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總嬌妻是公主大佬 第6章狗爬牆_密子小說
◈ 第5章你不要臉

第6章狗爬牆

  景伊人氣結,雖然這裡人都不認識她,怎麼說她也是一個公主,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她肚子快餓瘋了,也懶得管那些,起身自己動手,豐衣食足。

  陸銘在樓上洗好澡出來,剛準備睡覺,就聽到樓下隱約傳來劈哩啪啦,東西摔破的東西。

  俊臉一沉,懶得管,明天自有傭人會處理,轉個身繼續睡覺。

  然而,睡了還沒2分鐘,跟着又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砰個噼里啪啦!

  陸銘忍無可忍,黑着一張臉,甩開被子下床!

  衣服都顧不得穿,下樓衝到樓梯口,眼前的場景讓他驀地頓住腳步。

  只見,吧台後的酒架,破爛不堪的倒在地上,裏面一瓶瓶酒砸得粉碎。

  地上似像被人潑了糞一樣,紅黃顏色交替的液體流,到客廳到處都是。

  陸銘一張臉黑得不能再黑。

  景伊人站在原地,一臉驚嚇的瞪大眼,像看到什麼怪物一樣看着陸銘。

  跟着,半響才反應過來。

  『啊——』的一聲刺穿耳膜的尖叫,房子都恨不得抖上一抖。

  陸銘煩躁的按着自己受罪的耳朵:「你發什麼瘋!」

  景伊人一隻手捂住眼睛,一隻手抱着酒,破口大罵:「登徒子!不要臉!快點把你的衣服穿上!」

  「……」

  陸銘垂首看一眼自己八塊腹肌,他又不是沒穿褲子,這女人裝什麼純?

  「景伊人!我沒空跟你在這裡裝瘋賣傻,在天亮之前給我收拾乾淨!」

  說著陸銘轉身上樓。

  景伊人偷偷從指縫裡睜開一隻眼睛,無辜的道:「這些都是爛酒,要也沒用,只有這瓶好些。」

  說著舉了舉手裡的酒。

  聞言,陸銘驀地頓住腳步,眼眸眯起。

  爛酒?就算是爛酒,也是他花錢買來的,她就有權利給他砸了?

  再說,他可不記得她景伊人什麼時候會識酒了?

  回頭警告道:「誰允許你動我的東西的?」

  「舅舅……」

  「不許叫我舅舅!」陸銘氣的低吼。

  嚇得景伊人小肩膀一抖,差點就把懷裡抱着的最後一瓶酒摔地上了。

  她明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不是皇帝舅舅,但這個人的氣息和威懾力,和皇帝舅舅一模一樣,讓她莫名的就感到畏懼。

  九五之尊、讓人俯首稱臣的威懾力,讓人不寒而慄的氣勢,即便她是個傲嬌的公主,習慣性見了他,就萎縮了。

  「舅……本宮……我要拿的是這瓶酒,誰知道那架子跟豆腐做的一樣,一推就倒了。」

  「……」

  他的紅木酒架成了豆腐做的?

  「嘟嘟嘟……」

  就在陸銘氣的咬牙之際,廚房裡穿來一陣報警聲。

  陸銘下意識跨過面前的爛攤,大步走進廚房裡。

  只見跟招了賊一樣,地上全是垃圾,菜葉子、牛奶、蛋糕、肉散了一地,冰箱門全開着,裏面的東西被搗騰得亂七八糟。

  陸銘猛的甩上冰箱門,報警聲啞然停止。

  景伊人抱着酒站在廚房門口,瞪大眼恍然大悟,一副你好厲害的樣子看着陸銘。

  「……」

  原來這門不關上還會響的。

  陸銘兩步走到她面前,一把奪過她懷裡的酒放到一邊,拉着她的手腕拖着往樓上走去。

  同時開口喊已經睡下的管家:「吳伯——讓人把客廳收拾一下。」

  陸銘的動作有些猛,拉着景伊人膝蓋在樓梯上碰了好幾下,疼得她咬牙。

  回到房間,陸銘一把將景伊人甩進洗手間里。

  「給我洗乾淨了再出來!」

  被甩進洗手間的景伊人,還沒反應過來陸銘跟她說了什麼,就感受到小腹一股酸脹,雙手頓時捧腹,彎着腰,一副難受的樣子,屏住雙腿,原地來回扭動。

  「舅舅……我想出恭!」

  「……」

  陸銘不懂她在說什麼,也懶得去懂,全當她在發瘋,一下拉上門,將她關在洗手間里。

  景伊人可憐兮兮的拍着門:「舅舅……我憋不住了,想要如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