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皇帝舅舅

第2章院長公公

  S市,第一醫院。

  景伊人緩緩睜開眼眸,純白的天花板進入視線。

  幾個穿着白色喪服的女人在旁邊竊竊私語,有的還端着形狀奇怪的瓶瓶罐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景小姐這次真鬧大了,聽說陸先生氣得要離婚呢。」

  「是啊,都拍到她在酒吧叫男人做三陪了!哪個男人能忍得了這種事……」

  什麼陸先生?什麼酒吧?

  這裡如此陽光明媚,想來,她雖然死了,魂魄卻沒去地獄遭受折磨嗎?

  看來老天對她不薄。

  只可惜,自己年方十四,正是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

  卻被她最喜愛、最親近的皇帝舅舅,以禍國妖女之罪,下旨賜她毒鴆一杯!

  回想起皇帝舅舅那張英俊,卻冷漠得不近人情的臉,景伊人心尖都是顫抖得疼。

  就在她回憶過往的時候,猛然,小手背上傳來一股刺痛。

  下意識垂眸看去。

  只見一個穿着喪服的女人,將一根比繡花針還要粗的針頭,扎進她手背里!

  似乎嫌不夠深入,還在用力往裡推!

  疼得景伊人『哇!』的一下彈坐起來,猛的推開這女人。

  「大膽毒婦!竟敢對本宮下如此毒手!你是不想活了嗎?」

  「……」

  突然被推開的護士嚇了一大跳:「景小姐!您……醒了啊!」

  景伊人無視這喪服女人的話,看着手背上,還插着一根帶尾巴的針頭。

  忍着痛,一把將針頭給拔了下來,下一秒,血跟小水柱一樣往外飆!

  嚇得景伊人大叫:「啊!流血了!」

  一屋的護士都被驚到了!

  怎麼有人做這麼蠢的事?

  剛被景伊人推開的護士,忙拿個棉球按住她的傷口,用膠布貼上。

  「景小姐!你已經昏迷了7天了,必須打營養針,但你現在醒了,你看要吃點什麼嗎?」

  景伊人瞄了一樣這個對她扎針的毒婦。

  吃東西?想再毒死她?

  挺起胸,一副傲嬌公主的神態,藐視着面前的這群女人:「不吃!本宮不餓!」

  『咕咕咕~』說著,她肚子里就傳來一股腸鳴。

  「……」

  護士們紛紛捂着偷笑。

  這景小姐是要倔到什麼時候,自殺不成,難道打算餓死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砰』的一聲,毫不客氣的被推開來。

  景伊人嚇了一跳,就見那些穿白衣服的女人紛紛收斂笑容,垂首喊了一聲:「陸先生!」

  陸銘大步走到病床前,將手裡的一份文件,猛的甩在景伊人面前:「簽字吧!」

  景伊人一抬頭,頓時猛地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她一雙眸子帶着幾分恐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似的,定定的看着這個男人。

  微微顫抖的小身板,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皇帝舅舅怎麼來了?

  是要來再殺她一次?

  因為沒毒死她,所以發飆了?

  讓她簽字?簽什麼字?

  景伊人腦袋裡無數個疑問,更不懂舅舅為什麼會穿這麼奇怪的衣服。

  還有頭髮,怎麼剪得這樣短了?

  只是,即便如此怪異的打扮,皇帝舅舅卻依舊不改以往桀驁、冷峻的王者之風……

  景伊人獃滯了幾秒,視線這才緩緩垂落在面前的這疊紙張上面。

  看清封面上的幾個大字:離婚協議書!