯罪,我們肯定只是沒有抓到最重要的證據!!!」

說完之後。

林天便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手指輕揉着眉心。

腦中不斷回憶起。

二十年前,自己所參與的那起窮凶極惡的大學碎屍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