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總嬌妻是公主大佬 第9章你想毒死本宮?_密子小說
◈ 第8章舅舅發飆

第9章你想毒死本宮?

  景伊人在女傭的幫助下,穿上內衣,接着穿上小褲子、連衣長裙!

  接着帶着她到洗手間,拿起牙、刷牙膏擠好遞給景伊人,教她怎麼刷牙。

  然後教她怎麼用水龍頭,哪個毛巾是洗臉的、哪個是洗澡的、哪個是沐浴露、哪個是洗髮水,哪個是洗面奶……

  女傭說了一大堆,景伊人聽得有些不耐煩了。

  「你什麼都讓本宮記着,還養着你們做什麼?」

  「……」

  景伊人一句話抵得女傭啞口無言,貌似很有道理呢。

  景伊人瞄了一眼女傭,見她無動於衷,傲然提醒道:「還不伺候本宮洗臉?」

  「……」

  傭人猜這景小姐瘋之前,肯定是古劇看多了,左一句本宮、右一句本宮,還真把自己當主公了?

  女傭沒好氣的用毛巾在她臉上擦了一把,力道有些大,加上景伊人皮膚嫩,被女傭這麼一擦,臉頰有些疼。

  景伊人也沒說什麼,只當這女傭是新來的不懂,也看出來這傭人雖然表面對她客氣,眼神中帶着幾分嘲諷的意味。

  待洗好後,提醒着:「你力氣大了些,下次輕一點!」

  說完,景伊人轉身回到房間。

  「……」

  女傭看着景伊人的背影,一臉厭惡的用嘴型重複她的話,陰陽怪氣的做了個鬼臉。

  他們是雇來做工的,又不是伺候瘋子的。

  以前這個屋裡,就沒有人喜歡景伊人,更何況現在她瘋了。

  景伊人穿了件連體打底衫,將她的凹凸有致身材完美展現,穿着一雙棉拖鞋下了樓。

  陸銘早已經坐在餐廳了,昨天那個叫吳浩的老伯,站他身邊說著什麼。

  「紅木酒架20W,皇家禮炮、拉斐爾、以及康帝紅酒、波圖斯紅酒、歐頌紅酒、國窖……一共52瓶酒,總值130W,只有勒樺紅酒保留着。」

  「還有羊毛地毯、地板保養費,以及臨時青理工的開支,總計155W!」

  管家吳伯說話的功夫,景伊人正好走到了陸銘的餐桌前。

  吳伯微微垂首,後退兩步,讓出位子。

  跟在她身後的女傭鞠躬,向陸銘討好的柔聲報告着:「陸先生!教景小姐起床的任務已經做好了。」

  陸銘淡淡『嗯!』了一聲,微微揮了下手,意示女傭下去。

  景伊人淡淡撇了一眼女傭,這女傭對她和對『舅舅』的態度差距還真大。

  「坐下!」

  陸銘淡然的命令着,語氣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威嚴。

  景伊人拉開椅子坐下,正好她也想好好跟『舅舅』聊一聊,告訴他,她不是他的妻子,她妻子早就死了。

  但還沒等得她開口,『舅舅』將一份小碟子推到她面前,碟子里放着一顆顆白白圓圓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把這個吃了再吃飯。」

  景伊人帶着幾分探究的眼神看着陸銘:「這是什麼?」

  「葯!」

  葯?

  聽到這個字,景伊人格外敏感,一瞬間,一顆心就提到了喉嚨口,充滿了防備和排斥。

  要毒死她?

  這個舅舅似乎一點也不喜歡她的樣子。

  想着,景伊人更不會吃了,將碟子推到一邊,開口道:「舅……」

  看到陸銘一瞬間冷下來的臉,她忙改口:「陸……陸……銘!」

  這樣叫舅舅的名諱,她會不會被雷劈啊?

  「我想跟你說件事!」

  「說!」陸銘談談的吐出一個字。

  「本……我其實不是你妻子,你妻子景伊人自殺的時候已經死了,我是一國公主,不知道怎麼就……」

  『砰!』

  景伊人鼓起勇氣,本想一口氣說完,但突然就『砰』的一聲,陸銘猛的拍桌子。

  「夠了!」陸銘一聲暴吼,吳伯和傭人識趣的退出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