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本宮餓了

第5章你不要臉

  陸銘回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

  他懶得管景伊人,自顧下車往屋裡走去。

  景伊人從這輛沒有馬的鐵皮馬車裡鑽出來時,看着眼前如同聖殿一樣的大別院,已經不再吃驚。

  因為剛才在來的路上,已經夠她吃驚的。

  大馬路上全是各種奇形怪狀的鐵皮馬車,房子像天一樣高。

  周圍的一切,已經和自己記憶當中的樣子截然不同!

  剛才在車上,她就想了很久。

  這幅身子,原來根本就不是她的。

  她雖然還活着,卻是以別人的身份,活在了這個未知的國家!

  她借屍還魂了?

  也不知道離自己國家到底有多遠?要怎麼才能回去?

  本以為是她舅舅那個男人,現在,是這副身子的丈夫。

  最讓她可氣的是,這副身子,偏偏是一個成年人,且出過閣的女人身子!

  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還沒體驗過少女情懷,沒有偶遇過怒馬鮮衣的翩翩少年。

  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結婚為人婦了?

  這種從少女一瞬間成為少婦的事情,讓她內心怎麼接受?

  司機從車裡下來,見景伊人站在車前發獃,上前做了個請的姿勢指。

  「景小姐,您該進屋了!」

  景伊人恢復以往的傲嬌神色,掃了一眼司機,將芊芊玉手慵懶的搭在司機的袖管上:「走罷!」

  「……」

  司機無語!

  這景小姐,是讓他扶着進去的意思?

  司機嘆了口氣,就這樣抬着手臂,像個小太監一樣,扶着景小姐進去了。

  走進大廳,另一邊的樓梯上就走下來一個人。

  吳管家40歲,一身燕尾服,胸口掛着懷錶,面無表情的神態,跟他的主人一樣,傲視萬物。

  掛着一臉職業微笑,對着景伊人微微鞠躬道:「景小姐,歡迎您回來!」

  景伊人揚起下巴,比他還要傲視,冷冷撇了他一眼,淡淡『嗯!』了一聲。

  跟着優雅的走到沙發前坐下。

  吳管家看着景伊人這般優雅的坐姿,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據他所知,景小姐是景家的私生女,身份低微,從小就在鄉下長大,所以沒什麼素質。

  平時裝扮就低俗得跟殺馬特、小太妹似的。

  想着前段時間,景小姐做了個爆炸頭,穿着超短睡裙,腳就擱在茶几上,毫無形象的抖動着,連底/褲都能看到。

  一邊看電視一邊嗑瓜子,瓜子殼吐得到處都是。

  還讓家裡的請的臨時修水工給她按摩!

  類似這些傷大雅的事沒少發生,這種沒有感情的商業聯姻,陸先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景小姐那次做得太過分了,竟然被媒體拍到,在酒吧包間叫男人做三陪!

  一個晚上,陸銘的老婆景伊人,名聲大噪。

  害的陸氏股票那段時間狂跌。

  這種女人,再漂亮也沒人敢要,陸先生自然要離婚了。

  可景小姐就開始一哭二鬧三上吊,甚至以自殺威脅。

  ……

  景伊人坐在沙發上,將屋子裡環視了一圈,視線回到管家身上。

  「你叫什麼?」

  「……」

  吳管家同時也冷冷的注視着她,他叫什麼她不知道?

  冷冷回道:「景小姐,我叫吳浩!」

  「小吳子!本宮餓了,準備些膳食罷。都這麼晚了,就不用太複雜了,簡單些便可!」

  她早就餓瘋了,要不是維護她公主的高尚形象,早躺地上打滾,見東西就啃了。

  「……」

  吳管家神色一頓,錯愕地看着景伊人。

  他是管家,又不是廚子,更不是傭人,這些用不到他來做吧。

  但不管怎麼說,人家是僱主,吳管家還是問道:「景小姐,你想吃什麼?」

  景伊人歪着腦袋想一想,想到自己最喜歡的吃的幾樣菜肴。

  「那就來個鮑魚燴珍珠、鯊魚雞汁羹、鵝肫掌、淡菜蝦子湯!」

  「……」

  他要是沒記錯的話,這些都是滿漢全席里的經典菜,一般廚子可是做不出來的。

  這景小姐嘴巴還真叼。

  吳管家冷冷指着廚房的方向:「景小姐!廚房裡有冰箱,裏面大概有些速凍食品,您自己看着辦吧!廚子已經下班了。」

  說著,吳管家轉身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